笔趣阁 > 末日乐园 > 2122 医疗系统的医疗手段

2122 医疗系统的医疗手段

    这是防盗,我准备趁周末调整作息,意思是熬到明天晚上再睡,你们先睡吧……

    这个感觉,该怎么说呢……

    林三酒是在排队等待进入副本的时候,察觉到身周氛围有点不一样的。

    直到来了“幸运漫游者开奖点”,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空白世界实际上是一个相当受欢迎的地方:仅仅是排队进副本的进化者,恐怕比大蓝居住的小区里人数还多了。

    别看都是进化者,在副本面前,却比不少末日前的人还守规矩,都老老实实地按照先来后到,一个个在铁栅栏门前排起了长队。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林三酒此刻心情实在有点复杂。

    她都差点忘了,波西米亚曾经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很显然,身边少了自己,波西米亚就又一次在末日世界中闯出了名号——还真是“没有你一切都好”。

    尽管看上去波西米亚的战力好像变化不大,但是此刻走在她身边,林三酒竟隐隐生出了走在人偶师身边的感觉——怎么说呢,狐假虎威似乎不大好听,狗仗人势就更不对劲了,反正总而言之吧,她们两人往那儿一站,就好像一股无形之力把前后的人都推出去了,谁也不敢挨得太近。

    “你是不是又干什么好事了?”林三酒小声问道。波西米亚在遇见她以前,那副嚣张跋扈、草管人命的样子,她是很看不惯的。

    “我干什么了?”波西米亚比她更有气势:“你说我干什么了?”

    大概也就是横行乡里一类的吧……林三酒到底是心中有愧,咳了一声,没再问,转开话头说:“对了,我还没给你说完呢,我在上一个世界里遇见了个老朋友楼琴……”

    林三酒早就想要将疫苗的好消息分享给她,只可惜她才把来龙去脉讲了个开头,队伍就开始往前挪动了;那个副本生物女士,正站在铁栅栏门口,安排着进化者往里走:“每八人进入一个分区,噢你得去3号分区了……”

    透过铁栅栏往里看,那片草坪也不过百来平米大小,立着六个篷子;可是人一个接一个进去,它却始终空空荡荡,无底洞一样,把林三酒前面的几十个人都给吞没了。

    等二人走近门口时,副本生物女士的眼珠,在她们身上滚了几遍。

    “你们去5号分区,”她安排完,还不大放心地嘱咐了一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捣乱。”

    她刚才跟别人也这么吩咐了吗?没有吧?

    林三酒觉得自己一看就是老实人,所以问题肯定出在波西米亚身上;波西米亚,不巧,感想正相反:“肯定是你,谁看了你的脸都不可能放心。”

    等她们迈过门口时,那副本生物女士明明还在身后对下一个进化者说“你去6号分区”,可是当她们走入庭院与棚子之间时,却发现那副本生物女士正站在棚子中央,正拍手呢——“欢迎来到旧物贩卖会!”

    “不是幸运漫游者开奖处吗,”一个身材高大紧实、四十五岁的男人问道。“这个副本有几个名字啊?”

    “开奖处有多种不同开奖方式,今天周六,就轮到我们旧物贩卖会了。”

    想不到这副本里还分周几。

    “这个要怎么玩?”站在前方的一个瘦小少年兴致勃勃地问道。

    “大家愿意冒着风险进这一个副本,肯定是因为你们每人心中都有一个很想要的东西。”副本生物女士拢起双手,语气几乎像是一个心理咨询师:“不管你们此刻有没有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你们心中潜藏的欲望,都推动着你们进入了这一个副本。”

    波西米亚想要什么?林三酒从眼角里看了看旁边那一脑袋厚毛似的金棕发;她似乎听得很认真。

    “你如果在这个副本中顺利中奖,那么你得到的物品,就是你心中很想要的那个东西。”副本生物女士这一句话,顿时叫黑长发姑娘倒吸了一口凉气——惹得众人都向她投去了一眼。“当然,我们也不是万能的,想要什么就能给你什么。如果以量化指标来衡量的话,只有珍贵指数为6-8间的物品,我们才能提供给你。”

    “这个是怎么算的?”一个胖胖的、裹在粉红裙子里的中年女人问道。

    “根据适用于大多数人的普遍标准,生命、自由、信仰等物的珍贵指数,大概在16-20之间。毕竟要考虑各人差异化,所以我只能给出一个区间。”副本生物女士说。

    那黑长发姑娘的脸立刻又被失望压垮了,显然她要的东西珍贵程度远远不止6-8。

    “6到8……那也不错了啊,”那高大男人喃喃地说。“不知道会是什么。”

    林三酒也想不到自己会拿到什么东西——反正不可能从副本里拿到人偶师,或者其他朋友。

    “但是,世间万物总是风险与利益相随的。”副本生物女士继续说道,“大家想必从路标上也看出来了,不少人是宁可避开我们走的……那是因为,在你得到珍贵程度6-8的东西时,会发生一件负面程度在7-9之间的事。”

    “这不太公平吧,”那瘦小少年滴咕着说。

    或许大家都真的是被欲望推着走进来的,尽管风险利益不大对称,却也没激起多少反应——人总是会觉得眼下想要的东西,其重要性远远超过日后的不幸。

    副本生物女士充耳不闻。“至于具体玩法……大家应该都看过彩票开奖吧?”

    她向旁边一挥手,将众人的目光引向了附近篷子。在一张张顶蓬的阴影下,原本空荡荡的桌子上,渐渐化出了模湖朦胧的影子和形状,就好像是水下有什么东西快要浮上来了,却恰好停留在能看清楚的前一刻。

    “当副本开始的时候,所有的篷子中都会出现各式二手旧物、古董之类的物件。根据副本给出的暗示与问题,你得从现场中的物件中,挑选出三件,购买后交给我。”

    她的手在空中一压,压下了众人含在嘴里的问题,说:“先让我说完。大家买东西的时间有一个小时,等一个小时结束后,我会为大家开奖……正确的三件物品,就是‘中奖号码’。凡是准确压中了任一物品的,都可以从开奖处获得一件奖励。压中了几件,就可以获得几件奖励。”

    众人听了这话,有的脸色亮堂了几分,似乎感觉到中奖几率不低;有的却皱起了眉毛,一眼眼地往旁边人身上看,应该也是意识到了,八个人要竞争拿三件物品,恐怕这个过程安生不了。

    林三酒倒不担心。以她如今的身手,能叫她放在眼里的进化者并不太多了,更何况身边还有个人偶——噢,波西米亚。

    “不管中了几件物品,不幸事件都是一件,”副本生物女士笑道:“你们看,其实很公平吧。”

    “怎么购买?”当一个不大起眼的男人开口时,林三酒唰地一下转过了头——这个声音她认识。

    那个被“他乡遇故知”给画了一道圆珠笔笔迹后,抱怨着骂了几声后,就走得无影无踪的进化者,原来是进了另一个副本,怪不得她在外面怎么找也找不到!

    真没想到,陪波西米亚过一次副本,居然还出了一石二鸟的效果;林三酒赶紧拽了波西米亚一把,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往那男人身边走了几步。

    那男人虽然头也没回,却彷佛感觉到了似的,她们二人靠近一步,他脚下就挪远一步,等副本生物女士回答完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居然一点也没变。

    “摊主会给你们开价的,”副本生物女士很矜持地说:“六个摊主,都是我。”

    她好像一点也没考虑这幕景象有多诡异,手一挥,每个摊子后头又都站上了一模一样的女士;一共七张完全相同的脸,带着相同的微笑,把一群进化者都围在了中间。

    “提示在哪儿?”

    副本中除了林三酒之外,最后还没开口的人也开口了。那是一对末日中相当少见的夫妻,说话的人是丈夫;二人肩膀紧挨着站在一起,婚戒银亮地缠绕在手指上。

    “都在摊子上,由摊主提供给你们。”副本生物女士说,“每两个摊子给出的提示或问题,就是针对一个中奖物品的。大家还有问题吗?”

    不等众人说话,她又一挥手,“有问题一会儿再问也行,有七个我呢,现在就让旧物贩卖会开始吧。”

    她话音一落,摊子上所有物件都迅速清晰稳定下来;不仅桌上摆满了东西,桌旁还多了衣架,家具、箱子……在场进化者登时一哄而散,纷纷往各个摊子上去了,林三酒见机急忙跟上了那个同样中了“他乡遇故知”的进化者,随他走到了五号摊子前。

    “那个,”

    即使对方侧脸上都写满了“不想说话”,林三酒依然硬生生地搭话道:“今天天气挺好的呀?”

    那男人一声不吭,看了她一眼。

    “噢,对了,我忘了,这里是空白世界……”她只能一个人把对话演完,“我刚才在外面看见你了。常来空白世界吗?”

    “嗯。”那男人挤出了一个字。

    “这么喜欢吗,”林三酒硬着头皮说。对方似乎对人非常有戒心,她简直不知道该怎样绕到想要谈的话题上。

    “不是喜欢,”那男人却突然说,“空白世界,是可以通过写画,自己制定规则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