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科医师 > 第1740章 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死

第1740章 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死

    刘牧樵在公司内部的咖啡厅与梁红玉会面了。

    “谢谢你相救。”梁红玉当面感谢,“没有你的救援,我也许一辈子也没有自由了。”

    “不用谢,应该的。再说,我不救,你母亲也会救你。其实,这次,我俩唱了一剧双簧戏,都起了作用。”

    事实上也是这么回事。

    特拉多救人,人家也有借坡下驴的意思。人家发现“大魔头”发怒了,他们也怕了。

    “刘牧樵你劝劝我母亲,我不希望她采取过激的行动,人家会强烈反弹的,你知道,人家的实力,再说,我们也不能说,我们的技术永远是第一的。”梁红玉谈到主题了。

    “如果你做董事长,你会怎么复仇?”

    刘牧樵也是很直接,这次的事不能就此算了,梁红玉的回家,刘牧樵是付出代价的,这不是等价交换。仇一定要报。否则,坏了规矩。

    梁红玉说:“企业以利益为重,为什么你们都强调复仇两字呢?”

    刘牧樵转过脸,看着梁红玉,说:“你说,仇恨一笔带过?就这样一笑而过?这是你内心的想法?”

    梁红玉认真地点头,说:“是的,我真的这样认为。在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我们只有利益。”

    刘牧樵点点头。

    嗯,这个梁红玉不简单。按理,她是最急于报仇的人,可是,她竟然提出来不急于复仇,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复仇。

    这种人格局非常大,这才是做大事的人,企业,在这种人的领导之下,完全有理由相信能够建立百年根基,成为常青树。

    “梁红玉,我问你,我们的企业,怎么和日韩企业相竞争?”刘牧樵必须深入了解。

    梁红玉微微一笑,说:“平和、有序。四个字。”

    刘牧樵沉思了片刻,点头说:“不错。目标呢?”

    梁红玉心有成竹,说:“目标很明确,三分天下。”

    “三分天下?”

    刘牧樵有些惊讶。竞争的人,一般都希望一统天下,或者做大做强,做老子天下第一,不但市场份额第一,而且还有绝对的定价权。

    “是的,三分天下。”梁红玉说。

    “愿闻其详。”刘牧樵身子往前挪了挪,坐直了。

    “半导体材料是高科技皇冠上的明珠,谁也不能垄断,因为,一旦垄断,就会遭遇别的国家的全面反击,承受的不仅仅是企业反击力量,很可能是国家力量的反击。所以决定了我们不能独霸这个行业,我们要给对手一定的生存空间。并且,这个生存空间还不能太小了,三分天下是最佳的状态,否则还是会受到国家力量的打击。我认为,企业首先要的是生存,并且要生存的舒服的话,还要减少生存风险。风险最小而又企业做得够大,那就只有一条路,三分天下……”

    梁红玉的分析是非常透彻了。

    刘牧樵不得不连连点头,嗯,梁红玉真是个企业奇才。

    “你认为我们多久能实现目标。”

    “5年,最多8年。”

    “这中间,你能保证人家技术不反超吗?”

    “当然可能,所以,我们要加大投入,我考虑,每年用15%以上的营收用于科研。现在宏宇科技公司的15%。”

    “450亿?”

    “嗯。”

    “这样就能保证领先吗?”

    “不能,但也不至于落后。技术,我们和另外两家,保持技术渗透,你只有我,我中有你,这样,我们三家公司就差不多融为一体了,最好是,我们互相持股,既是竞争对手,也是盟友,友军,甚至是自己。”

    刘牧樵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梁红玉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她在构建一个百年长清企业。

    确实,这个宏伟的计划一旦成功,宏宇科技公司将是世界超一流的大企业、高科企业。

    “刘牧樵,你认可吗?”梁红玉反问。

    “认可。确实高明。”刘牧樵把身子退回去。

    梁红玉笑了。

    “你可以劝劝我母亲了。”梁红玉说。

    “你认为梁夫人的策略有什么漏洞?”刘牧樵笑了笑,“人家在行业内可是有名的‘大魔头’。”

    梁红玉笑了,“我和她,重点不一样,我的重点是企业的生存,她的重点是复仇,她把名誉看得太重了。我可以说,她的计划漏洞百出,根本没有办法规避风险。”

    刘牧樵说:“别急于下结论,她的正式计划还没有出来。”

    梁红玉说:“她已经和我谈了,不行,过于刚猛,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架势,会把整个行业搞死。”

    刘牧樵说:“你是说,对方一定会死,对吗?”

    梁红玉点头,说:“是的,谁也活不了。”

    刘牧樵笑了笑,说:“这不是凤凰涅槃吗?”

    “凤凰涅槃?”

    梁红玉似有所悟,沉思了很久,“为什么要死一次呢?活着不是很好吗?”

    这个话题,刘牧樵都不禁笑了起来。

    谈话在3个小时后结束。

    刘牧樵决定还得和老太婆谈谈。

    老太婆——刘牧樵忍不住笑了,梁夫人才50岁,还算不上老太太,只是在刘牧樵眼里,她老了。

    刘牧樵在企业商业领域属于大师级水平,很高了,但是,他不敢自大,梁夫人是天才,她到底是哪个层次的水平,刘牧樵不敢肯定。

    至少,刘牧樵不敢说他可以和梁夫人比。

    至于梁红玉,刘牧樵估计她的水平可能和自己差不太多,这女的天赋太好了,只是缺乏实战经验。

    刘牧樵回到自己的家里,彭珊都已经准备好了,回家的感觉很不错。

    这里是一个小四合院,刘牧樵用了2.2亿拿下的。

    车子就停在巷子里,很放心,不会有人捣蛋,这一带的人不是富豪就是权贵,巷子很小,停车并不碍事,停好了,别人就一定会注意道路的通畅。

    正准备洗澡睡觉,手机铃声响了。

    梁夫人登门来了。

    刘牧樵赶紧穿衣,迎接上去。

    “怎么这么晚了来了?”刘牧樵开门,把梁夫人迎接进去,彭珊赶紧结果梁夫人手中的物品。

    “我家丫头还是差了点火候。你们谈了这么久,我估计你也动摇了。睡不着,耽误一下你的瞌睡。我们深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梁夫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好,她脸上并没有焦虑与不安,有的是坦然与镇定。  7737/9467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