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科医师 > 第1739章 高深的谋略

第1739章 高深的谋略

    刘牧樵的“特殊旅客”身份真的好使,航班等了半个小时,等他上飞机后,又直接插队起飞了。

    航空公司挨骂是免不了的,但还好,不激烈,大家对航班延误有比较大的宽容度。

    空姐给埋怨的旅客解释只有两种,一种是天气原因,一种是空中管制,旅客你永远不知道真相。

    刘牧樵上飞机后30秒钟就移动了,3分钟就起飞,到达京城,已经是晚上11点了。

    彭珊永远是站在同一个位子上迎接刘牧樵。

    他没有走特殊通道。

    坐上宾利车,彭珊就叽叽喳喳问这问那。

    她当然知道梁红玉的事,也知道母女俩在争夺董事长的位子,各有各的理由,也各有各的支持者。

    最后就看刘牧樵的态度了。

    今晚,刘牧樵是要和梁红玉谈,两种可能,一是支持她,另一种可能是劝阻她。

    彭珊的猜测是后者。

    她知道,刘牧樵对梁夫人的信赖程度非常高,她提出来的建议,刘牧樵从来没有反对过,几乎是言听计从。

    “我猜,你一定是支持梁夫人。”彭珊说。

    刘牧樵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虽然彭珊是董秘,但是,董事会还没决定的重大问题,他不会多说。

    “梁夫人被外界成为大魔头,这个荣誉不是做样子的,这次,有人动了她女儿,她不出来拼命,连我都不相信。”

    彭珊知道刘牧樵不会随便表态,她自己分析,刘牧樵并不会责备她。

    “梁夫人有两条路可走,一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慢慢和对手竞争,5年10年,把人家搞翻,这是一种选择;第二种就是现在就发起猛攻,让对手喘不过气来。我估计,梁夫人会选择第二种方式。如果选择第一种,我都不敢相信,这不是梁夫人的风格。”

    彭珊还在分析。

    刘牧樵没有作声,只是笑了笑。

    彭珊的进步是很明显的,她分析得大致上是准确的,梁夫人和梁红玉刚好是两种选择的代表。

    刘牧樵也分析过,甚至都很难区分哪种策略更优。

    其实,在决策中,很多时候并没有最佳最优的方案,哪个更好,主要看是谁在实施。

    有的人猛,有的人狡猾,按理梁夫人属于狡猾之类的。

    其实不然,梁夫人很猛。

    在20年前,华尔街纽交所股市曾经出现过一次闪崩,几乎所有主要股票都断崖式的下跌9.9%,一时间,世界各大证券公司的股票也激烈下行。

    就当人们处在绝望的时候,股市突然回来了,整个过程只经历了23分钟。

    随后,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半年过去了,毫无进展,根本找不到闪崩的原因。

    梁夫人在那次闪崩中赚了23亿美金,竟然没有被人注意到,直到10年之后,梁夫人的助手说出了这事。

    事后发现,梁夫人竟然没有违反任何一条法律与规定。

    这件事被教科书收录了,被认为“猛”的代表作。

    还有,十年前,世界上七大船运公司竞争十分激烈,运费越来越低,几乎赚不到任何利润,这时候,其中的两家船运公司通过某种途径找到了梁夫人,属于极为机密的途径。

    梁夫人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了解情况和写计划书,把写好的计划书交给雇主,仅仅用了半年时间,七大船运公司来了一个大洗牌,最后只剩下三大船运公司,并且三大公司互相拥有对方的股权,利润上来了,竞争减少了。

    梁夫人的计划,行动都很简单粗暴,但相当有效,效果几乎是立杆极影。

    很多人在找这个计划书的策划者,直到近几年,才有人怀疑到一个叫“大魔头”的女人。

    这份计划书被捧为教科书里的经典,“猛”是它的特点。

    刘牧樵脑子里就有梁夫人的十大经典案例,她以“猛”著称。

    当然,说她没“谋”那就大错特错,任何一个典型案例,表面上以“刚猛”为主,但看得出来,这些案例的根基就在一个字上,“谋”。

    谋,才是梁夫人的根本。

    彭珊又聊到梁红玉身上,她说:“梁红玉既有梁总的风格,也有母亲的特点。如果做一个百年企业,我更喜欢梁红玉,稳健,持久。”

    刘牧樵微微笑了笑。

    彭珊这种看法不能说错了,但也说明彭珊的格局也就这么大,要说做百年企业,梁夫人比谁都厉害。

    只是,她并没有满足做一个企业而已。她更适合于做开创性质的工作。

    “要是我来选择谁做宏宇科技公司的董事长,我倾向于梁红玉。刘牧樵,你不会笑话我吧?”

    刘牧樵这个时候不再沉默了。

    “笑话你?不会的,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刘牧樵说。

    “你也说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彭珊兴奋地问。

    “是的,我们做企业不是为了复仇,也不是为了把竞争对手打趴,我们只要获得足够的利益就可以了。赚钱才是我们的目的,至于敌人与朋友,很难界定,再说,我们生存,并不建立在敌人死亡的基础上。和敌人共存这是常态。”

    “对对,就是这么回事。那,你也是选择梁红玉了?既然你说她是正确的。”

    “她是正确,我并没有说梁夫人是错误的。其实,我更倾向于选择梁夫人。至于最后选择谁,就是我今天急急忙忙过来的原因。我要和梁红玉好好谈谈。”

    “噢,原来你还没有最后确定啊。”

    “是的。”

    刘牧樵确实还没有正式确定。

    要攻击对手,先要做好自卫的准备,所谓置于死地而后生,那是弱者没有办法的办法,宏宇科技公司根本就不是弱者。

    我们要赢,并且也能赢,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死地呢?

    从内心来说,刘牧樵更喜欢梁夫人那种快意恩仇的简单粗暴。看起来简单粗暴,实际上可能是极致的谋略。

    但是,不能排除风险,因为,我们的对手不仅仅是企业,还可能是国家!

    这种因素一定要考虑进去。

    如果对方动用的是国家力量,全面封杀宏宇科技公司怎么办?

    过去不是没有先例。

    即便是这次梁红玉失联,本身就是国家力量。只是,人家发现,梁红玉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新任董事长梁夫人。

    或者说,他们发现弄错了,动了“大魔头”的奶酪。

    梁红玉才幸免于难。  7737/946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