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吞天地 > 第四十九章 师兄

第四十九章 师兄

    花磊再次坐上第六层没有用多久便将剩余的八百多个符文凝结法则全部都熟练的掌握了。

    一天之后,他便再次睁开了眼。

    当他睁开眼之后,便发现眼前站着一个人。

    此人改变了容貌,隐藏了气息,但是他一眼便认出了,这个人就是易裴绝。

    他站了起来,有些疑惑,为何易裴绝突然跑了出来。

    易裴绝见他醒来,便传音道:“你昨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破了第六层,又突破了一次?”

    花磊尚不会传音,便轻声问道:“暴力突破?”

    易裴绝听到花磊如此说,微微一怔:“什么暴力突破?除了破开枷锁,还能怎么突破?”

    易裴绝这个回答倒是让花磊怔住了,一时倒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他想了想之后,试探着轻轻问道:“这明心台不是应该领悟了其中的凝结法则之后,然后用化解法则么?”

    “领悟其中的凝结法则?”易裴绝先是一怔,随后他那永远阴气沉沉的脸上突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你……你说什么???!”易裴绝激动之余,声音一下子高亢了起来。

    明心台周围那些休息的学生都被易裴绝突然的叫声吸引了目光过去。

    然后有人发现了花磊,便指着花磊喊道:“这不是前些天一路突破到第五层,打败白太仁的花磊么?!”

    “真的是他!”

    “他怎么又来了?”

    “他面前的人是谁?看起来好阴森啊!”

    “嘘,他们看起来都不像好……嘘!”

    易裴绝此时才知道,花磊早在上一次就突破了第五层了,甚至打败了化麟院第八十七名,以精神力见长的白太仁。

    “你上次就突破到第五层了?”易裴绝此时一边提问,一边一手拎起花磊便向着明心台外一纵。

    “又来?!”花磊被提起的一瞬间就知道大事不好,自己估计有要被易裴绝提溜走了。

    “你还击败了白太仁?”易裴绝并没有理会花磊的抗议,自顾自的说着话,向着通神宫方向掠去。

    “易师,是不是可以先将我放下来?晕的很。”花磊再次被提起,其实多少已经有些习惯,没有第一次那么难受了,但是依然出言抗议了一下。

    “不行,你走的太慢了。说说你反复破阵是怎么回事,领悟凝结法则又是怎么回事。”易裴绝此时似乎已经镇定了一些,没有刚刚那么大惊失色了。

    “我们又不赶时间。”花磊嘴里嘟囔道。

    “不要说废话。”易裴绝见花磊不说,将手上的花磊一松向下一丢,然后再紧跟着上去将他在半空中的他领子一提。

    花磊感觉坐了过山车一般,突然的下沉,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大骂道:“蛋蛋蛋蛋蛋,疯了啊!”

    “你若不说,那就再试试。”易裴绝冷冷的说道。

    “你个……阴脸怪……黑疯子……”

    花磊刚刚说了一半,易裴绝果然又一次将花磊丢了出去,这次丢的更远。

    “我说我说,您老人家悠着点!”这句话才喊出口,他就感觉领口一紧,又一次在半空中被易裴绝提溜了起来。

    “我原本已经突破了第六层了,但是在第六层时我发现,如果不用精神力暴力破解每一层的枷锁的话……”花磊说道这里,突然感觉易裴绝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什么叫不用暴力破解?”落在地上后易裴绝将花磊提到自己面前问道。

    “就是去理解其中的每一个符文凝结法则是如何形成的,然后根据他们的凝结规则去拆解,上次我在第六层时发现太难了,所以我又回到了第十层重新学了一边。”花磊解释道。

    “你是说,你能领悟到明心台的石台里的符文凝结法则?”易裴绝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花磊的意思,又问了一次。

    “嗯,第十层一共有个基础凝结符文,第九层一百个,第八层三百个,第七层一千五百个,第六层四千五百个。”花磊说完之后发现易裴绝的神色都有些不对了。

    此时易裴绝已经将花磊的衣领都攥在手里捏碎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花磊,易裴绝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他一动不动。

    花磊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有什么问题,但是他感觉似乎去领悟凝结法则这件事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做的,甚至是不是就没有人这样做过。

    如果按照破解的方式来破解明心台的话,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轻松的突破第一层。

    想到这里,他突然又觉得白太仁也不过如此,似乎前面将他想的有些厉害了。

    而此时的易裴绝依然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不知道出神在想着什么。

    好在这条通道上没有什么人,不然他们两人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这里,也是非常引人侧面的。

    一直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易裴绝才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

    叹完气之后的他,看起来似乎一下子沧桑和疲惫了一些。

    花磊也不明所以,小心问道:“易师,怎么了?”

    易裴绝并没有看向花磊,而是眼神空泛的看着花磊身后的通道深处,轻轻道:“我曾经是学院精神力第一人,被誉为青高学院百年不遇的修神者。”

    “我想成为老院长的弟子,不光是因为小山子师妹是老院长的弟子,也因为我觉得自己有资格成为他的弟子。”

    “大家都说我是老院长之后学院最暴躁的人,其实那是因为我一直在模仿他。”

    “我有段时间非常恨他。”

    “后来他离开了学院,小山子师妹也成为了孟院长。”

    “如今我见到了你,终于明白,当年他为什么不收我做弟子了。”

    “比起你来,我这点天赋确实不值一提。”

    易裴绝说道这里时,目光慢慢的转到了花磊身上。

    花磊发现易裴绝的目光之中居然充满了慈爱,他甚至一瞬间有看到木恩善的错觉。

    他此时也知道了,易裴绝为何每天如此阴冷乖戾,敢情他一直在模仿传说中那个性格暴戾的老院长。

    他很想告诉易裴绝,其实他误会了,他自己甚至从未见过老院长。

    虽然他也曾经怀疑过莫老是不是老院长,但是想想老院长的传闻,再想想每次来都喝的醉醺醺的莫老,他实在是无法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因此,他觉得应该是老院长因为出于某些原因将圣学令交给了曾经在学院做数术教学的莫老,莫老又不知轻重的给了自己。

    易裴绝将眼神收了回来,看着花磊幽幽的说道:“明心台的每层石台之中有凝结法则这件事,我是前阵子在精神力境界突破了之后才发现的。”

    “我只能看到第九层,虽然第九层的法则并不艰深,但是我的精神力纯度无法看清楚更多。”

    说道这里易裴绝走到花磊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的天赋不能浪费,从今天起我要亲自教导你。”

    “你是老院长的弟子,那就叫我一声师兄吧。”

    花磊不知道为何,总感觉易裴绝这句话里充满了幽怨。  12825/966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