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霄仙君 > 第六百零九章 佛本是道源此始

第六百零九章 佛本是道源此始

    话音落下,元道老真人苍老的声音尚且还在雷音寺前回响的时候。

    天光洒落,虚实兜转之间,一道身披白色僧袍的清瘦禅师身影,便已经立在了元道老真人的面前。

    禅师慈眉善目,眼帘低垂着,似是在瞧老真人,又似是在怔怔望向空处。

    但见禅师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不知施主远道而来,有何贵干?”

    见得白袍禅师这般姿态,原地里,老真人托着墨玉烟斗,吞云吐雾之间,蒸腾的雷霆烟霞似乎将老真人整个人都隐在层叠帷幕之中,恍惚之中,大千之外似有雷声传来。

    老真人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凝视着禅师。

    “和尚,你这文绉绉的,莫说是老夫了,需知这些都是元易那孩子几年前玩儿剩下的,更何况你还远不如他!想想当年老夫在东土喊你师父乖囡的事儿,你也不该这样给老夫作相。”

    闻言,那禅师仍旧是慈悲神色,复又宣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施主说得玄虚了些,贫僧听不明白。”

    “那老夫就直说……”话刚开了个头,元道老真人又一顿,“说起来,这会儿站在老夫面前的,到底是大日如来?还是世尊如来?”

    听得此问,禅师三宣佛号。

    “阿弥陀佛,诸相皆如来,施主今日若不杀贫僧,则贫僧为大日如来;施主今日若杀贫僧,则贫僧为世尊如来。”

    老真人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也罢,和尚,老夫将话说得明白些,今日来见你,老夫得把雷音如来的果位取走,若你答应,你便是大日如来;若你不答应,你便是世尊如来!”

    说话间,蒸腾的雷霞早已经遮掩去了洒落在雷音寺上空的大日明光,层叠的帷幕更将大半的群山拢在虚幻朦胧之中。

    原地里,禅师到底还是沉默了良久。

    他没有再宣佛号。

    神色不再慈悲。

    那空洞的双眸也终于真切的抬起,落在了元道老真人的身上。

    “施主,何苦来哉……”

    闻听此言,元道老真人脸上的笑容愈发莫名。

    “和尚,这话该问你师父,问你自己,大雷音寺,雷音寺,雷音如来……汝宗视佛法如雷音,昔日定名时,便该预料到有今日这般因果,你猜怎么着?如今万古一世的争局里,放眼尘世寰宇,便是将诸古仙都算上,善雷法者,唯三人而已。

    雷师他老人家是一代宗师人物,学究天人一般,知古史可明白他老人家心性,尸山血海里走过来的人,与你们佛门还没有半点儿因果,这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盖因为这意味着,来日动手的时候,雷师也只会更漠视汝宗上下的生死性命!

    至于元易这孩子呢,他是对着汝宗破山伐庙起家的,如今更做得大好事情,可一个人才情再高,终归也有极限,他是玄门的道主,是元教的宗师,却不会再是佛门的雷音如来,倘若不怕故魔波旬旧事,你们往后尽管招惹他就是了……

    至于老夫,其实我也明白,今日不管说甚么,你都不会信的,可老夫本就不是来讲道理的,此世争局里,你这三乘六如,至少雷音果位是难了,可我只说一句,定住过去未来还不算长生与逍遥,但若能成此事,佛本是道,由我而始。

    能创出大乘佛法的人,我相信你的才情与智慧不会太低,该能瞧见这争局里的大势,从玄元周宗道盟鼎立的那一天起,不论最后谁赢了,从一开始,你们佛门与东土的妖族,便是注定输的那一个,好好想想罢,老夫不说第二遍。”

    回应元道老真人的,是长久的沉默。

    片刻后,禅师开口问道。

    “佛本是道……也可,也不可,只是自施主而始,这是愿在这争局里襄助吾门?”

    闻言,老真人嗤笑一声。

    “哈!和尚你也喝多了不成?老夫不存心害你们就已经是大发善心的无上慈悲了,想要老夫帮你们?我敢答应,你们敢信么?取走了雷音果位,就已经是佛本是道、由我而始了,剩下的事情,自然看你的能为和造化!”

    听得此言,禅师再度陷入沉默之中。

    原地里,元道老真人也不焦急,也不催促甚么,只是悠哉悠哉的捧着墨玉烟斗吞云吐雾,好半晌后,幽幽说道。

    “老夫要走神仙道,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不论是转投玄门神庭还是世外神庭,都有一份更妥帖的仙缘在,你慢些思量无妨,可总要想清楚,若是老夫今日一走了之,来日再拜山的……”

    说到此处,老真人没有继续言说下去,只是颇感慨的摇了摇头。

    ……

    乾元仙宗,主峰,道殿内。

    掌教真人冷冷地看着端坐在自己面前的永年道子。

    道子的身后,是沉默着的太上长老与转劫古仙。

    “永年,追根究底,元易小友从来不欠吾宗甚么,前日里送来《紫府道纲总要》,更是为了昔年之事结下一份善缘,可老夫从未有听闻过,一宗为了一时的煊赫,便要以善因结恶果的!这样的煊赫注定难以长久!这样的宗门,何以执玄宗牛耳!

    是老夫疏忽了,只看到了你的才情,却未想到你终归还是个少年,一腔血勇难免教人偏激!这是老夫之过!我不问你在东土做了些甚么,又准备去齐云仙派做些甚么,这不是为了给吾宗遮羞,而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妨碍了紫府新道广传于世!

    你自去道子之位罢!从今日起,便隐居在这主峰上!倘若是还有心向着宗门,那便许你传法长老之位,教一教弟子门徒们,引着他们走上紫府修行路,只是周天伏魔钟高悬,老夫便在这道宫中望着你,若再有甚么异动,莫怪老夫狠心镇杀!”

    一番话里,掌教真人满是失望之情。

    原地里,永年道子似是甚么都没听到一样,又似是对此早有所反应。

    随即便见少年不惊也不怒,反而诡谲的笑了起来。

    “千万里转折奔波,落到掌教口中反而成了如此不堪,若真依了掌教所言,纵然紫府之道广传于世,也成了人家的煊赫!再者说来,弟子甚么时候说,这是一时的煊赫了?”  12801/10509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