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神级熊孩子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吕家事毕,再遇海月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吕家事毕,再遇海月

    大唐:神级熊孩子正文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吕家事毕,再遇海月解决掉了巴弥,李承风并未直接插手另一边吕温的战斗。

    他拿了张凳子,坐到离吕温不远处的位置。

    “双腿再抬高三寸,出招角度要朝眉心。”

    “你这一招内力灌的太满,满则少变。”

    “风神腿最关键的地方,在于生生不息的变化。”

    李承风不断出言指导吕温的出招。

    和吕温对抗的几位武师级武者,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

    李承风居然拿他们当做吕温的陪练了。

    而吕温却是越打越精神,身上的内力似乎源源不绝一般。

    可几位武师也明白。

    李承风可是天人境武者,如果他强行插手,恐怕他们撑不了十回。

    “哥几个,咱们只能拼死一搏了!”

    几位武师眼神一对,身上内力快速膨胀,全力施展起进攻。

    吕温虽然已经迈入风神腿入门。

    但他毕竟实力只有武徒境界。

    以一敌三,对方还是武师,如何能敌呢?

    很快吕温就再次被死死压制,甚至险象环生,屡次差点命丧当场。

    正在一旁观赛的李承风微微点了点头。

    他培养吕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下去吕温死了就得不偿失了。

    他站起身闪身来到了吕温面前,尽数接下了几位武师的攻击。

    面对天人境的李承风,局面再次一转。

    很快他便死死压制住了武师,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三人。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们面前早已经空无一人。

    那些前来赴宴的吕家宾客们,早已四散逃走。

    就连那位吕家大奶奶也已然不见踪影。

    吕温环视整个大院,眼神却异常肯定。

    他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了,最起码吕家已经彻底乱了。

    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那位大奶奶了。

    他带着李承风径直穿过前厅,来到吕家后院一处厢房门口。

    两人正好遇见了,收拾好东西准备跑的大奶奶周菇。

    在他身边还有一位少年,赫然就是他那弟弟吕侯。

    “大奶奶,这么着急干嘛去啊!”

    吕温一字一顿的说着,双眼满含怒火。

    正是面前这个女人害死他亲爹,还不断迫害他们兄妹。

    家产还有那些家族搜罗过来的武技,他甚至连看的机会都没有。

    那位弟弟吕侯更是狠辣,居然让人在自己饭菜中偷毒。

    要不是那位钱管家不忍心放走了自己,恐怕他和妹妹已经是两具骸骨。

    “吕温,你想干嘛?”

    “难道你还想要以下犯上,杀了主母嘛?”

    周菇双眼一挑,没有半丝悔意。

    “大哥,都是她做的,一切和我无关。”

    吕侯则是立马跪在了地上,连声求饶。

    心下一横,吕温大腿轻动,风神腿踢出。

    “砰!”

    面前吕侯和周菇两人倒飞出去,重重摔在院墙上,很快没了气息。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

    吕温长出一口气,万年冰霜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

    他从怀中拿出一根火折子,朝着脚下的草地丢了下去。

    火焰很快蔓延,整个吕家后院很快陷入了一片火光之中。

    而李承风和吕温两人,则早早回到了客栈落脚。

    来都客栈中,吕温朝着李承风深深一拜。

    “主人帮吕温报得大仇,以后吕温的命便是主人的。”

    李承风摆了摆手:“回去消化今天所得吧,这是给你的。”

    “明天一大早,和我一起去城外古墓走一遭。”

    说完他指间弹出一颗丹丸,落入了吕温手中。

    这个是他从系统中兑换出的破镜丹。

    专门用来给武者突破武徒境界,晋升武师。

    吕温点了点头,收好那枚破镜丹离开房间。

    而李承风也盘膝坐下,认真消化今天战斗所悟。

    明天就要下到那上古墓葬了。

    现在蛊神教的人已经出现了,难保没有其他圣地武者。

    能提升还是尽量提升为好。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因为吕家变故,整个梁州城当天乱成了一锅粥。

    不过来到梁州的武者却是越来越多,隐约有山雨欲来之意。

    李承风两人一直在客栈中修炼到了午间时分。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客栈,直奔城外。

    根据李承风这两天收集到的线索,那墓葬位置就在城外几十里处。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上百位江湖散修,命丧其中。

    其中天人境武者都有一掌之数,道境却是还未听说过。

    这上古墓葬的机关陷阱必然不凡,也预示着其中宝藏更加珍贵。

    这让那些刀尖舔血的武者愈加疯狂,越来越多的武者赶到梁州。

    ……

    等李承风他们赶到的时候,墓葬外已经有了上百位武者。

    甚至还有些机灵的人在路边摆摊,售卖各种消息和武器丹药。

    其余武者三五成团,讨论交流墓葬之中的消息。

    “哎,听说了嘛?乾山的人好像来了。”

    “听说有整整十位天人武者呢?”

    “唉,这有啥,前几天死了多少人了!”

    “别说,西边的菩提院也派人来了。”

    “你们说,要是宝贝落在我们手上了……”

    “你别想了,就算拿到宝贝,你打得过那些各大圣地的年轻武者嘛?”

    听着道路两边武者的交谈,李承风眼中战意愈浓。

    这次菩提院的年轻武者都来了,正好拿他们练练手。

    他心中刚有这个想法,就远远看见前方一阵骚乱。

    一位俊美僧人正在和一位少女交战。

    在他们身后分别有,穿着道袍和僧袍的几位其他武者。

    李晨风能一眼便认出了。

    那女人就是之前遇到的乾山弟子:海月。

    此时她身上的内力波动已经有天人二境的气势。

    而那僧人却是天人三境,实力上稳稳压了海月一筹。

    好在凭借着精妙的剑法和领域,海月还能和对方斗个旗鼓相当。

    “孤影小和尚,你的佛头仗好像不太行啊!”

    海月躲开对方打来的禅杖,口里不断出言讥讽。

    那和尚也不还口,不过攻击却是一次比一次凌厉,招招奔着杀人去。

    自古道佛不两立。

    乾山和菩提院可是世仇,如今再次相遇自然是尽全力斩杀对方。

    两人插招换式,领域之力不断碰撞。

    可海月毕竟比对方低了一个境界,内力后续不足。

    眼看她落入下风,佛掌有几次都要打碎她的头。

    那些乾山的其余天人境纷纷蠢蠢欲动,想要出手帮忙。

    而那些菩提院的和尚也是虎视眈眈,眼看两方就要全面开战。

    就在这时,一道剑影划过,李承风拦在了两人中间。

    “两位玩的挺开心吗?不介意加我一个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