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谍涯无痕 > 第七百五十章 昏了头了

第七百五十章 昏了头了

    “是啊,这是一起非常明显的政治谋杀。不是军统就是地下党,而李副主任已经排除了地下党的可能。”中野云子道。

    “即使不是一水的柯尔特,我也不会怀疑地下党,因为地下党从来不搞暗杀。”林创盯着中野云子,郑重地说道:“军统和青帮都有可能,军统特务暗杀我太太,极有可能喊出那么一句口号,但如果是青帮所为,他们不傻,难道不会嫁祸于人吗?这个可能不是没有。”

    “所以,你现在是全面撒网?”中野云子问道。

    “是,我不能放过任何一点可疑的地方。”林创道。

    “好吧。”中野云子点了点头,又见林创脸色极不好看,关心地说道:“林桑,这样吧,现在已经布置下去了,我在这里守着,你略躺一躺,休息休息,一有消息,我马上叫醒你,好吗?”

    “不,我躺不住。”林创摆了摆手。

    是啊,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悲伤又像针一样时不时地扎着他的心,他坐都坐不住,哪里能躺得下?

    “小明,听中佐阁下的话,你躺一躺吧。”吴四宝在旁劝道。

    “用你管?!用你管啊!”

    林创啪地一拍桌子,冲吴四宝怒吼着。

    吴四宝没有发火。

    他知道林创是因为跟他亲近,才会对他发火。

    “小明,你骂吧,打我两下也行,别窝在心里,再窝出病来。”吴四宝说道。

    “你走开,别烦我!”林创又大叫一声,而且幅度很大地挥了一下胳膊。

    “唉!”吴四宝叹了口气,低着头出门去了。

    林创冲吴四宝大吼大叫了两句,还别说,心情好点了。

    他颓然坐下,俩手捂着脑袋,不再言语。

    很快,易莲花和刘二猛来了,刘二猛手里提着一只皮箱。

    易莲花脸上表情凝重,进来没有说话,冲中野云子和田中因和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走到林创身边,拿起他的水杯摸了摸,感觉有些凉了,就添了一点热的,轻声道:“先生,喝点水吧。”

    林创听到易莲花的声音,心里感觉有些安慰,但也没有抬头,只轻轻摇了摇。

    易莲花无奈地看了中野云子一眼,中野云子也回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电话响了,田中因和过去接电话,林创才把头抬起来。

    易莲花发现,他的眼睛通红,心里感到疼了一下。

    “田中君,有消息吗?”林创急切地问道。

    “有。”田中因和放下电话,对林创说道:“在多寿里附近发现四顶礼帽,我已经让人马上送到这里来。”

    “多寿里?”林创知道这个地方,就在乍浦路南侧,从西向东依次是多福里、多寿里、多子里和多孙里。

    因为这几个里弄的名字连在一起,所以林创极有印象。

    “多寿里距离新新百货公司步行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也就是说,凶手确实是往西逃了。我估计,他们的藏身地点,肯定就在附近。”林创对中野云子说道。

    “对,我也是如此判断。那么,咱们就重点搜查这一片,凡二十岁以上、四十岁以下,身高一米七以上的中国男性,尤其租房户,都在可疑范围之内。”中野云子道。

    “对,云子小姐,我有个预感,凶手一定藏在这一片区域。”

    林创精神一振,把手里的皮箱一推,对田中因和说道:“田中君,这是六万元,请你赏给弟兄们五万,另一万作为奖励,你看着发。今天发现四顶礼帽的弟兄,奖励一千元,咱们不能失信。”

    “林桑,这,这怎么好意思?”田中因和虚辞一下。

    “别跟我客气。本来让宪兵队帮着破案,就算是给了我很大的面子,我怎么能让弟兄们白出力呢。”林创又往前推了一下。

    “好。我就不客气了。”田中因和把箱子提到手里:“我这就去安排,重点搜查多寿里这一片。”

    “谢谢。”林创拱了拱手。

    “林桑,不要客气。”

    田中因和说完,提着箱子走了。

    过了半小时,田中因和又回来了,手里拿着四顶礼帽。

    林创和中野云子接过来一看,帽子不算新,有一顶边上已经起了毛刺,而且是非常普通的礼帽,看不出任何特异之处。

    “林桑,这没用,根本没法查它们的出处。”中野云子道。

    “看来,凶手很有经验,一点线索都不留。”林创点头道。

    “从作案手法上来看,跟军统特像,而且凶手下手极为果断,高阳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枪刚掏出来,就被人一枪打中了脑袋。看来,凶手早有预谋啊。”中野云子说道。

    林创一听,脑袋轰然一响,心道:“怎么了?我这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了?怎么光查凶手了,没想到要查凶手是如何知道小冰去吉田珠宝行的?”

    想到这里,他站起来,走进洗手间,拧开水管,把头伸过去,把头发全部弄湿了。

    冷水的刺激,让他浑浑噩噩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易莲花过来,帮他擦干头发。

    林创回到座位上坐下:“云子小姐,你提醒得对。小冰被害,凶手肯定是有预谋的。我刚才在想,他们是怎么知道小冰要去吉田珠宝行的?从这个消息源头上,也可以查一查。”

    中野云子一听,眨巴眨巴眼,没有说话。

    林创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艾婉怡跟曲茹冰说过珍珠项链的事。

    “难道是艾婉怡?”

    林创想到这里,对易莲花说道:“艾婉怡呢?怎么还没回来?”

    “已经来了,在她办公室里哭呢。”易莲花道。无广告网am~w~w.

    “叫她来,我有话要问。”林创吩咐道。

    “是。”易莲花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很快,艾婉怡来了。

    林创一看,艾婉怡的眼睛已经哭成了桃子,应该在进来之前洗过脸了,但从她的眼睛里,仍然可以看到禽满的泪水。

    “先生……,冰姐她……。”

    见到林创,艾婉怡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唤了一声,泪水又止不住流了下来,赶紧用手捂住嘴,这才没有发出呜咽的声音。

    “艾小姐,别哭,我有话要问你。”林创的眼泪差点被她给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