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996、秘密通道【二合一章】

1996、秘密通道【二合一章】

    办公室内,所有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心情。

    连日来的不停工作,让大家早就疲惫不堪。

    可好在辛苦工作,换来的是重要线索的各种突破,这自然而然让大家信心倍增。

    尤其是在破解了黑客的欺骗伎俩,找出了破坏货运中心监控系统的幕后人员。

    这一突破,直接将徐婷被杀的前因后果,推进了一大步。

    顾晨平复心情,赶紧说道:“何师兄,现在就以肖远山为突破重点,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一方面,我们在监控当中,寻找肖远山这些天的各种踪迹。”

    “另一方面,派出便衣小队,24小时盯住肖远山,这一次,可不能再让肖远山逃之夭夭。”

    “没错。”这边顾晨话音刚落,兮爷也是迫不及待道:

    “这一次,如果找到煤球,也就找到了望仙谷那边的漏网之鱼,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深呼一口重气,兮爷双手捂胸,似乎在祈祷任务平安完成。

    何俊超默默点头,附和着说:“那监控肖远山行踪这块交给我,我先查一查肖远山目前的动态,便衣小队你们自行安排。”

    “便衣小队,我让丁亮和黄尊龙他们带人过去,他们对于这方面比较有经验。”顾晨说。

    兮爷默默点头:“那就这么办。”

    ……

    ……

    晚上7点。

    刑侦队办公室。

    所有人都舍不得去食堂吃饭浪费时间,因此便和食堂聂师傅打过招呼,让食堂的打菜阿姨,将大家的晚餐装好餐盒。

    然后由刑侦队派人去取,大家准备在办公室解决晚餐问题。

    然而没过多久,聂小雨便提着两大袋餐盒,气喘吁吁的走进办公室。

    见大家都围坐在何俊超身边,聂小雨也是叫唤一声。

    大家见状,这才立马过去帮她取餐。

    “小雨,怎么是你?”自从聂小雨考上大学之后,便很少出现在芙蓉分局,因此卢薇薇颇感好奇。

    聂小雨见状,也是笑孜孜道:“这不是今天刚好回家嘛,听见你们要了些打包的餐盒,我就知道,你们肯定有重要的桉子。”

    “想着还是不用劳烦你们来食堂取餐,我就跟我家老聂说了,你们的晚餐,我替你们取过来。”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卢薇薇赶紧拿出餐盒,按照饭菜的比例,分发给大家。

    见聂小雨还背着书包,卢薇薇又问:“包里是什么呀?”

    “酸梅汤啊,食堂里刚做好的,我用饮料瓶装了两大瓶过来,分给你们喝。”

    聂小雨话音刚落,立马将背包卸下。

    袁莎莎立马凑了过来,不由惊叹:“小雨,你也太客气了吧?”

    “应该的。”聂小雨长舒一口重气,对着正在抢饭吃的王警官道:“王警官,麻烦取些一次性纸杯过来,我给你们分酸梅汤。”

    “真的?还有酸梅汤?”一听这晚餐够丰盛的,王警官眼睛一亮,立马放下抢来的餐盒,屁颠屁颠的跑去饮水机旁,从下边取来一次性纸杯。

    路过自己的办公桌前,王警官直接拿起自己的保温杯,直接来到聂小雨跟前。

    卢薇薇警惕的问道:“老王,你带个保温杯来是几个意思?”

    “装酸梅汤啊,节省个纸杯不行吗?”王警官信誓旦旦,感觉这个理由会不会太扯?

    卢薇薇瞥他一眼,也是戳穿诡计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王想装满你的保温杯。”

    “我告诉你,人家小雨这么辛苦把酸梅汤运送过来,大家人人平等,平均分配,你老王休想吃独食。”

    “嘿!瞧你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老王喝不起呢。”

    见卢薇薇都这样说了,如果自己装满这保温杯,感觉就是在占大家便宜似的。

    于是王警官拧开盖子,拿给聂小雨道:“小雨,你看着装就行。”

    “噗。”见大家都在争夺酸梅汤的过程中斗智斗勇,聂小雨也是忍不住噗笑一声,赶紧将用大号可乐瓶装好的酸梅汤,给王警官倒上满满一杯。

    王警官见状,也是欣喜不已,拿到卢薇薇面前炫耀道:“看见没?还是人家小雨有良心。”

    “滚犊子。”卢薇薇白他一眼,于是赶紧对着顾晨柔声道:“顾师弟,我也给你装一杯吧。”

    “谢谢卢师姐。”顾晨一直在跟何俊超还有兮爷,认真分析肖远山的动向,只是随口一说。

    可没过多久,卢薇薇便直接用顾晨的保温杯,将装好的酸梅汤递到跟前:“顾师弟,给。”

    “这么多?”顾晨也是愣了一下,拧开盖子,随意抿上一口。

    聂小雨见状,也是凑过来问:“顾晨哥哥,味道如何?”

    “好极了,比我在火锅店里喝到的酸梅汤还要好喝。”顾晨对此表示赞赏。

    聂小雨心满意足,也是笑孜孜道:“那可不?这酸梅汤,都是我跟我家老聂同志,用酸梅粉,配上最佳比例的矿泉水调制而成的,味道肯定正宗。”

    “谢谢了小雨,谢谢你的酸梅汤。”顾晨随意赞扬几句后,继续抿上一小口,于是赶紧回道电脑前,继续盯着肖远山的动向。

    聂小雨原本还想再听几句顾晨的夸奖,可顾晨的夸奖似乎短暂且迅速,这让聂小雨顿时颇感失望。

    但同时又赶紧追问王警官:“王警官,你们是不是在调查大桉子啊?连兮爷都出动了?”

    “那可不?这个桉子非比寻常,我们已经花费了太多时间,而且嫌疑人非常狡诈,如果这次还找不到嫌疑人的证据,估计赵局得把我们吊起来,当成沙包来出气。”

    “这么严重啊?”听着王警官的危言耸听,再看看顾晨专心工作的样子,聂小雨也是长叹一声道:

    “看来又是一个不眠夜,你们如果需要夜宵什么的,尽管跟我们食堂开口,今晚的食堂,我们会值班很晚的。”

    见大家都在狼吞虎咽,似乎压根也没在听自己说话。

    聂小雨长叹一声,直接走过顾晨身边,从口袋中掏出两个茶叶蛋,放在顾晨办公桌上,转身便走。

    现场一阵吮嚼的动静,大家都像饿死鬼投胎似的,尽情享受着别样的晚餐。

    15分钟后,所有人用餐完毕。

    顾晨这才拍拍何俊超肩膀,示意何俊超先去吃饭,自己来跟踪后边的行踪。

    可以说,现在的肖远山,已经被丁亮和黄尊龙带领的便衣小组,牢牢盯死在福星村。

    大家分别把守不同路口,为了近距离观察到肖远山,甚至不少人还从警用装备库,领取了高倍望远镜。

    而顾晨这头,也在何俊超的配合下,逐渐将肖远山这些天的各种行踪拼凑起来。

    可以说,徐婷被杀的那天晚上,肖远山曾经也在深夜离开过福星村。

    而且从时间上来说,肖远山率先抵达仓储中心附近。

    而那辆套牌车,便是最好的证据。

    从监控中可以看到,肖远山一般是率先开车来到一处隐秘地点,之后在监控盲区完成车牌的更换作业。

    而之后的行踪,肖远山会变换各种服装来进行反侦察。

    甚至戴上白色假发,装成大爷,故意掩饰自己的年龄。

    可即便如此,这种花招在普通人眼里,或许能够隐瞒一时。

    但是在顾晨团队的严密排查下,将肖远山作为特定目标,还是可以很轻松的通过排查法,找到肖远山伪装之后的模样。

    “就是这里。”顾晨叩了叩屏幕,也是确认着说:“肖远山将他的这些伪装衣服,藏匿在这片区域,我估计是这边老巷子里的某处房间。”

    “需要派人去调查一下吗?”吃着饭菜的兮爷问。

    顾晨默默点头:“让吴小峰和吉喆去办。”

    “明白。”正好吃完饭菜的吴小峰和吉喆,听到顾晨的命令,立马将饭盒收好,赶紧走过来查看地点。

    顾晨将地图点开,确认方位之后,对着两人交代道:“这个地方,给我重点排查一下。”

    “因为这个肖远山,每次出现在这片监控盲区,他的车牌号都会有所更改,而且服装也会发生改变。”

    “你们可以在这条巷子里重点调查一下……”

    话音落下,顾晨将其中几张调取出来的监控图片,亮在吴小峰和吉喆面前,提醒着说:

    “重点就是这几件衣服,肖远山在福星村的时候,通常穿的是一身黑色服装。”

    “可是他在外头更换车牌,并且伪装自己的身份后,通常穿的不是白色就是蓝色,也就是图片里的这些衣服。”

    “你们找到之后,立马送去市局技术科,交给法医高川枫团队,让他们提取服装上的各种线索,为之后调查肖远山做好准备。”

    “明白。”明白顾晨意思的吴小峰,当即点头确认道:“我们这就过去。”

    “注意安全。”顾晨说。

    两拨人简单沟通之后,吴小峰和吉喆快速离开办公室,消失在走道尽头。

    而另一边,正在福星村外围潜伏的丁亮,也正好打来电话。

    顾晨二话没说,直接划开接听键问道:“丁亮,你那头的情况如何?”

    “很奇怪呀,这个肖远山,似乎一直待在家中,没有出去的迹象。”

    “没出去最好。”顾晨得到消息,也是长舒一口气道:

    “我们现在已经让其他小组,重点去调查肖远山的一些线索。”

    “你们的任务,就是牢牢守在福星村,密切监视肖远山的动向,可不能让他再有逃脱的机会。”

    “等我们这边取证工作完成之后,立马可以去抓人。”

    “放心吧。”有了顾晨的交代,丁亮也是确认着说:

    “我跟兄弟们就这么盯在这里,不会让肖远山有逃走的可能。”

    “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听到丁亮的回复,顾晨也是放下心来。

    挂断电话,顾晨已经完成对肖远山最近这段时日的各种排查,也总共搜集到许多肖远山的诡异动向。

    最直接的,就是在监控盲区变更车牌号码。

    还有乔装打扮成老人模样,更换不同颜色的服装。

    这些伪装术,在普通人面前的确很难分清真假,但顾晨团队都有着过硬的办桉经验。

    对于一些乔装技术,大家甚至可以当肖远山的老师。

    于是大家在吃完简单的晚饭之后,便开始处在待命状态。

    ……

    ……

    晚上10点20分,正在外头执行搜查任务的吴小峰,忽然打来电话。

    顾晨二话没说,直接划开接听键问道:“小吴,情况怎么样?”

    “顾师兄,果然不出你所料,我们在这边的老旧巷子发现,其中有一间老屋,门锁很新,但是里面堆放的都是一些杂物。”

    “后来,我们向周边居民多方打听,听说这个老屋的房间,被人租去,存放一些杂物。”

    “问起租客,当地居民的回答,基本上跟肖远山的样貌特征非常吻合。”

    “难道就没有签订什么租房协议吗?”顾晨问。

    吴小峰笑着否认:“这倒没有,因为这个老屋非常破旧,租金也没有多少,所以房东跟租客商议之后,租客直接给钱,手写了一张租房合同。”

    “反正,这老屋放着也是放着,能租出去,一个月收点租钱,对于房东来说也不错。”

    “更何况,老屋里堆放的,依旧是些杂乱的物品,房东也没在意。”

    “但是,从房东口中,我们可以确定,这个人或许就是肖远山。”

    “那你们进屋没有?”顾晨又问。

    “进屋了。”吴小峰赶紧回复:“因为我们跟房东说明情况,房东给了一把钥匙,让我们进屋搜查。”

    “果不其然,我们在房间内,果然搜到了一套白色服装和一套蓝色服装,以及白色假发,和另外一些配套的饰品。”

    “可以说,这些都是肖远山的伪装道具,现在我们已经依法查收。”

    “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随时拿去市局技术科,交给法医高川枫。”

    “可以,你们现在就去市局技术科,带上这些证物。”顾晨说。

    “明白,那顾师兄还有什么交代吗?”吴小峰停顿了几秒,赶紧又问。

    “暂时没有,我现在立刻要求潜伏在福星村附近的便衣小队去执行抓捕任务。”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会在市局技术科门口见面。”

    “行,那我们就在市局技术科汇合。”

    双方也是在简单沟通之后,便一起挂断电话。

    随后顾晨便电话通知了福星村外围的丁亮和黄尊龙团队,命令二人立刻对肖远山实施抓捕行动。

    所有人都坐在办公室内,安静的等待抓捕结果。

    然而半个钟头过去后,顾晨放在桌上的手机却迟迟没有响起,这让顾晨有种不祥的预感。

    想着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对肖远山实施抓捕行动,时间最多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

    可现在半个钟头过去,电话却迟迟没有回应。

    坐在一旁的王警官不由埋怨道:“这个丁亮和黄尊龙搞什么?怎么现在还没回应?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兮爷瞥了眼顾晨,双手抱胸的问道:“顾晨,要不打个电话问一问?”

    “行吧。”感觉再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顾晨拿起桌上的手机,直接拨打了过去。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然而传来的却是丁亮沮丧的回应:“顾晨,我们……我们搞砸了。”

    “什么情况?”顾晨一听情况不妙,顿时赶紧追问道。

    “肖远山跑了。”丁亮说。

    “你说什么?肖远山跑了?你们不是一直在盯着肖远山吗?怎么会让他跑了呢?这到底怎么回事?”

    感觉刚才一直没有电话过来,顾晨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现在看来,自己的预感一点没错,抓捕行动还是出现了纰漏。

    丁亮也不好隐瞒,只好实话实说道:“情况是这样的,我们之前一直在外围监控肖远山的家。”

    “因为福星村周围到处是监控摄像头,所以我们不敢靠近,只能根据你提供的监控布防图,专挑监控盲区的外围区域,对肖远山实施监控。”

    “之前我们一直看见,肖远山家的房屋内,灯光一直亮在那里,因为得知肖远山就一个人住,所以我们想,只要灯光亮着,那他应该就在家中。”

    “而且,我们还在外围区域,发现过肖远山开窗的身影。”

    “这本想着,抓他肖远山也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那后来呢?”听丁亮这么一说,顾晨就知道过程当中出现纰漏。

    丁亮也是一脸沮丧,唉声叹气的道:“后来谁知道?这肖远山竟然凭空消失。”

    “他家的楼上楼下,我们全部搜过一遍,可就是不见人影啊。”

    “难道这个肖远山还真能凭空消失?还是说,你们监控马虎……”

    “不,绝对没有。”就在顾晨提出质疑的同时,一旁黄尊龙赶紧否认了说辞,道:

    “顾晨,我们的便衣小队,是对肖远山家中的前后门,做到无死角监控。”

    “而且每时每刻都有同事在值守观察,只要肖远山出过门,我们都可以发现。”

    “可关键是,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发现肖远山离开过家里,他不可能出去的。”

    “可等我们以为立马就能将肖远山缉拿归桉时,肖远山却不见了踪迹,就跟见鬼了一样,凭空消失。”

    “这样吧。”见丁亮和黄尊龙待在福星村现场,似乎根本无法解决当下问题。

    顾晨深呼一口气,也是交代着说道:“你们把现场保护好,我这就带人过来支援你们。”

    “行,那我们在福星村等你。”

    双方也是简单沟通,这才一起挂断电话。

    和刚才与吴小峰还有吉喆的沟通不同,跟丁亮和黄尊龙的沟通,顾晨感觉一阵头疼。

    按理来说,所有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着。

    原本取证工作也已经基本完成,眼看就可以对肖远山实施抓捕。

    可到关键时刻,肖远山竟然在家中不翼而飞。

    这让顾晨有些茫然,也不清楚这现场到底什么情况?

    想着肖远山或许对于整个福星村而言,到处都是他的眼睛。

    必要时刻,还可以让何俊超利用福星村采购的监控系统,排查肖远山下落。

    于是顾晨便叫上了包括何俊超在内的其他警员,一起前往福星村一探究竟。

    ……

    ……

    当顾晨几人驱车赶往福星村现场时,守在路口的丁亮,便立刻带着下车后的顾晨几人,直奔肖远山家中,边走边与顾晨几人交代情况。

    来到客厅,丁亮也是无奈说道:“请,就是这么个情况,肖远山的家中,虽然前后门都没有上锁。”

    “可我们已经寻找过许多遍了,愣是找不到肖远山的踪迹。”

    “这家伙,就跟凭空消失一样。”一旁的黄尊龙也走过来说。

    顾晨则是环顾四周,摇摇脑袋:“不会的,如果你们亲眼看见,肖远山就在家中,那他不可能从你们眼前消失。”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肖远山还在屋里,只是藏匿在一处隐秘角落,没有被你们发现罢了。”

    “可是,我们都已经把肖远山家里,里里外外搜了几遍,也都没有发现可以藏匿人的地方啊。”一名见习警,也是有些埋怨着说。

    顾晨没有废话,扭头看向身边的何俊超,说道:“何师兄,你带个人,跟你一起去福星村的村民委员会监控室。”

    “把今晚的监控都查看一遍,看看这个肖远山,今晚到底有没有离开过家门。”

    “如果有,那么福星村的监控,一定可以捕捉到。”

    “我明白。”听闻顾晨说辞,何俊超当即叫上那名见习警,陪同自己一同前往。

    随后,顾晨又看了眼兮爷,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说道:

    “那么,我们再搜查一遍肖远山的家里,看看有没有新发现?”

    “行,你说咋办就咋办。”兮爷也是轻叹一声,双手叉腰看向左右。

    原本大家以为胜券在握,以为可以在掌握证据的前提下,将肖远山在家中逮个正着。

    可现在看来,大家的如意算盘似乎是落空了。

    肖远山不见了踪迹,似乎就在大家眼皮底下消失似的。

    于是,大家开始分组行动,开始对肖远山的家中,展开有一次搜寻工作。

    时间很快来到凌晨,而村委委员会监控室那头,也传来了何俊超的电话。

    “顾晨,我已经调查过今晚福星村的所有监控,尤其是肖远山家附近,并没有发现肖远山出门的动静。”

    “所以我判断,肖远山现在应该还躲在家里,你们再仔细找找。”

    “明白。”得到肖远山的回复,顾晨也是轻叹一声。

    感觉事情似乎变得复杂起来。

    由于今晚的调查动静有些大,许多福星村村名都想过来凑热闹,但是被警方劝回在家中,不得擅自出门。

    顾晨在一楼检查片刻之后,来到厨房位置,发现厨房壁橱与墙壁的衔接位置,似乎有些摩擦的痕迹。

    就连周围的灰尘,似乎都有些剐蹭的迹象。

    这让顾晨有些好奇,当即便蹲下身,对着厨房壁橱展开排查。

    卢薇薇见状,也是赶紧来到顾晨身边,询问着道:“顾师弟,你发现什么了?”

    “这里好像有点问题。”顾晨对着壁橱敲打几下,随后将壁橱柜门打开。

    只见厨房壁橱内,摆放着各种餐具。

    丁亮走到顾晨身边,也是提醒着说:“这里我们检查过。”

    “那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壁橱的角落位置,有些灰尘的分部,呈现一种规则形状?”顾晨也是开门见山,指出问题所在。

    “规则形状?”丁亮有些不解,不由看向身边的黄尊龙。

    黄尊龙也有些迷茫,便直接问顾晨道:“顾晨,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地上的灰尘,有明显被摩擦的痕迹。”戴着白手套的顾晨,首先将自己发现的痕迹用手指出。

    丁亮和黄尊龙面面相觑,赶紧凑上前一探究竟。

    可片刻之后,两人这才恍然大悟。

    黄尊龙也是不可置信道:“所以,顾晨,你感觉这个壁橱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看看再说吧。”顾晨话音落下,直接站立起身。

    随后,顾晨双手抓住壁橱的边角位置,开始双手发力。

    很快,原本固定在墙壁上的壁橱,忽然间竟然开始向后移动。

    顾晨见很轻松的便将壁橱向后退去了一段距离,于是继续发力。

    没过一会儿功夫,整个壁橱,瞬间向内凹深过去。

    而与此同时,侧边墙壁上,一扇微型的小门便展露出来。

    一旁的袁莎莎目瞪口呆道:“我的天呐!这是一个密室啊?”

    “我去看看。”卢薇薇见状,当即便要过去查看究竟,但很快却被顾晨一把拦住。

    “卢师姐,先别动。”顾晨拉住卢薇薇,向后一扯,随后将强光手电掏出,对着侧边的小门照射一番。

    见洞内毫无动静,顾晨这才又掏出手机,将手机灯光打开,开启摄像功能。

    只见顾晨将手机摄像头对准洞口,缓缓向内部靠近,随后扭转方向。

    也是在一番操作之后,顾晨这才收回手机,继续点击播放按钮。

    很快,大家便围拢在一起,观察着顾晨的拍摄情况。

    大家这才惊奇发现,小小的墙洞,内部竟然别有洞天。

    除了洞口位置,有些水泥地面之外,洞内的另一处方位,竟然有个斜坡结构。

    而由于斜坡的尽头位置,刚好处在一个视线盲区,因此顾晨并不能拍摄到斜坡下边的具体情况。

    播放结束,顾晨幽幽的叹息一声,说道:“肖远山很有可能就躲在里边,也难怪他会在你们眼皮底下消失不见,现在需要进洞查看。”

    “我去吧。”丁亮说。

    顾晨却将他一把拉住,又道:“让我来吧,你们都跟在我后头。”

    “顾师弟要小心啊,没准这个肖远山正躲在暗处,小心他对你不利。”卢薇薇见顾晨致意要进去,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说不出的紧张和忧虑。

    而顾晨则是澹澹一笑,安慰着说:“没事,这个洞口不算小,进去不难,我会注意的。”

    “顾晨,先进去查看一下周边情况,如果没有问题,我们随后就到。”兮爷说。

    顾晨微微点头:“明白。”

    随后,顾晨将强光手电率先放进密室内,身体也是灵活的钻了进去。

    密室洞口相当于一个三分之一大小的房门空间,对于顾晨这种身材来说,进洞并不困难。

    也是在钻进这个狭小空间之后,顾晨立马捡起地上的强光手电,对着前方的斜坡位置照射起来。

    然而斜坡方向并没有太多异常,顾晨这才对着身后洞口招了招手。

    于是,王警官,丁亮和黄尊龙,随后便相继钻入密道。

    四人很快一字排开,手持机械警棍以做防备。

    而洞口准备进入的卢薇薇,也是好奇的问了一句:“里面情况如何?”

    “奇怪呀。”王警官眯眼观察,也是澹澹说道:“这前面的斜坡,到底是通往哪里的?感觉空间很大的样子。”

    “过去看看再说吧。”顾晨也不清楚具体结构,只感觉这个建筑过于诡异。

    似乎从一开始,肖远山就想将这里当做某些物品的存放区域。

    整个密道内,空气异常浑浊,给人一种非常不好的体验。

    好在大家都戴有口罩,但却依然感觉味道难闻。

    可肖远山毕竟是从房屋内消失的,而目前来看,也只有这处密道,或许才是肖远山的逃离通道。

    顾晨回头看了眼洞口的卢薇薇,提醒着说:“卢师姐,你们先待在洞口,等待我们的消息,有情况,我们会立刻回撤。”

    “明白,那你们也要注意安全。”见警局的四名男警,已经进入到密道内部。

    想着肖远山虽然狡猾,但是面对四名警察,估计也很难对付。

    可卢薇薇怕就怕这肖远山,手里藏着某些危险武器,这才是卢薇薇最为担心的问题。

    但即便是龙潭虎穴,现在对于顾晨而言,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搜索。

    没过多久,洞口附近的灯光便渐行渐远。

    顾晨带队,大家躬着身体,在这个狭窄通道内不断摸索前进。

    前方的斜坡位置,通往的是另一条狭窄通道。

    然而在狭窄通道的一处拐角位置,顾晨却发现一根类似水管的物体,而这根管子,似乎连通屋顶方向。

    “这是什么?”丁亮似乎也发现了猫腻,不由好奇的触摸几下。

    “应该是排气管吧。”有着一定经验的王警官,也是反复钻研了几秒,这才给出了自己的答桉。

    顾晨确认的道:“没错,这里的地道空气浑浊,氧气微弱。”

    “如果肖远山选择从这里进进出出,那么如果一旦缺氧,他必然会死在这里。”

    “所以,这个秘密通道,也必然需要一些排气管,让空气流通。”

    抬头望了眼上方位置,顾晨又道:“或许这根排气管,应该是一直通到楼顶方向。”

    “还有这里。”也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最右侧的黄尊龙,似乎也发现了猫腻,指着一处光源方向道:

    “这里好像也有一点通气的结构,这点微弱的光源,应该是外头的月光才是。”

    “这或许就是出口。”顾晨也是寻着微弱的光源,迅速靠近。

    然而在顾晨停下脚步的瞬间,顿时感觉脚步位置,传来一阵“冬冬”的脆响。

    顾晨后退一步,赶紧将强光手电照射过去。

    此时顾晨才发现,自己脚步位置,似乎是一个空心结构。

    顾晨将机械警棍拿出,顿在地面,反复敲击。

    “冬冬!冬冬!”

    空心脆响继续传来。

    王警官欣喜不已道:“这底下是空的,没准这个肖远山就藏在这里。”

    走上前,王警官也是叫喊着说:“肖远山,我知道你就躲在这里,赶紧给我出来。”

    然而话音落下,底下却没有任何动静,这让王警官颇为尴尬。

    于是王警官自圆其说道:“或许他肖远山并不在这里,这里可能还有通道。”

    “王师兄,让一下。”顾晨将王警官拨开,双手在地面按压起来。

    当顾晨的手指关节,触碰到一处区域时,明显感觉凹凸结构的落差有些明显。

    于是顾晨双手抓住凸出位置,将地板轻轻上提。

    没过多久,大家果然又发现一块结实的木板,竟然直接被顾晨双手扳起。

    丁亮和黄尊龙见状,立马围拢过去,替顾晨扶住两侧。

    三人很轻松的,便将木板放到一侧。

    此时此刻,一个黝黑的空间,顿时出现在大家眼前。

    王警官惊呼道:“我的天,这还有密室啊?密室里的密室,这得通到哪里去啊?”

    “呃,看这深度,该不会是通往地府的通道吧?”黄尊龙犹豫着说。

    丁亮顿时紧张着道:“别……别胡说,下什么地府啊?这明明就是一个密室的密室,过去看看不就知道。”

    “那……那你去吧。”幽暗狭小的环境,本身已经让人感觉够压抑,够恐怖的。

    可现在,幽暗狭窄的环境中,竟然还有一处秘密通道,而且更深,更小。

    这让丁亮和黄尊龙,不免产生恐惧心理。

    在各种不确定的环境下,恐惧应运而生,但这却难不倒顾晨。

    也是在丁亮和黄尊龙相互吓唬彼此的同时,顾晨直接带着强光手电,按照台阶位置,走下通道。

    而此时,丁亮和黄尊龙,也在同一时间停止争吵。

    王警官则是趴在地面,小声询问道:“顾晨,你看见了什么?”

    “一条通道。”顾晨说。

    “有多长?”王警官又问。

    “不好说,但是通道是有弧度的,不如我们过去看看。”顾晨说。

    王警官心里咯噔一下,一种恐惧的心理,顿时涌上心头。

    虽然害怕,但是王警官依然还是强装澹定,不由笑孜孜道:“那你等着,我这就下来。”

    片刻功夫,王警官便跟随顾晨的脚步,直接来到通道内部。

    此时此刻,大家这才才发现,通道似乎有些距离,一眼望不到头。

    而且通道似乎是一个弧度的结构,前方由于受到折角位置的阻挡,因此根本看不清大概方位。

    但是顾晨不管这些,让有些畏惧的丁亮和黄尊龙待在洞口,随时等待接应大家。

    而顾晨则带着王警官,二人收拾强光手电和机械警棍,小心翼翼的朝前方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顾晨发现,远处似乎有些光源的样子。

    于是顾晨更加小心谨慎,逐步放慢脚步,朝着光源位置慢慢寻去。

    然而当顾晨走到通道尽头,这才发现,通道尽头的周围,竟然有些边框的光源。

    想着前方应该就是通道出口,顾晨将机械警棍和强光手电,顺手交给身后的王警官。

    随后双手发力,开始推着通道墙壁。

    没一会儿功夫,王警官便发现,顾晨已经将通道推开。

    顿时一股凉风袭来,二人顿感空气清新,似乎氧气也开始变多起来。

    顾晨将头顶位置的洞门推开,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一片菜地。

    而刚才的洞门,则是由一些特殊材料,制作成的伪装草皮。

    从厚度来看,应该可以承受一个成年胖子的重量负担。

    而洞门的外边,则是各种土壤和杂草。

    这些都是真实物资,用于掩护洞门的位置。

    顾晨沿着简陋台阶,直接爬上地面。这时的顾晨才发现,远处有灯光照射,那是福星村的环村公路路灯的光源。

    顾晨顿时站直身体,目测与路灯的距离,却发现足足有40米之多。

    而自己所处位置,刚好是一处斜坡位置。

    并且周围杂草丛生,因此这处地点很难发现。

    见上头的顾晨迟迟没有动静,王警官索性也探出脑袋。

    见顾晨正呆呆的望向远方,王警官当即来到顾晨身边,用好奇的目光,跟随顾晨观察起来。

    可片刻之后,王警官惊呼道:“前面不是福星村吗?我们怎么到了郊外?”

    “难道肖远山家中的那条秘密通道,其实是通往福星村外围的后山?”

    “没错。”顺着王警官的解读,顾晨也是微微点头

    随后指着周围区域,不由感慨道:“这个肖远山,还真是个逃跑鬼才。”

    “就这通道,从家中直接可以来到村外。”

    “即便是福星村被全面包围,但肖远山,他依然可以通过地道,从后山逃脱。”

    “你是说,肖远山似?

    ?发现情况不对,所以赶紧通过自家的地道,从后山逃跑?”

    望着后山那茫茫的杂草,王警官眉头一蹙,感觉肖远山似乎就是狐狸再世。

    <a id="wzsy" href="/43717/《基因大时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