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迷死摄政王殿下 > 第2章 神秘男人

第2章 神秘男人

    霍北然用眼神示意属下不要说话,那赶来的墨渊立刻闭嘴。

    他知道这女子是在给自己吸毒,可他不明白她不怕中毒?

    在他遐想之时,夜九歌已经吸完了毒用力吐在了地上,泥巴地上也全是黑色的鲜血,做完了这一切后她立刻站了起身看向男人,“你的人来了我就放心了,不过我救了你你得报答我。”

    霍北然解毒后觉得舒服了很多,他径直坐了起身微微眯眼,这时的他有些阴冷和可怕,浑身上下也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你想要什么?”

    他的声音清冷带着一抹不容拒绝的气势。

    夜九歌想了想,目光看向他腰间的一串佛珠上,用力一拉把那佛珠抢在手中,顿时她鼻尖竟有一股佛香的味道。

    “就它了,日后我有难处你得帮我做一件事!”

    丢下这话她转身便要走,霍北然突然道,“你不知本王是谁日后如何寻本王?”

    夜九歌扭头笑眯眯的,一点都不担心这问题,“你既自称本王那我自然能寻你,这全天朝没几个王,告辞!”

    丢下这话夜九歌便快速离去,等她离去后那墨渊低垂着头,“主子,阴月的人已全被抓,请主子处置!”

    霍北然却是不急不躁,他的目光看向洞外,第一次对今夜的神秘女子产生了好奇。

    他猛然站了起身有君临天下的气势,冷冽的道:“墨渊,去查那姑娘是谁?”

    当夜九歌寻着记忆来到相府大门口之时,那守候在房门的几个侍卫见到她像见鬼了一样,“瞧,那不是傻小姐吗。她咋回来了?”

    “夫人吩咐不要她进屋,快拦住她。”

    夜九歌正欲上前,两个侍卫立刻拦住她故作不认识,“你什么人胆敢擅闯相府?”

    夜九歌瞥了两个侍卫一眼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欺负原主的狗东西吗?

    她一把扒了脸上面纱,“是本小姐,两个看门狗也敢拦本小姐的路,找死,给我滚开!”

    “这……”

    两个侍卫懵了,这相府的废材小姐是个傻子大家都知道,如今怎么正常了,不仅如此还挺凶的?

    “还不滚开?”

    这话刚落,那大门处突然跑出来了一个扎辫子的丫鬟,见到她就哭哭啼啼,“小姐你可回来了,你让紫儿找的好苦!”

    那丫头钻入夜九歌怀中哭的可伤心了,夜九歌一愣这才拍了拍丫鬟的背部,这是原主的贴身丫鬟叫紫儿,是对原主最好的人。

    “紫儿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

    紫儿一愣,似乎觉得她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眨巴着眼睛看着她,“小姐不傻了?”

    “傻丫头,你瞧我像傻子?”

    紫儿不停摇头,“不像,小姐你去哪了,全府的人都在寻您,相爷很生气,夫人和二小姐也急疯了,小姐,日后你看到萧公子可别乱跑了,这跑丢了怎么办?”

    听到这话夜九歌便明白了,明明原主是受害者被人给设计卖了,这下还坐实了花痴的罪名,没关系,她来了慢慢收拾。

    “先进屋。”

    正准备进去,紫儿看到来人就有些害怕,“小姐,张嬷嬷来了!”

    这话说着,张嬷嬷带着一个老女人拦住了她们,“哟,还说是谁呢,原来傻小姐回来了,来人,抓住她带回去好好教训!”

    夜九歌打量这老女人一眼,这张嬷嬷是继母的人,从前可没少欺负女主。

    来的正好。

    紫儿看到张嬷嬷要收拾小姐了忙想求饶,“张嬷嬷,小姐回来了您就放过她吧!”

    “放过她?哪有这么容易,这可是夫人的吩咐,这傻子不教训就没规矩乱闯祸,还楞着干啥,给我抓进去。”

    一个老女人挽起袖子正想抓夜九歌,突然那夜九歌身子一闪,啪啪啪……

    “哎呦!”

    那老女人瞬间被打在了地上而后哀嚎大喊着,“不好了,傻子打人了!”

    张嬷嬷一瞧这可不得了,“好你个废物你敢动手打人,看老娘不……”

    啪啪!

    夜九歌出手极快,还没看清楚那两巴掌打的张嬷嬷脸都肿了,张嬷嬷不可置信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子,那夜九歌一身污垢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只是……

    眼前的丑丫头还是丑丫头,那双眼睛却亮的惊人。

    张嬷嬷还以为她已经被二小姐卖了,没想到她回来还会教训人了?

    这到底咋回事?

    “夜九歌你好大胆子,给老娘等着,老娘这就叫人收拾你!”

    紫儿很是担心,“小姐怎么办,张嬷嬷一定会去叫夫人的,老爷上朝还没回来,我们躲一躲吧!”

    丫鬟想叫她躲躲,夜九歌却不动这原主从小胆子小,明明是嫡女却被继母和继妹欺辱,相府上下也都是势利眼,看她是傻子欺负她,甚至连这看门的都不把她这大小姐放在眼中。紫儿想拉住她走后门进去,从前小姐跑出去都走后门,怎么这次走前门了?

    夜九歌一把拉住了她,“不必,本小姐今日就从大门走定了,我看谁敢拦我?”

    她眼神犀利,浑身散发着一种凛冽的气势,这让侍卫都不敢上前,废材不疯了怎么这么可怕。

    很快,大门内走出来了一个女子,那张嬷嬷竟把相府二小姐夜锦瑟给叫来了。

    夜九歌站在那里迎风而立,打量着这个夜锦瑟。

    夜锦瑟,相府二小姐,十五岁左右,长得小家碧玉,明面上对原主好其实是一朵超级白莲花。请下载app爱阅app最新内容

    张嬷嬷开始告状,“二小姐瞧这傻子,她乱跑回来老奴想教她规矩,她不听还打老奴,你瞧老奴脸肿的?”

    夜锦瑟没把张嬷嬷的话听进去,她惊诧于这傻子竟回来了,手中的丝帕捏的变了形,在心里暗骂了老鸨千万遍,可就算如此她很快就挤出一丝笑意,“姐姐你可回来了,你吓死妹妹了,你说你乱跑什么害得相府人都去寻你,你要乖乖的别给人找事儿才是。”

    那夜锦瑟皮笑肉不笑的让人厌烦,她看起来文文弱弱可眼中满是凶光。

    夜九歌没吭声等待着这丫头继续表演,那张嬷嬷见此有些担心,“二小姐,您不能偏袒傻子。”

    夜锦瑟故作护短,“闭嘴,母亲吩咐姐姐回来就好,和一个傻子计较什么,来人,把她带回去!”

    见侍卫要来抓自己,夜九歌这才开口了,“不必了,我有腿能走无需人带。”

    轰!

    这话让夜锦瑟瞬间惊愕不少,像见鬼的看着她,傻子什么时候正常了?

    夜九歌见她不吭声忙走到夜锦瑟身边,鄙夷看她一眼,“我有话和你说。”

    夜锦瑟故作冷静,“姐姐你不傻了?”

    夜九歌讥笑一声,笑容让人不寒而栗,“我很好,给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