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甩后她和财阀大佬隐婚了 > 第319章:不是男人

第319章:不是男人

    明易询不知道为什么于浅浅的家里会有这种味道,以为是他们夫妻间的情趣,忍不住皱了皱眉,就准备去找灯的开关.

    这个时候,一双臂膀忽然缠绕住了他.

    “是谁?”他问道,发出来的声音有些闷闷的,都不太像他自己的声音了。

    对方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抱着他的腰,吻上他的唇。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燃烧起来,浓郁的香气散播开来,让他每一根神经都颤抖着,他的神智在一瞬间不再清醒。

    他娴熟的回吻着对方,很软,很柔,很香。

    对方似乎很熟这个家的布置,直接把他引入到沙发上,躺在他的身下。

    在她的诱导下,在香味的迷惑下,他掀起她的睡裙,长驱直入。

    生涩!紧至!阻碍!

    ……

    经过一番痴缠后,他很累很累,就趴在她的身上睡着了。

    于浅浅在医院里等明易询,等了很久还不见他回来,打他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她只好继续给君玿城打电话。

    这一次接通了。

    于浅浅问道:“老公,我的胃病又犯了,明易询送我来的医院,我打不通你的电话,让明易询去我们家帮我取几件衣服回来,你在家里见到他了吗?”

    “我现在还在公司没在家,你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赶过来。”君玿城着急的回应道。

    于浅浅怕他多心,就连忙给他解释说:“我和明易询见面,是有原因的,等你来医院我再告诉你。”

    “傻丫头,我怎么会计较这个,你从身体到心灵到灵魂都是我的,我懂。”君玿城说着,就把电话挂掉。

    半个小时后,他来到医院,来不及赶回家,就特意开到凌晨的名店给于浅浅买了一套柔软的睡袍,特意让店里进行消毒处理后,才带过来。

    到了病房,他皱了皱眉,这里的条件确实不太好。

    他把衣服拿给于浅浅换上,这才坐到她的身边,捂着她的小腹问道:“还疼吗?”

    “不疼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无奈的苦笑着。

    她想了想,就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和君玿城说了一遍,说出了君楚楚的不妥当。

    君玿城想起那个晚上,差点与君楚楚……的事情,握着她的手说:“我也已经派人去查了,大概明天上午伟奇就可以告诉我结果。”

    “我印象中她是个好女孩。”于浅浅无可奈何的说道。

    “别想这么多了,早点睡,明天早上我陪你回去。”君玿城摸着她的小脸,俊逸清雅的脸上露出笑意。

    “你今天晚上要留下来吗?你睡哪儿?”于浅浅的脸红扑扑的。

    “我让医院再帮我搬一张床进来,放心吧,我不会骚扰你和宝宝的。”君玿城见到她有些紧张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于浅浅看着他,也觉得好抱歉,不知不觉已经五个月了。

    她和君玿城已经有五个月没有做那种事,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绝对是一种折磨。

    床搬进来,君玿城在她边上躺下,两个人互相对望着,目光温馨,不知不觉就进入到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于浅浅睁开眼睛的时候,君玿城已经把粥买来了。

    他们吃过饭,办完出院手续,君玿城就送于浅浅回家。

    回到家,打开门,空气里有一股浓浓的香味传了过来,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君玿城闻了一下,已经猜到是什么东西,他扶着于浅浅说:”你等一下,我去开窗帘.”

    把遮光窗帘打开,房间里顿时就敞亮起来,他又把窗户全部打开通风。

    于浅浅准备去沙发上坐一下,一抬头,看到沙发上两个人紧紧的交缠在一起。

    男的是背对着她的,看不清楚脸,女的是君楚楚。

    她不禁“啊“了一声,君玿城转过脸来,也看到这一幕。

    沙发上的两个人被她的一声尖叫给吵醒了,君楚楚看到眼前的君玿城,又看到自己身上趴着一个男人,不禁被吓傻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

    在她身上,昨夜与她缠绵一夜的不是别人,是明易询。完整内容

    这时候,他也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发现身下很软,看到居然是个女人,被吓得马上整理好衣服坐起来。

    他看着面前的于浅浅和君玿城,良久才缓缓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于浅浅不由自主的冷笑,她只是托付他回来取个衣服而已,没想到居然取到君楚楚的身上去了。

    果然是个靠不住的男人。

    她冷笑道:“我不是应该问你是怎么回事吗?明易询,你还是不是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君楚楚本来穿好衣服后,一直在那里发呆的,听到于浅浅这句话,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用双手捂着脸说:“对,二哥哥,二嫂,你们一定要帮我出头,这个男人他跑到我们家里来,然后他强,奸我。”

    于浅浅看到她瑟瑟发抖,眼泪直流,心里觉得很痛,毕竟钥匙是她给明易询的。

    明易询和君楚楚的这件事,她要负上很大的责任。

    她指着明易询,发作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看来我真是看错你了,楚楚已经很可怜了,为什么你还要欺负她。”

    明易询整个人都是懵的,但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差,发生了这种事,尤其是还是被他最爱的女人撞个正着,他觉得非常的痛心。

    他努力让自己的思绪清晰起来,试图跟于浅浅解释说:“其实不是这样的,昨天你让我帮你回来取衣服,我当时打开门,看到房间里面一片漆黑,然后我准备去开灯,可是没想到……”

    他话音未落,已经被君楚楚打断了,看得出来她现在的情绪特别激动,而且哭成那样怎么样看不是故意假装的。

    她说道:“你还敢说昨天的事情!我恨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恨你!”

    她在那里又哭又闹的,于浅浅越发的觉得胸口闷闷的,她冷着脸对明易询说:“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做错了事情还不肯承认!我很看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