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书:成为炮灰女配后她被娇养了 > 第一百七十七章:执念

第一百七十七章:执念

    秋楚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虽然二郎不是在她跟前长大,但有什么事梅十娘都会写信告知她,她又是二郎的亲娘,怎能不知他心中之事。

    他和皎皎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能生出这样的情愫他们这些长辈完全不意外。

    只是他和皎皎终究是有缘无分。

    “还好二哥打不过大哥。”萧青泽啃着果子道。

    他二爹真的是有先见之明,知道让大哥看着二哥,不然二哥一跑,倒霉的又是他。

    但今日的萧玄安是发了狠了,即便知道自己打不过在战场上长大的大哥,还是和他干了起来,和他打了几十个来回还是不甘心。

    秋楚看着自己两个儿子打成这样,手紧紧的捏着帕子,眼中含着热泪。

    萧青泽看着二哥被大哥揍成那个模样,瘸着腿便要往外跑,“我去找二爹!”

    秋楚一把将他拉住,“让他们打!二郎总是要死心的!”

    萧青泽只得又坐了回去。

    “够了!”萧长风一拳将萧玄安打趴在地,将他反手摁在地上,“二郎你怎么这么执拗?早就和你说过了,皎皎不会是你的!”

    萧玄安被按在地上眼眸通红的看着前方,他低吼着想要继续起身,如同一头受伤发狠的凶兽。

    萧长风摁着他警告道:“你最好别起来,别让我继续揍你!”

    萧玄安手用力往地上一撑,一个翻身将萧长风一脚踢开,起身便想往外跑,萧长风也被这个执拗的像头牛的弟弟弄的有些恼了,拿过墙角的一根长长的竹子,重重的打在他腿上。

    萧玄安被打的跪在地上,又咬着牙站起。

    萧长风又是给他一棍。

    “大哥,你别打了!”萧青泽都看不下去了,二爹对自己的这个亲儿子下不去手打,便让大哥来打,这两父子真是一个比一个狠。

    萧长风把竹子一扔,对着言昱道:“拿我的银枪来!”

    萧青泽“靠!”了一声,对萧玄安道:“二哥你就别倔了!”

    言昱将萧长风的长枪拿来扔给他,萧长风接过他那沉重的银枪,对着从地上爬起来的萧玄安的腿挥下。

    萧玄安伸手接住萧长风的银枪,半跪在地抬着头看向他,声音颤抖道:“大哥,你就让我去见月儿一面,我就是想见见她。”

    萧长风:“你见的够多了,想要见,等她成亲后再说!”

    萧长风看着自己弟弟那红着眼睛倔强的模样,叹了一口气,“二郎,莫要再倔了,我不想把你的腿打断。”

    秋楚再也坐不住,起身走到萧玄安面前,抚摸着他脸上的伤道:“二郎,好孩子,及时收手,你见的越多日后便越忘不掉,等.....等过些时日便好了,时间一长,便什么都能忘掉了。”

    萧玄安看着自己的母亲,终是再也强硬不下去,抱着母亲的腰嚎啕大哭,“母亲,我忘不掉,我怎么能忘的了!”

    “月儿是这世间最好的姑娘,我怎么忘的了啊.......”

    那样好的月儿,是他从小就藏在心尖的人,是他想要一辈子都在一起的人。

    秋楚看着哭的像个孩子的小儿子,心都要被他哭碎了。

    “二郎,若是皎皎也心悦与你,我们一定不会阻拦,但你们就是没有这个缘分,感情是强求不来的......”

    他怎么不明白呢?

    就是他心里太清楚了,清楚的明白小月儿的心,才将心中的感情永远的埋在心底,连一个字都不敢和她诉说。

    年少的情感最是炙热深刻,年少的人也是满腔热血,有着奋不顾身的勇气。

    但萧玄安所有的勇气都和他的情感一样深深的压在心底,如今终于爆发。

    在此刻,他后悔的一颗心都在剧烈抽痛着,如果能早些将心中的爱恋说出口,会不会就有所不同,如果他自私一点,无论成与不成,至少也能从月儿的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而不是像如今这般,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京城,庆安王府。

    “皎皎,我同你说,这庆太妃此次办宴会,是让那赤桑公主元琅认识一下京城贵胄......”

    温皎皎跟着阿娘和大舅母来庆安王府的一路上,她们一直在和她说着这个赤桑公主。

    在温妙然嫁到庆安王府的第二日,赤桑公主元琅就到了京城,元琅和庆安王属于两国之间的联姻,赤桑这些时日虽然在北渊小动作不断,但赤桑的国主还是想要和北渊求和建交。

    赤桑如今也是内乱不断,想要搞乱北渊和赤桑的关系的是另一派系的人,现在也是让赤桑国主头疼不已,只能先把公主嫁过来稳一稳北渊的心,若是真要打,赤桑一个小国根本扛不住。

    而赤桑正是庆安王管辖的地域,要嫁公主也是嫁给他。

    温皎皎这几日手脚消了肿,身体比往日也好了些,再过个两日她就要和阙梧成亲了,有许多繁琐的礼节和事要做,阿娘便带着她一块出来散散心。

    这庆太妃之前在宫宴上时见过几回,是一个气质贤淑,有着几分傲气的中年妇人。

    那赤桑公主她倒还不曾见过,在第一世时赤桑公主也是以王妃的身份嫁入庆安王府,而她那二姐姐还并未嫁给庆安王。

    庆太妃在一宽阔庭院中摆了宴席,温皎皎跟着阿娘和大舅母来的还算早,宴席还并未开始,只是各世家贵胄在一块玩乐说笑。

    温皎皎她们一来,就有相熟的世家妇人上来和阿娘她们说话。

    温皎皎在这样的场合向来是凑不上的,庭院旁还种了一些花,听闻温皎皎要来,那庆太妃叫人把摆放好的花盆都搬走了,只剩一些种在墙角的没办法挪动。

    “皎皎妹妹!”

    温皎皎刚在廊下的一张桌子前坐下,就看到齐瑶在前面向她招手。

    温皎皎笑着对她举起手挥了挥,“阿瑶姐姐!”

    齐瑶脱离自己母亲拉着她的手,坐到温皎皎身边来,抱了抱她道:“皎皎,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温皎皎:“这几日我一直待在院中,阿娘想让我出来透透气。”

    齐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灌下,挑着眉撞了撞温皎皎:“过两日你就要成亲了,听我阿娘说,到时候你的排场可大了,有皇后娘娘亲自给你送亲,定是十里红妆。”

    温皎皎笑了下,撑着脑袋道:“我可不知道,都是阿娘他们替我打理。”

    二人正说着话,苏意怜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坐到她们身边来,那整日和她形影不离的苏意锦今日倒没有和她在一块。

    这种宴会来的都是世家的嫡亲,妾和庶女是不能来的,且这庆太妃最重嫡庶尊卑,也不会让妾上场。

    温皎皎和齐瑶她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那庆太妃就带着赤桑公主元琅过来了,而温妙然则跟在她们身后。

    多日不见,温妙然似憔悴了许多,她还是如往日般清丽似雪,但眉眼间多了几分愁绪,眼神也比过去暗淡些许。

    她如愿的嫁给了庆安王,但或许是没能当成王妃,才一脸郁郁。

    但即便是这般,在这种场合必须要挺直脊背,脸上挂上笑。

    温皎皎只看了她两眼便把目光放在站在庆太妃边上的赤桑公主身上。

    只一眼,温皎皎便不由惊叹,真是一个大气美丽的女子。

    元琅并不似北渊女子那般秀美精致,她身形修长纤细,五官十分大气,笑起来有着亲切的喜感,眉眼间有着一股野性,一看便是大漠中自由的姑娘。

    即便她不懂北渊的礼节,还是十分有礼貌对着那些贵胄们点头问候。

    温皎皎心道难怪庆太妃那般挑剔的人会喜欢元琅,她看着活泼而肆意,但又带着一股踏实感,她性子真诚,不会阿谀奉承她,言行举止自然的像她的女儿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