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泰民安 > 第六十六章 张芳遭婉拒 春明急提亲

第六十六章 张芳遭婉拒 春明急提亲

    杨四丫的样子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她摇动这余振生的胳膊没头没脑焦急的问着。

    “你家搬家了,你哥没跟你说吗?”王裁缝问道。

    “我,我有个把月没见到我三哥了.....王掌柜他们搬到哪里去了?”杨四丫终于松开拉着余振生的手,目标似乎转到了王裁缝身上,看着她那带着淤青的脸和略微癫狂的神情,王裁缝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

    “河边,对岸,过了河朝东走,我就知道那么多具体你问振生,他知道!”

    杨四丫没问余振生,而是慢慢蹲下来,抱起头呜呜的哭了起来,她呜咽着:“他们怎么也不告诉我就搬了,家里人也不要我了吗?”

    余振生想起上一次看到她这么哭是在药王寺,而那次张家大奶奶心一软就借给了他家三十块,心里倒是叹口气这四丫这是又遇到什么难事了。

    “四丫姐,你不用哭的,我听说,你娘新租的房子比这里大多了,是不是振生哥!”张芳平也是看不得人哭,尽管她平时也有着大小姐脾气,惹急了连四丫娘都敢揍,可毕竟还是心底善良。她掏出自己的手帕塞到四丫捂着脸的手里。

    “是,小五说还有一间留着给你回家住的。”

    杨四丫将信将疑的抬起头看着余振生,余振生觉得她这个样子卑微及了,他只能这样俯视她像个毫无怜悯心的强者俯视着一个弱者。于是余振生也向后退了半步,和余六河站到并排才说道:“你可以去群青化工铺子去找贾丰,你家现在租的是贾丰的房子,租金也不比这里贵,有三间房圈了个篱笆院子,地方宽敞了许多。”

    “真的?”杨四丫擦了擦眼泪轻声问着,又看着每一个人脸上的神色,她这才注意到,在余振生一旁有个陌生人但却又和余振生有几分相像,

    “当然真的,搬家的事都是小五跑前跑后办好的,要说你娘真是没白疼你家小五,小小年纪能操持这么多事呢。“王裁缝在一旁说道。

    杨四丫这才露出笑容也才站起身:“那多谢王掌柜了。”说完她朝余振生走了两步,略带羞涩的神情:“振生哥,我这样子是在没办法上街了,能不能麻烦你跟你说的那个贾大哥说一声,带我去趟我家那里?”

    “这个....”余振生有些问难,本来让贾丰带个路没问题,可这两天不论是张记还是群青化工,出了铺子的生意要忙还要忙着明天张群青结婚的大事,整个张记就三个闲人,一个张芳一个张蕊在有就是自己这个还打着绷带的伤病号。

    他看了看余六河,却见余六河说道:“振生,这边的事就这么定了,回头你跟王掌柜把事情办好。正好我也要走了,不如就开车送这个姑娘过去,你告诉我在哪里就可以了。”

    “要走了?不是答应好在我家一起过中秋的吗?”这下轮到张芳着急,她满脸的不悦。

    “不麻烦六叔了,还是我带她去吧!”余振生想了想,想是这次是六叔心软了,他现在也是觉得杨四丫可怜,之前也听说了她搬了出去,住进了小洋楼,可看她脸上的伤和拿着的包以及这失魂落魄的伤心样子,怕是和那边的人起了争执。

    如今街坊邻居背后对杨家的议论余振生也是有所耳闻,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杨四丫被人包养的事早就传遍了街头巷尾。还有就是四丫娘去倒是觉得女儿找了有钱人家,哪怕是做了偏房纳了妾,也算是有钱人了,自此走街上也是穿了四丫给做的新衣昂首挺胸的。

    余振生对这件事没有别人那么兴高采烈的议论,别人说他也没什么可表态,崔卫有次还拿这个说事儿,调侃起那天早上的凤求凰。余振生只是笑笑:“别人的事与我何干!”

    他是真拿杨四丫的事当别人的事,可现在又心里也有些对她的同情。这种同情大抵出自一个庶出的家庭孩子骨子里的同病相怜,如果四叔不是庶出,家境就不会这么窘迫,如果五叔不是庶出,那就不会又离家出走的遭遇,也就不会有今天隔河的那座坟。

    杨四丫说着:“那就麻烦振生哥了。”

    余振生便和王裁缝约定好去办过户和请居间人的事,那边余六河耐心的婉拒着张芳的邀请。杨四丫则是好奇的看看余振生这边,又听听张芳那边。

    “真不给面子!”不知道那边说道哪里,张芳生气的转身就走。

    “芳小姐,您的帕子!”杨四丫扬起张芳刚刚掖给她的手帕。

    张芳正在气头上,便头也回没好气的说道:“我不要了,送你了!”

    杨四丫一愣便自嘲的冷笑了一下,好像想到什么凄然的低声说道:“可是,我用的了,人家自然不会要了。”

    余振生带着杨四丫去了她的新家,余六河则跟着王裁缝同路朝回走,他的车子还停在张记门外的大街上。才走近些就看张春明正站在车边,朝余六河来的方向张望,远远看到他就迎了过来:“余长官,我听我家小女说你要离开天津了?”

    “呵呵,正是,以后振生还要张兄多多照顾!”余六河客气的说道。

    “余长官,我有个不情之请,今天中秋请你在我府上过,我还有事想和你商量。”

    余六河还想推辞,又觉得人家也是有诚意,张春明见他犹豫就紧跟着说了句:“您是振生的六叔,我想和您商量商量振生的大事。”

    余六河也觉得如果在推诿下去,未免让人觉得自己太过傲慢,他也正想听听张春明要和自己说什么关于余振生的事,便略一思索答应了张春明。

    两人进了张记的,在堂屋落了座,张春明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瞒余长官,我是看好振生这个孩子,按说我家张芳也是不愁嫁的,可是眼下世道不太平,尤其我家芳儿现在的年纪就这样桀骜,只怕再读了高中,或是上了大学怕是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上了。不过,作为父亲我知道,张芳是孝顺孩子,不会不听我的。我想趁着还能管他们的事,给她把亲事定下来。”

    余六河没想到是这样的事,他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怎么,余长官的意思是不看好这件事?”张春明被余六河笑的有些糊涂,他疑惑的问道。

    余六河摆摆手:“张兄说的的确是件好事,你对他这么器重,我这个当六叔的也替振生高兴。只不过这事我可做不了主,一来这是父母之命怎么说也得问过我二哥,二来恐怕您不了解振生这孩子,别看他平时不言不语,这蔫主意可是正的很,这事我倒还真想听听他怎么说。”

    “您说的是在理,可您是他亲叔,我倒是想尽快把这事定下来。”

    余六河有些好奇,按说十六七岁定亲也不是什么个例,在老家有的十三四就定了亲,更别说什么娃娃亲了。但现在是民国了,很多新潮思想都推崇婚姻自由。张记不像是老古板的做派,怎么在女儿的婚事上这么着急。

    更让他有奇怪的是,明明张记现在是大喜之际,张春明的神色竟透着淡淡的焦虑。

    余六河倒是一点都没看错,眼下张春明还真有件让他心神不宁格外焦虑的事,更是一件不能对外人道的事。他听王纯说,王纯的侄子看上了张芳,正央求王纯从中周旋。

    “我的女儿绝不嫁日本人!”听到王纯说这事张春明就暴跳如雷。

    王纯却有些委屈,她是那么的在乎张春明,但自己的身份也是日本人。她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怪张春明,如果自己的侄子没有那天的荒唐事,说不定自己还能为他说点好话。但现在,张春明已经抗拒他是日本这件事,更是个品行不端的日本人,这就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了。

    她只好带着歉意委婉的安慰着:“春明,你先不用着急,这只是孩子们的事。我只是担心我叔叔会插手这个事......”

    “谁插手也不行,王纯,你也给我搞清楚。我是对你负责才会跟你在一起,我们之间与你父亲和你的叔叔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是我的女儿,绝对不可以嫁给日本人!”

    张春明说完就砰的一摔门离开了芙蓉街王纯住的那所房子,王纯被那砰的一声惊得一闭眼,然后缓缓的在桌边坐了下来,她心里很清楚,张芳本来就容不下自己。自己进不了张记,那就没有名分。她在乎名分吗?可以从开始到现在就没在乎过。甚至她觉得像现在这样也挺好,但她那天看到张春明夫妇带着张蕊看张芳的演出,心里又有着不尽酸楚和失落。她多想和张春明像一家人一样,而现在什么都不是。

    堂屋里的张春明沉默中轻轻叹口气,他知道这件事不能对严彩蛾提,女人除了担心做不了什么有益处的决定。他更知道不能对张芳说,自己女儿的性格是刚烈的。更何况这件事只是王纯对自己说了一点点是曹田小雅的想法,但仅仅这点想法就足以让张春明心惊。

    尽管现在天津的治安还算不错,尽管洋人都有各自划归的租界,但洋人的烧杀抢掠的劣迹像是贴在人们疤痕上的一张薄纸,只需一阵风就能吹开看到伤痕。尤其这几年日本人占领了东三省,那边逃难过来的人更是把日本人罪恶看的清清楚楚。

    被日本人惦记上就绝对不是好事,哪怕只是个羽翼未丰的曹田小雅,或者不能这么说,毕竟这个曹田小雅是特派的翻译官,他的父亲就是个中国通,他更是个披着人皮的狼崽子。

    想来想去,张春明决定给张芳定亲,哪怕让女儿早早的成亲,也要断了曹田家的念头。这么想着他就想到余振生,又听张芳说自己请不动余六河,便不顾身份的亲自站在街上等着余六河。

    可是这些事,他又不能对余六河言明。不说透是自己看中余振生,说透了就是求着人家娶自己的女儿,这里的意思可就变了味。所以,他等着余六河能够给自己一个答复。听到余六河并没有直接决绝,他到稍稍放了点心,又跟着说道:“我也是才听说余长官就要道HEN省上任,想着若是您走之前能商定此事才好,所以今日才冒昧的提出我的想法。”

    余六河沉思了一下,对于振生来说这的确是件好事,五哥不在了自己本以为留在天津,现在时局变化不得已又要离开。自己在的时候,像彭晋武这样的人都会另眼看待余振生,自己一走那振生就没了依靠。人心这东西难测,人又是都是趋炎附势的,要是真能做了张春明的女婿振生也算是在天津扎根了。

    “张兄,您的美意我替我二哥谢谢您。这件事我倒觉得也是件好事,我这次去河南之所以走的急,就是想绕路回趟山西,不如我把您的想法带去,听听我二哥的意见。不过您放心,据我所知振生尚未定亲。”

    张春明听了脸上就露出笑容:“这感情好。”

    “不过,这个媒人我是做不了,我这一去什么时候回来就不知道,恐怕耽误了孩子们的大事。我觉得倒是有个人合适.....”

    “你说我姐夫雷霆?”张春明眼睛一亮,心里懊悔怎么把这么层关系忘了,雷霆前几天才离开天津,说不定今天都已经回到汾阳过中秋节了,要是那时候让雷霆做这个媒人,恐怕现在都能接到报喜的电话了。

    “不,我是说雷正!雷家出了那么大的事,雷霆在丧期是没办法做媒人的,您这事说的好像很着急,既然这样就请雷正出面才好,而且雷正私下里和我二哥交情也是要好的。”

    “正是,正是,真是太好了!”张春明憋了好几天的事,好像一片乌云一直笼罩在心头,现在有了解决的办法就仿佛乌云被阳光撕裂开一条缝隙,有阳光招进来心里有了希望:“我这就给雷家发电报。振生他六叔,你稍坐片刻,说好了不许走,晚上一定要留下来!”

    他这么说着仿佛又不放心一样,要出去发电报又折身回来走到内院的门前冲里面说着:“彩蛾,振生他六叔今天也留下,我要出去办点事,你陪他六叔说说话,别干冷了客人。”

    这心里一高兴,人的精气神提起来,就连称呼也直接从余长官变成了振生他六叔。

    余六河听着便笑了笑,抬头看看时钟又在想:“振生去了半天,也该回来了吧。”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芸渔歌的国泰民安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