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缘修道半缘云 > 第九章 未说完的话

第九章 未说完的话

    一行人回到了朋来客栈,她们安置好了那名仍在昏睡女子,接着去了荒山附近的村子,打探一下荒山上木屋的事。

    刚进入村子,就听到了某处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常子银三人修道多年,五感早已超脱凡人,又怎会听不到。

    走近看见,一个老头正靠在篱笆旁,色眯眯地看着田中劳作的妇人们,唱着得意之作,满脸淫笑。

    “男人致死是少年,女人迟暮亦红颜。遇到富婆把握住,连夜搬进大别墅~”

    老头还陶醉的自己的诗歌中,一转头,才发现自己后面不知道何时已经站了三个人。

    这一瞬间,空气变得安静,老头顿时笑容消失,僵在原地.....

    ......

    此处无声胜有声。

    “这小老头还挺骚的。”云霄留下了这一句话,三人就转身走了。

    老头的人生大事泄露了,怎会就直接放他们走,只见老头连忙追上去,一把抱住云霄开始诉苦:“我眼睛都看不清了,腿脚也不好使,年老体衰,晚上在被窝中还会被疼醒,只是想找一个支持我的女子陪我度过这艰难的慢慢岁月啊,算我这个可怜的老人家求你们,能不能把今天看到忘记。”

    老头抬头,看见三人鄙夷的目光,知道没戏了,竟然哭了起来“你们要是说出去了我还怎么在村子里混下去啊,你们是生面孔,肯定是来村子里办事的吧,有什么事问我..我来给你们解决。”

    看老头态度真诚,常子银便开口问了荒山上那座废弃屋子。

    听到废弃屋子,老头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常子银看老头迟迟不讲,说:“我们走!”

    “哎,哎,别走啊,我讲我讲。”

    “这废弃屋子的主人啊,和我多少...有一些渊源,那是许久之前的事了吧....”

    “当时我犯了事,被人一路追杀,躲在这荒山上,身负重伤,就在我生死垂危之际就是这个屋子的主人救了我,与他相处得知他正在考科举,他说考上后要娶他的青梅竹马,在红豆林中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于是他又在这片屋子前撒下满地红豆,日日夜夜浇水施肥。”

    “没多久我伤势恢复,就离开了,后来我在外闯荡,无意中得知他被关进了大牢,之后也没有了音讯。直到我隐退后又来到了这个村子,山上红豆树已经长了出来,但是屋子荒废,没有人居住,打听了许久才知道后来他回到村子,但是没多久就死了。”说完,老头仰天长叹“造化弄人啊..”

    听老头讲完后,常子银更加确定这荒山上的鬼与这死去的男子脱不了干系,或者说,这只鬼就是死去的男子。

    “一般来说人死后是要转世投胎,魂魄亦然是要回归上天的,但若是心事未了,对今生今世还存有很强的怨恨,这样的魂魄就最容易产生邪念,化为厉鬼留在人间,相反,若是了结心中的结....”云霄把玩着装酒的葫芦还没说完,常子银突然灵光乍现。

    “他因情而所死,心结则是情结,若他能了结挂念,自然就解脱了。”

    众人都点点头表示赞同。

    那么...最后只要知道何物能了结他的心愿...

    “到底是什么呢.....”常子银仔细回想到现在看到的一切

    突然她脱口而出两个字:

    红豆!

    常子银立马脑中出现了诸多猜想需要被证实,若顺利,一切都可以在今晚被解开了。

    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常子银向老头借了一颗红豆后,就告辞回到荒山。

    这一路上很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当他们到达红豆林时,夜幕已然降临。

    环顾了一圈没有见到鬼的踪影,常子银决定再去屋内的画卷上试试。

    打开房门,依然是一股厚重的霉味,与白天屋内不同,墙壁上消失的四幅画又出现在了那里。

    “这次不会又把我给吸进去吧...”常子银这样想着伸出手指触碰。

    果不其然,她又失去了意识.....

    ....

    再次恢复意识,她开口询问道自己从触碰到画开始到现在过了多久。

    小白平静地说:“几秒钟。”

    常子银还以为跟画中一样已经有几个时辰,没想到只有短短几秒。

    就在这时,鬼出现了,出现在木屋门外。

    果然啊,这四幅画就像是一个机关,机关开启后鬼才会出现。

    就在这时小白已经和鬼搏斗起来,云霄也没闲着,躲避攻击时同时观察着四周。

    常子银看了一眼红豆树林,想到现在正可以验证一下我的猜想,只见常子银大喊一声:“你们躲进红豆树林去,在那里鬼应该不会攻击你们。”

    听到常子银一说,两人算是明白了自己就是小白鼠,但是仍然丝毫没有犹豫,奔向红豆树树林。

    只是这鬼就紧紧跟在小白的后面,眼看鬼就要抓到他,可接下来出现了神奇的一幕,仿佛这红豆林出现了一抹无形的障壁,把小白和鬼隔开,鬼被挡在了外面。

    常子银内心闪过一丝喜悦,自己果然猜想得没错,她早发现红豆林对鬼有特别的作用,阴风刮得再大红豆林都不会受到影响,到了白天鬼消失了但红豆林却没有消失。

    丢失了两个目标,鬼立刻调准矛头向常子银袭来。

    有命一切都好办,常子银深知这个道理,看见鬼朝她袭来,常子银脑袋里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快跑!”

    常子银虽实力一般,但是逃命本事还是一绝,只见她一个身法闪过鬼,然后几个键步就冲到红豆树林里。

    鬼这时无人可抓,站在红豆树林与三人对目相望。

    常子银调皮地说:“别说,这小样长得还有点清秀。”

    鬼:“?”若鬼会说话,此时应该已经化为电报员开始报电报了。

    云霄和小白尽管知道常子银是在开玩笑,但是即便如此还是不由得一阵恶心。

    现在可以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计划了,常子银从口袋里摸出一粒红豆,用力朝着鬼扔去,喊道:

    “去吧,红小豆!”

    红豆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很顺利砸到鬼的额头,然后...然后就直接落到了地上。

    几秒过去了,鬼依旧站着没有反应。

    如果红豆是鬼看得珍而又重之物,那么此时鬼心结该解开了啊。

    正当常子银感到疑惑之时,这只鬼长啸一声,捡起了这粒红豆,走向屋内的四幅画,只见鬼触碰后,身体直接被画卷吸了进去。

    这下,不止常子银,小白云霄也搞不懂这个鬼是在搞什么了。

    但他们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跟着鬼一同进入了画卷内。

    进入画卷后,出现的不再是落雪的庭院,而是那血染满地、尸横遍野的道路上。

    此时,鬼就在花轿的不远处,只见他每走一步,他身躯就会缩小:每走一步,乌黑发紫的皮肤竟恢复血色....他走到新娘的身旁,站着的不再是渗人的鬼,而是变回了曾经,女子记忆中的模样。

    那颗红豆也许确实解开了鬼的心结,常子银看到这一幕明白了。

    红豆从女子手心滚落,落到地上,落在心间。

    他坐在地上抱着女子,女子正用最后的力气低低地说着什么。但这回,他听清了。

    “你还...记得...约定...我从来..没有恨过你...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

    这一次,女子没有哭,正因为心爱之人的怀中,她笑了,笑得灿烂。

    风从远处吹过,只不过,是温柔的风。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舍不得放开,因为他知道,这一放,便是永远。

    声音越来越小,两人的身影逐渐模糊,“我寻找从黑夜到白昼的路,因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因为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相遇。”

    .....

    光芒闪耀,三人恢复了意识,随着鬼的消失,这四幅画也化为了灰烬。

    这片红豆树林,原本空空的枝头上,也迅速坠满了沉甸甸的红豆,红得胜火,红得如日。

    在红豆林的中央,似乎有一对男女,女子挽着男子的手,说着一生叙不尽的情话。

    “这下..才结果了啊...”常子银说。

    回客栈的路上,云霄对酒当歌:

    “寂寂夜空,

    袅袅清啼。

    玲珑骰子安红豆,

    翡翠玉泪旧时殇。

    入骨相思知不知,

    含泪涅槃满眼欢。”

    也许有意义的人等再久都不算久,毕竟爱只会在没见面的日子里更加浓烈。

    常子银在月光下伸了伸懒腰嘟囔道:“好好休息一晚,明天该接着赶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