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易世坊 > 第七章 反常的李老板

第七章 反常的李老板

    “今天是为了庆祝喜事,别说的这么悲壮,苦日子都过到头了,现在等着你们父女俩的就是好日子了!”李曦筠也端起酒杯,陪了二人一杯。

    “曦筠说的对,你呀,就是苦日子过惯了,现在突然碰上好日子,不知所措了。”王亮接着说道。

    “说实话,我现在还跟做梦一样。”刘厢说着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当年她妈妈查出这个病没多久就走了,小诺这眼看着都住了一个多月的院了,也没有什么好转。这冷不丁的就好了,虽说心里欢喜,但是还是有点惶恐,总怕好运之后跟着的会是些不好的事情。”

    “人生嘛,不就是这样,充满不确定性,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说起来小诺的这个事情,身体康复的也挺意外的。虽说祸福相依,但是你都苦了这么多年了,兴许是老天开眼,看你这么多年又当爹又当妈的照顾小诺,也动了恻隐之心,大发慈悲呢。”李曦筠宽慰起刘厢来。

    女孩子的话毕竟还是感性一些,听了她的话,刘厢像是又重燃了希望,连连点头。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吃的正欢,那边李黎也忙完了,走到三人桌前,拿起酒杯,取了个新杯子就给自己倒了一杯。

    “来的晚了,想着今天你们来是庆祝大喜事,就按着你们平常老点的菜又加了几个很菜,吃着怎么样?”李黎端起自己的酒杯跟三人依次碰了下,随后一饮而尽。

    “万分感谢啦!李老板,这么多年看着我愁眉苦脸的也是叨扰你啦,给你添麻烦了。”刘厢也将刚刚碰过杯的杯中酒喝完。

    “客气了,来的都是客,何况你们还常来照顾我们的生意。”李黎也客套起来。

    “哎呀,都认识这么多年的老相识了,就没必要这么客气了吧?来,李老板,咱们再碰一个!”好不容易得一个吃白食的机会,王亮自然是要好好的感谢感谢老板的好意。

    “你呀,我看你分明就是馋酒了!”李曦筠笑着嗔道。

    “难得今天开心,能喝多少喝多少,咱们不醉不归!”李黎并不在意王亮的那点小九九。三个人毕竟也算是老主顾了,王亮这小子贪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是身边熟人几乎人尽皆知的秘密。

    “李黎,你这心意我们心领了,原本这顿饭就是你请的,怎么还好意思让你破费请我们喝酒呢。”刘厢心里自是知道王亮这个酒蒙子肯定会找李黎要酒喝。原本要酒这事倒也无伤大雅,但今天本就是李黎请客,再找他要酒,多少有些失态。

    “没事没事,都这么多年交情了,你们也没必要跟我这瞎客气。”说着李黎又自顾自的干了一杯酒。

    见铺垫的差不多了,刘厢拿起酒瓶,给李黎满上,然后给了李曦筠和王亮一个眼色。

    原本要酒这事就是为了做铺垫,王亮点点头,示意刘厢可以问了。

    李曦筠却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毕竟是人家李黎的家事,虽说几个人都是老相识了,就这样贸然探究人家的秘密,也有些不合适。可见到两人坚持,也勉强的点点头。

    “李老板啊,你这,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这么反常呢。”刘厢给王亮打起了掩护。

    “是啊,今天明明是刘厢的大喜事,你自己跟着哐哐哐的都连喝几杯了,这要是说没有心事,可是打死我都不信!”有了刘厢的铺垫,王亮这话问的也是颇为直接。

    突然被二人这么一问,李黎有些措手不及。

    看着李黎略显尴尬的表情,李曦筠觉得二人还是太冒失了,还是不如之前说的,他愿意说的话自然就会说了,这一下让二人弄得,空气似乎变得凝重了些。

    “唉~原本没打算跟你们说的,今天刘厢的大喜日子,提那些烦心事不是有点煞风景了。”李黎说着举起手中的酒杯,一仰头,又是一口就干掉了杯中酒。

    “我说你慢点儿,有啥烦心事跟我们说说,这世上没啥解不开的结。”知道李黎难开这口,王亮又给他杯中添满。

    “哎呀,他都这样喝了,就别给他再倒了,一会儿话还没说完人先灌醉了!”李曦筠瞪了王亮一眼,示意他悠着点。

    “不碍事,多喝两杯,我这才好张着个嘴。”李黎丝毫没有觉得几人的行为欠妥,反而一副理解的神色。

    “到底是什么事啊?能让我们的李大老板这么愁眉苦脸的。你也学学人家刘厢,他这么多年都能熬过来。你再难,还能难得过他?”见李黎面露难色,王亮出言宽慰道。

    “是啊,有什么事,方便跟我们说就说,我们就算帮不上忙,多少也能给你出点主意不是?”刘厢也顺势接着说。

    “我这事吧,其实说多了也没啥意思,有些事不是咱们这些人能够决定的。”李黎叹了口气,组织着语言:“我这小店吧,在咱这街上开了没有十五年也得有个十一二年了吧?”

    “可不是嘛!我们从刚进公司就在你这聚餐,现在小诺都多大了,要说你这也算是咱们临城的一块活招牌了!”刘厢举起酒杯示意,自己先干完杯中酒。

    “对!为了咱们的活招牌!”见状王良也将自己杯中酒一饮而尽。

    “就是说啊,你这店都这么些年了,人家都说‘一铺养三代’,你这些年虽说没有大富大贵,靠着这店,应该也算吃穿不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吧?”李曦筠也附和道。

    确实,李黎这小店在这老街上十数年仍屹立不倒,四周的店早就开开关关换了好几茬了,唯有李黎家这间小店,一直坚持到现在。虽说这种小店靠的大都是回头客,这也多亏了李黎的手艺,才让坚守的小店躲过一个又一个风雨飘摇的年岁。

    “这些年,靠着你们这些老主顾,我也算是过上了小康。可,”有意无意的顿了顿,李黎又拿起酒杯。

    李黎正准备将杯口往嘴边送,却被刘厢伸手拦住了。

    “可什么?喝酒咱不急,我们仨今晚都陪着你。有什么话,咱们说完再喝不是也痛快些嘛!”

    “可最近城市建设不是越搞越好,新城区已经发展起来了,咱们这小店在老城区生意也算一天比不上一天了。像你们这些老主顾,能想起来光顾一次都已经算是难得了。”李黎这番话说出了多少小店老板的心声。

    原本守了多少年的家业,随着城市建设进程的加快,非但没有得到长足发展,反而有些老店遇上了经营困难,甚至有的直接就选择关门大吉,来规避风险。

    “所以,你这是?”听到这里,三人心里多多少少也想到了,这让李老板心烦的到底是什么。

    要说城市建设,是好事,只是这些肯日复一日坚持的手艺人,如果手里没有足够的资金,很难跟上这飞速发展的城市的步伐。

    新城崛起,老城的建设自然也得跟上。

    可以预见的,自然是老城区的拆迁改造工程,李黎这家小店所在这条街,放在十几年前,甚至可以算是这临城里最繁华热闹的地区之一。可随着新城区的发展,老城区的拆迁改造自然也很快就会提上日程。

    “看来我们的李老板烦心的,应该还是咱们这老街拆迁这件事吧?”刘厢毫不避讳的将自己的猜测直言出来。

    “唉,城市发展的好,我身为土生土长的临城人,自然也感到骄傲。可是我这守了这么多年的小店,倾注了家里两三代人的心血,就这么要走,我心里不舒服。”摇了摇头,李黎还是将杯中的酒又一口气喝完了。

    “哎!我说,咱要喝酒等会说完了有的是时间喝,你别一个人在这干喝,一个人喝有啥意思!”王亮埋怨道。

    “你烦心的,就是拆迁这个事儿?”刘厢夹了一筷子凉菜,送到嘴里。

    “可不嘛!拆迁给的条件是不错,可是这里是我家几代人的心血,这招牌早就打出去了,这要换个地方,只怕就不是那个味儿了。”李黎满脸愁容的说。

    “那怕啥,你不是得了你家老爷子的真传嘛!有这家传的手艺,就算将来在新城区重新开家店,生意也不会差的。”王亮想当然的安慰道。

    “这里面,很多事,你们不知道。”李黎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

    “怎么?难道离了这老街,你就不会做饭了?”刘厢只觉得灵光一现,好像自己抓住了李黎问题的重点。

    “话倒也不是这么说,饭嘛,肯定在哪都是能做的。”

    “那你还愁什么?换个更好的环境,你这生意只会越来越好啊,这有啥好愁眉苦脸的!”看着李黎为难的表情,王亮安慰道。

    “难不成,你们那招牌,跟着老街有关?”刘厢又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只见李黎身子一怔,好像被人戳到痛处一般。

    “事到如今,我也就跟你们说吧。”李黎看了王亮一眼,指了指自己的酒杯。

    王亮会意,赶忙再次给他满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