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牝战纪 > 第2章 穿越

第2章 穿越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人,心想这是什么恶作剧,搞笑综艺?这么无聊的节目我平时连看都不看,更不用说参加了。

    “帮主,你淡定,你有事就和我说。”说着那人就想上前扶我的胳膊。

    我也没有心思听他说话,直接冲到他身边就去拽他的头发,心想既然是恶作剧,这家伙肯定带着假发套,头发肯定是假的,可那人被我拽着头发,疼的嗷嗷直叫唤,头发却纹丝未动。

    这剧组很用心啊,居然找个演员还带着长发。

    我还不甘心,又去检查神像、柱子、草垫的各个角落,寻找隐形摄像头,也是一无所获,这是什么鬼,这不科学啊。

    一无所获,我无奈地蹲在地上,右手扶着头,实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那人像看演戏一样,莫名其妙的看着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估计把我当成了神经病。

    一个结结巴巴的声音弱弱地传过来,“帮~帮~主,你,你怎么了?莫不是你生病把你这人变傻了吧?”

    我站起身,用手指着他示意他过来,问道:“你叫我帮主,我是谁?”

    “你是我们丐帮帮主啊。”他一脸骄傲的说道。

    “丐~丐帮帮主?”我不可思议的重复了一句,突然就把他按到在地上,拳头和巴掌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身上,像发疯了一样,嘴里不停的说道:“我让你胡说,我让你胡说,快告诉我实话,这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你们要干嘛?”

    我想用这种方法逼他说出实话。

    这人被我的打的嗷嗷直叫,挣扎着逃了出去,靠在墙角里,嘴里不停的大喊着:“快来人啊,帮主疯了,帮助疯了。”

    随着他的大喊大叫,又进来四五个乞丐远远的把我围在中间,眼里都是莫名的恐惧,也许是刚才我疯狂的举动吓到了他们。

    我疯了,我肯定要疯了。

    我一个英俊潇洒,浑身腱子肉的跨国公司老总,以前我是锦衣玉食,醉卧花丛,现在你莫名其妙的告诉我变成了丐帮帮主,破衣烂衫,吃喝无着,而且这身上的味道能熏晕半条街的人。

    等等,我浑身的腱子肉呢,我看着我那细胳膊、细腿,用手捏了捏身上那松松垮垮的肱二头肌,摸摸那软塌塌的胸口,这怎么回事?

    场景可以布置,人员可以安排,可是我自己的身体却是换不了的,当我发现我现在的身体不是我以前拥有的身体时,我一下慌了神,什么情况?

    “有镜子没?快拿镜子来。”

    “帮主,镜子是什么?”一个人怯懦懦的问道。

    “就是……”我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赶紧给我打盆清水来。”

    这次他们都听懂了,一哄而散,去给我打水去了。

    一会,一个烂了一半的桶被提了过来,放在我的跟前。

    “帮主,你要的清水。”

    我低头一看,这是谁?这不是我的脸,我那英俊帅气的脸去哪儿了。

    “我到底是谁?”我小声的发出疑问。

    “你是我们帮主啊!”刚才被打的那个人悄悄的凑近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死死的按在地上,大喊道:“什么狗屁帮主,你说你是受什么人指使,这是什么鬼把戏,我叫什么名字?”

    那人被我掐的满脸通红,已经喘不过气,狠狠的拍着我的手,我瞬间清醒过来,放开了他,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

    那人挣扎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咳个不停,我对刚才的行为很是抱歉,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他理顺自己的呼吸之后,眼里略显恐惧的看着我,结结巴巴的说道:“帮主,你叫齐亿天,哪有什么人指使,一直都是你指使我们啊。”

    说着话,身子却偷偷的往外后撤,生怕我再次去攻击他。

    我见他在悄悄的往后撤,就挥手让他过来靠近我,“亓亿天?那你叫什么名字?”我疑惑的看着他。

    “我是伍四六啊,帮主,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

    “伍四六,我看你是不着四六。”

    “帮主,你想起我了,你以前也说我是不着四六。”伍四六反而面露喜色。

    我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这是什么情况,这旁边的怪咖是什么人,灵魂是我自己,而身体却不是我的。

    穿越?一个荒唐的念头涌上心头,难道我穿越了吗?。

    我心中一阵苦涩,这不都是小说里的情节吗?现实中哪有穿越的人,可是这眼前的一切又让我不得不信。

    我无助的站在原地,一时有点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那场车祸时怎么回事?是意外,还是人为?是生意上的竞争伙伴,还是那些垂涎于姗姗的人?现在都不重要了,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姗姗怎么办?

    我那充满力量诱惑的腱子肉也不见了,全都变成了稀稀散散的棉花团,八块腹肌也变成了一片棉花肉,我成了一个毫无战斗力的弱鸡。

    我只能自我安慰道:“既来之,则安之,不管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那个谁?伍四六,你过来,老子有事问你。”说着话,我把手搭在了伍四六的肩膀上。

    “帮主,有事您吩咐。”伍四六谦恭的说道。

    “老伍,你刚才说我生病是怎么回事?”

    “帮主,你已经病了有七天了,昏迷不醒也已经有三天了,刚才眼看你都已经快咽气了,可是你突然又大喘气,活了过来,你也是吓死我了,帮主你没事吧?”伍四六关心的问。

    “我能有什么事?我不是好了吗?”我也无法解释这一切,只能这样应付着他。

    “帮主,你莫不是回光返照,你这可不像大病一场的人啊。”

    “你才回光返照呢,老子活过来了。”我用力的敲了一下伍四六的脑袋。

    伍四六疼的龇牙咧嘴的,用手按着脑袋说:“好了,好了,确实是好了,生病的人哪有这个力道。”  26214/1100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