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是星际第一包工头 > 第224章 崩溃的领地

第224章 崩溃的领地

    略一咀嚼,精灵王美丽的脸庞上爆发出欣喜愉悦的光。

    他只说了两个字:“好吃!”

    叉子已经伸向拔丝香芭乐了,也不忘示意其他评委尝尝。

    其实不必他多说,大伙不开动就是等他先吃,现在他都尝了两个菜了,其他精灵们才不讲客气呢。

    于是很快,局面就变成了“抢菜吃”。

    岑舟最开始还维持着客人的矜持,不想太放肆,可尝了一个口蘑酿虾仁后,他觉得自己的手已经不听指挥了。

    否则怎么会为了抢菜舞出残影来?

    围观的精灵们内心世界:给我们留一口啊!(尔康手)

    然而评委们并不能听到他们的心声,身体力行地展现了什么叫做光盘行动。

    不到十分钟,桌上只剩下光光的盘子——汤汁都没剩下。

    放下叉子的一瞬间,精灵王又恢复了高贵优雅,擦了擦嘴后笑道:“看来结果不言而喻。”

    其他族人且不提,反正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因为一口饭菜这样惊艳过,要不是还有一丝关于“我是精灵王,我要脸”的理智在,他觉得自己能与饭菜再战三百回合。

    其他评委们也都一脸满足地点头,用行动对王的话表示支持。

    岑舟作为人类,就更直接一些,毫不吝啬地比了两个大拇指,直言道:“难怪小锦会吃不下,唉,以后我吃不到你做的菜可怎么办啊。”

    他摆出一副忧郁的样子,本来是一种夸张的手法,却引起了精灵们的沉思。

    是啊,以后吃不到可怎么办啊?

    一双双火热的眼睛注视着陆锦骨,一看就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没等精灵们开口,羚松已经抢先道:“你赢了,你想什么时候兑换彩头呢?”

    抬眸看向他,毫不意外地发现输了比试的精灵王子,却一点不悦都没有。

    仿佛之前的“不忿”都是错觉。

    心里愈发有底了,她淡淡一笑:“现在吧。”

    “好。”

    他一开口,其他精灵都安静下来,再火热的心思,在羚松的决定面前都必须靠后站。

    看了一眼突然就平静下来的精灵们,她忽然取出一罐星星糖。

    “给大家尝尝鲜。”

    一边说着,一边冲岑舟招招手,这才转身跟羚松离开。

    这罐星星糖足够多,多到可以让所有精灵们都分到一小颗品尝,不用回头,光听欢呼声便知道他们有多开心了。

    可她的笑容中却带了几分苦涩,看到等在平台边缘的羚松时,发现他注视着金色王宫的眼睛里,也弥漫着悲伤。

    藤蔓组成的平台缓缓停下,他仿佛犹豫了许久,才蓦地好像下定了某种决心,用力移开目光,一步踏上了平台,平静地道:“跟我来吧。”

    陆锦骨示意岑舟跟上,这位迷失在此地多年的自然行者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敏锐地察觉到气氛的怪异,于是一言不发地踏上了平台。

    羚松只是淡淡看他一眼,并没有拒绝履行彩头的时候多一个人存在。

    藤蔓平台缓缓下降,四面敞开的平台,在行进中自然能清楚看到周围的风景。

    因此她很快注意到,随着平台经过,从上至下所有的一切都被冻结了。

    王宫中的笑声戛然而止,随风而动的树叶突然僵住,花间跳舞的蝴蝶蓦然停止……

    怪异的静止之后,是五彩缤纷忽然失色,从生命之树的顶部开始,所有的一切飞快失去了颜色,呈现出一种颓废的灰白色来。

    褪色的浪潮追着平台而来,但他们还是快上一步,在生命之树完全失去颜色之前,踩在了坚实的地面之上。

    下一秒,巨大的生命之树灰飞烟灭。

    沉默的崩溃,沉默的消失,却带来了晴天霹雳般的震撼。

    岑舟猛地睁大眼睛,一句“发生了什么”涌到嘴边,却因接下来的变化再度凝固。

    崩溃并没有止步于生命之树,接着塌陷的是他们脚下的土地,眼前的碧波,远处的山脉……

    不过短短数分钟,目光所及的世界全部变成了虚无。

    但奇怪的是,山脉之外,那一线纯白分割的深蓝色却还平静的存在着。

    那是属于鲛人族的领地,在精灵族这边全数崩塌后,还稳稳地停留在那一边。

    岑舟忽然紧紧抓住了心口的衣物。

    作为自然行者,这一幕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几乎难以维持理智。

    好容易他才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嚎,哑声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感觉他看过来,陆锦骨微微移开了目光。

    有些事情,她没有资格代替解释。

    羚松的眼睛里仿佛有巨浪汹涌,但他却牢牢将那些澎湃的感情所在了眼底,注视着曾经生命之伫立的位置一动不动。

    无声的悲伤弥漫在他周围,感染了岑舟。

    那种看着自然的一切毁灭的痛苦缓缓平息下来,他忽然用双手捂住了脸,压抑着哭泣起来。

    不知过去多久,羚松终于开口:“泡沫终究是泡沫,哪怕伪装得再真实,也终有破灭的一日。”

    “如果你们不来,或许我会一直,一直,一直沉溺在这些泡沫中,自欺欺人的觉得一切都还很美好。”

    “好在你们来了。”

    可他的语气绝对听不出庆幸之意,他的悲伤那么明显,让陆锦骨都难以控制的红了眼眶。

    好在羚松是一个非常坚强的精灵,他终于控制住了情绪,淡淡道:“我们走吧。”

    没有解释去哪里,只是带头往那一抹深蓝的方向前进。

    两人连忙跟上。

    在这种诡异的地方行走,一切都变得古怪起来。

    每一次迈步跨过的距离都有所不同,有时候走了半天,那抹深蓝依旧遥不可及。

    有时候只是走出一步,就与目的地突然拉近了一大截。

    有时候又好像方向出现了偏差,可他们明明没有任何转动。

    但不管情况如何变化,羚松的步伐都坚定不已。

    不知过去了多久,三人一步跨出,脚下忽然有了实感。

    柔软的砂砾拖着他们的脚底,再不远处,海浪击打礁石的声音清晰可闻。

    在那种诡异之处行动压力不可谓不大,终于脚踩实地,陆锦骨和岑舟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金雀锦的她是星际第一包工头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