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完全拟态 > CM172 熊猫人的胜利,胖达才是最强!

CM172 熊猫人的胜利,胖达才是最强!

    星绮罗罗弃权之后,场面上黛冬寒的对手只剩下了秤金次、熊猫与狗卷棘。

    乙骨忧太仍然有再战之力,但是因为有五条悟临时介入替代他挡下黛冬寒的奥义技【银闪】而侥幸存活,所以被判定为失去了战斗力。

    “五条老师,他应该清楚自己的处境吧?为什么仍然要战斗的这么起劲呢,这样下去,秤前辈,熊猫和狗卷也会倒下的啊。”

    乙骨忧太退场之后,冷静地分析起来。

    “谁知道呢,乙骨,你也要向他学习哦,哪怕处境多么不利,也要挣扎啊,挣扎看似是徒劳无功,无谓热血,其实不然,挣扎的过程中,也会从精神层面恫吓到你的对手。

    比方说,你是个屡战屡胜的人,在最终力竭而倒,这种失败,反而会让对手胆寒的对吧?

    我还以为他会采取放水的方式呢,没想到选择了这种策略。

    正是因为这场交流会有很多人在关注。

    所以那些原本对【最后的咒术师】嗤之以鼻的家伙们才会正式的认识到他的实力有多么顽强。

    而且啊,这还是他的力量被限制的情况下。

    我是咒术界公认的最强,即便是现在,那些家伙也不认为他能够与我匹敌,但至少会承认,他是一人之下的最强咒术师。

    从今以后。

    【最强的咒术师*五条悟】与【最后的咒术师*黛冬寒】将并列成为咒术界的两大支柱。”

    五条悟耐心的向乙骨忧太解释道。

    “那他真得不是您的对手吗?”

    乙骨忧太不禁问道。

    “你已经感觉,或者说察觉到了吧……鹿死谁手,或未可知。

    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别跟别人说哦,仅【银闪】一式便可称霸咒术界了,那是真正的神之领域才会理解的技艺。

    见证了银闪之后,我百分百可以确定黛冬寒的背后一定有着高人指点。

    因为银闪的开发绝对不是靠天分就可以领悟的,除了超人一等的天赋之外,还要经历漫长岁月的经验累积,然后在临死之际参悟世界的真理,方能够形成的技艺。

    也就是说,银闪的创始人已经死了,这是只有位极巅峰之人在临死之际燃烧灵魂倾尽觉悟之后才能够得到的东西。

    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曾经死过一次,然后才成为了今天的最强咒术师五条悟。”

    五条悟明白,银闪的诞生如同他成为最强的那一刻所领悟的真理。

    “您死过一次?”

    乙骨忧太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别惊讶,这个世界不存在什么不可能,只有渺小的人类想象不到。

    我也不是一瞬间成为最强的,在我正在为自己的特级咒术师身份自鸣得意时,被一个零咒力的家伙杀掉了,不仅是我,另一个特级也被他教训得很惨。

    经历了一次死亡后,我才实现了无敌的蜕变。

    忧太,总有一天,你也会有蜕变的机会,抓住机会,就能够成为与我比肩的咒术师。

    我的最强,我的无敌,只是因为我以外的人都很弱而已,参与这场交流会,你便能够明白了吧,无敌和最强并不会仅有一人,。

    嘛,至少在我还能够活跃的情况下,你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活,在我不能够活跃之后,到时候就要看你的了。

    黛冬寒我当然也期待,但是他的理想过于高尚,不是我们能够接触的领域,所以,我最期待的是你,还有秤他们。

    黛冬寒对你流露的不愤,其实是他孤独的镜像。”

    五条悟觉得乙骨忧太只要成为乙骨忧太就好,没必要因为黛冬寒的言语表现而改变或者胡思乱想。

    “孤独吗?”

    乙骨忧太叹息,黛冬寒的从小就被遗弃在福利院,确实会有心理阴影吧。

    “不是那种孤独哦,是理想的孤独,没人能够和他站在同一片理想的天空下,他是个异类啦,历史中总会有这类人诞生的,即便你们的道路并不相同,也无须介怀,你们之间并没有交错的地方,只是平行的关系,好了,去看看真希吧,如果我没猜错,她睡的正香呢。”

    五条悟拍拍乙骨忧太的后背,黛冬寒给乙骨太多压力了,真是的,不要指望着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强啊。

    “好的,那我过去了,五条老师……”

    乙骨忧太将脑海中的杂念抛开,比起胡思乱想,他现在更在乎禅院真希同学的状况。

    ~

    【领域开展——

    坐杀……】

    【霹雳一闪*三连*业力斩——!】

    “轰——!”

    在与秤金次的战斗中,黛冬寒赶在他展开领域前,将他击倒了下来。

    “喂……你小子玩阴的……不是拳而是斩击吗?”

    秤金次不甘地倒坐在了地面上,他明明还可以再战的啊。

    结果,上当了,他天真的以为【业力拳】只是拳击而已,却忽视了,业力拳只是形容词,拳术只是业力拳的一种表现形式。

    “没错,我在用腿踢你的时候并没有用上业力,让你错以为业力拳是限定的招式,其实不是,业力拳是在进攻时输出业力攻击,所以无论是掌、拳、脚、腿都可以,借用兵器,将业力蔓延到兵器上面也是可行的。

    比起拳来说,我的剑术更高深一些。”

    黛冬寒得意地将脚踩在了秤金次的脸上,“前辈,以后要多做好事哦,但你的话恐怕不会吧,毕竟你是个嗜赌的家伙。”

    “呸……老子还指望着能够趁着这次机会在那些高层的面前表现一下,获得些便利呢,好不容易燃起来的热情让你小子给搅黄了,我是绝对不同意你这个家伙进入高层的,那样一来,我岂不是要遭大祸了!”

    秤金次可是准备着开场子的啊。

    【滚开——】

    “嘭——!”

    狗卷棘眼看着黛冬寒不断地踢秤金次的脸,便使用了咒言攻击将他驱逐开了。

    “干得好,狗卷……啊~失败了,交给你们了……争气一点啊……”

    秤金次朝着狗卷竖起了大拇指。

    “蛋黄酱!”

    狗卷棘点点头,然后看向了黛冬寒,对方知道他有咒言,所以一直在用咒力保护着耳朵,借此使得他的咒言威力下降了很多。

    “还好吗?”

    熊猫关切地看着狗卷棘,他的嗓子沙哑了很多,使用咒言对嗓子有很大的压力,在刚才的战斗中,是他一直在辅助秤金次,否则的话,秤金次根本无法跟上黛冬寒的反应力。

    对了,那个是叫做咒力的海洋吧,纯粹的打斗下,基本上是近战无敌的。

    “海带……”

    狗卷棘说道。

    他的咒言威力虽然在下降,但是应用在黛冬寒的身上,效果反而开始在上升了,这意味着黛冬寒的咒力来到了极限,也就是说打败他的可能出现了。

    “有机会是吗?唉,还以为熊猫不用和不讲道理的人战斗的,做个公仔看戏就好了,结果还是要和他打啊,好怕啊,万一熊猫也被虐了怎么办啊?”

    熊猫握拳走到了狗卷棘的面前。

    他不是不想战斗的啊,而是不喜欢被单方面的虐杀啊,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只有悟才能够解决的超强咒术师啊,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这就像是相扑比赛啊,自己这边是三百斤的重量级选手,而对方是五百斤的超重量级选手,哪怕对方不使用全力,也很难将他推出圈外吧?

    “木鱼花……”

    狗卷棘喝下了一瓶润喉药,再伸手拍打了熊猫的后辈,他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他们一定会胜利的,毕竟之前,可是有禅院真希、乙骨忧太、星绮罗罗、秤金次接力和他车轮战了,如今最后一棒到了他们这里,一定要取胜的啊!

    “OK,黛冬寒不是人,但熊猫——也不是人哦!”

    熊猫给自己打气道,在几个小碎步后,以飘乎不定的拳法朝着黛冬寒突袭了过去。

    【脚滑——】

    “啥?”

    “啥米?”

    黛冬寒和熊猫都意外到了,这种咒言也可以的吗?

    但确实可以的!

    黛冬寒脚滑了,然后熊猫用力一拳打击到了他的脸上!

    KO一次!

    “生面筋!”

    【手软——】

    觉得战术可行之后,狗卷棘更加有了自信,于是再次用同样的战术,一来为了让嗓子能够更久的工作,二来这样的微弱操作已经能够影响到黛冬寒的发挥了,这个最后的咒术师到达极限了!

    “你好温柔啊……但是,我可不是动物园的熊猫啊!”

    黛冬寒反击的拳头轻飘飘地擦过了熊猫的耳朵,但是熊猫的拳击可是实实在在的啊。

    KO两次!

    【拉稀——!】

    “噗噗噗噗噗——!”

    “狗卷,下次别来这个了好吧,熊猫也会觉得很臭的啊——!”

    黛冬寒化身喷射战士的同时,熊猫也完成了第三击。

    KO三次!

    【黛冬寒选手倒下,再起不能——】

    “我宣布……团体战由东京高专一方获胜!”

    五条悟走到了战场当中,同时伸出两根手指堵住了鼻孔,“狗卷啊,你也太过分了吧……”

    “芥菜……”

    狗卷棘摊手,临时发挥,临时发挥而已。

    要不是黛冬寒的咒力弱到极限,几乎不可能奏效的。

    *

    监控室。

    【纳尼——!】

    京都校校长乐岩寺嘉伸目光呆滞地看着屏幕上面那个手舞足蹈的熊猫,居然是熊猫人站到了最后?这算什么啊啊啊——!

    【呜呜呜呜……胖达,好样的啊,胖达——!!!】

    东京校校长夜蛾正道像个为成长的孩子而自豪的老父亲一样,泪流满面啊!

    “啊哈哈哈哈……”

    “这个结果,真是太有趣了啊,超有意思呢……”

    冥冥大笑着站了起来,好了,交流会终于落幕了啊,接下来,就要应对夏油杰所引发的百鬼夜行了吧!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晕血的羔羊的无限完全拟态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