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灵之咒 > 第二十九章 性命攸关

第二十九章 性命攸关

    孙教授一听,面色冷了下来:“说了许多,你这是来当说客来了!”沉吟片刻,他又说道:“你说的也对,俗话说入乡随俗,不能给大家添麻烦,赶明儿去山上研究。”

    我如临大赦,就怕他突然反悔,连忙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孙教授为人师表,令人钦佩,是我们晚辈的楷模啊!”

    眼见孙教授松口了,我也是长长舒了口气,这也难怪,天天在村里研究死人的东西,谁心里也不舒坦。

    本来大家伙以为这孙教授能带领大家发家致富,这倒好,给我们从头到脚泼了盆冷水!

    经他们这么一折腾,最好别处什么乱子,就这么大点村子,实在经不起大风大浪了。

    可不想要什么,偏偏来什么,这不,就在第二天晚上,这么一行人果真出事了。

    当时,瘦高个急匆匆的背着孙教授从将军山回来,这几人个个狼狈不堪,尤其是孙教授,似乎是受了很重的伤,满脸鲜血,已经昏死过去了。

    一看这副模样,村长又吓坏了,哆嗦着直说:“报应来了,报应来了!我说什么来着,就是不听。”

    这天天的,连个安稳日子也过不了。

    有老人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赶快救人啊!”

    众人连忙把孙教授放在床上,村长急喊道:“快,快去请大夫!”,话音刚落,外边一声炸雷响起,孙教授接着“呼”的一声坐起身来,把大家伙吓了一跳。

    “什么声音?”有人惊恐说道。

    没有人回答,在这么一个秋天的晚上,竟然平白无故的出现雷声,紧接着轰隆隆练成一片。

    “快,快救救我的孙女!”孙教授目光呆滞,灰白的头发凌乱的呼叫。

    我这才看见孙嘉颖没在,一个女学生这才支支吾吾的说道:“临来的时候,孙嘉颖说有东西落在将军山,回去取了。”

    我记得她好像叫陆曼。

    我一听,心就凉了一大截,着急喊道:“那赶快去救人啊,还愣着干啥?”

    我刚想冲出屋门,却又愣住,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大家都一动不动!

    刚才被冲昏了头脑,这才想起来,那里可是无头将军山啊,别说晚上,就是白天也没人敢去,最多只能在山脚下活动,即便是这样,有胆量的也是寥寥无几。

    那山上树高林密不说,毒虫野兽也不少,终年被一团雾气围绕,进去容易出来难。

    更别说是在这么一个下着雨的晚上!

    就怕人没找到,连命也搭进去,所以,一说去无头将军山去寻人,大家都犹豫了。

    任凭村长如何做思想工作,大都是无动于衷。

    突然有一个声音传来:“谁去都没用,只有他去。”

    大家转身,原来是王道长,用手正指着我。

    我顿时也惊讶了,心想道:“这老小子不是给我出难题么?再说无头将军山那么大,我一个人去哪找她?”

    王老道又慢悠悠走过来:“整个李家村只有你合适,也只有你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小伙子,人命关天啊!”

    我听着他的话有些不着边际,守着这么多人,这不是明摆着给我下套嘛,孙嘉颖在哪,我怎么知道,我心里又把王老道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我连忙说道:“王道长,您这可就抬举我了,我也不是土地爷爷,怎么知道她在哪,您这不是给我出难题么,话说回来,我可是身正不怕影子斜,遵纪守法好公民。”

    村长恍然大悟似的走过来,说道:“强子,你就不要推脱了,仙长说你行,你就肯定行!去吧,我们大家相信你!”

    我心里骂道:“大爷的,村长这借坡下驴的手法真是高明啊。”

    眼看大家的目光逐渐转移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进退两难。

    孙教授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也许是听到了我们刚才的谈话,沙哑着声音几乎哀求似的说道:“强子,我求求你了,你去救她吧,要是她出了事,我也不活了。”

    我看孙教授有些声泪俱下,心里也是不舒服,只是我怕有命去了没命回来啊!

    村长单独把我拉到一边:“强子,孙教授是镇上专门交代,要我们李家村配合工作的,地位非同一般,要是真的在我们这出了事,恐怕百口难辩,你对将军山地形熟悉,胆子又大,心眼子多,就不要推脱了!”

    村长缓了缓口气又说道:“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事确实很难为你了,但这关系到人的性命啊!就当我求求你。”  21814/10834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