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灵之咒 > 第十九章 事有蹊跷

第十九章 事有蹊跷

    “小兄弟,先别走,救救我!”

    我准备逃跑的脚步噶然停止,那声音焦急而又惊恐万分。

    此时此刻,我又陷入进退两难,刚才刘婆子的恐怖模样我依然记忆犹新,若是贸然回去肯定会被它撕成碎片,一想到这,我就心里打哆嗦。

    俗话说得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愿这人自求多福吧。

    分明是下定了决心,脚底下却如同长了钉子,也许是心底仅存的一点善念,我叹了口气:就我这优柔寡断的性子,迟早有一天会吃大亏。

    其实仔细想想,刚才还是那人救了我,要不是他随口提醒我,恐怕我也不容易脱身。

    我咬了咬牙,心下一横,小心翼翼的重新爬到柴草堆上,这一次,我更加谨慎了!

    我隐约望去,看见刘婆子又回屋躺在了自己床上,所有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顺着墙头往下看,果然,在墙角处看见一个瑟瑟发抖的人影,由于他躲在暗处,加上光线较弱,方才我和大奎都没看见。

    看见我过来,他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颤颤巍巍站起身,那双腿抖的跟筛糠一样。

    走的近了,才看清原来是那个老道!

    这老道吓的面如土色,头发胡子都混在一起,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嘴唇发青,咋一看来,比刘婆子还吓人,浑身脏乱不堪。

    他有些哀求:“小,小,兄弟,帮我一把。”

    我冷笑调侃他说道:“听说您是太上老君下凡,怎么,他老人家没来?”

    这老道一张苦瓜脸:“小兄弟,你就别取笑我了,这不是说话的时候,快帮我一把!”

    刘婆子随时都有可能醒来,到那时,想救人都难,我想了想,还是把他弄上来再说。

    我伸出手,想着一股劲把他拉上来,没曾想,这家伙看着精瘦,却犹如死猪一般重。

    我连续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脑门也有了些许冷汗,在这么折腾下去,力气都没了,我不由的急道:“你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重?”

    那老道干笑两声:“今晚确实吃的多了些,还请小兄弟多使点力气,小老儿岁数大了,腿脚不利索。”

    我暗骂两声,也没跟他计较,“你腿上好歹发挥点作用,等那刘婆子醒了,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我边说着边用眼角撇了撇刘婆子,刚才也许是我们动静太大把它惊醒了,我发现它整个身体居然动了动。

    我骂道:“快,别他妈磨蹭了,刘婆子醒了!”

    那老道一听,双脚开始乱蹬,一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

    我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没把他拉上来。

    我清楚看见刘婆子已经从床上爬下来,这会儿它整个身体只靠手臂支撑,双腿就像是长蛇一般不停蠕动,那双白眼正看向我这边。

    我更着急了:“快,速度快些,它来了!”

    说话间,刘婆子已经来到了墙下。

    这老道被吓的几乎是尖叫起来,开始手忙脚乱,也许是怕到了极点,他手上一用力,竟然把我从墙头上拽了下去。

    这老道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始终保持着向下趴的姿势,这会儿竟然直接压在刘婆子身上,吓的我几乎直接跳了起来。

    这刘婆子身体僵硬,就像是一块木头,硌的我胸口直疼。

    老道如同一滩烂泥倒在地上,浑身动弹不得,眼看刘婆子已经伸出双爪直接扼住了他的脖子。

    刘婆子双爪用力,这老道还在挣扎,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我顾不上害怕,随手抄起一根木棍,狠狠朝刘婆子的脑袋砸去。

    它的脑袋好像是用石头做的,坚硬无比,我这一棍子下去,如石沉大海,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木棍竟然断成两半。

    刘婆子似乎是震怒了,放开老道,嘴里又发出令人精神崩溃的声音,直接向我扑来。

    我连忙一个躲闪,让它扑了个空。

    在这一刹那,它竟然愣了愣神,我能看见它的嘴巴一张一张,满嘴的口水不停地往下流,淌在地上,那模样像一只饿狼见到了可口的猎物。

    我本能的向后倒退,尽可能与它保持一定距离,若是它突然袭击,这样我也有反应的时间。

    刘婆子依旧在地上向我爬行,这会功夫,它灵活的像一只猿猴,只是那双眼睛依旧对我虎视眈眈,我又紧张又害怕,我手里还紧紧攥着那半截木棍。

    也许是起到了震慑作用,刘婆子只是围着我来回移动,嘴里不断发出挑衅的声音。

    刘婆子的四肢就像磁铁一样,甚至有时能够像壁虎一样垂直的贴在墙壁上,爬来爬去,甚至一瞬间又跳到地上,令人毛骨悚然。

    我印象之中,刘婆子生前虽然寡言少语,但也和蔼可亲,现如今变成这幅模样,我甚至有点心酸。

    顾不得想这些,我朝着老道的地方看了看,这老小子躺在地上,嘴里哼哧喘着粗气,我又叫了他两嗓子,他冲我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看他这样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我着急说道:“您老人家身体若是安好,那就想个法子啊!要不咱们都得做了刘婆子的点心。”

    我一边说话,一边还得提防刘婆子。

    这老道又在装死,早知道就不该回来冒这个险,刘婆子依旧披头散发,整张脸已经被头发遮住,冷风一吹,更加凌乱不堪,也愈加显的恐怖。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身心俱疲,却又一点都不敢放松。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大门外面忽然想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火光亮起,我精神随之一震。

    有人来了!

    “吱嘎”一声,有人刘婆子家的大门被打开了!  21814/10834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