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灵之咒 > 第十七章 突然诈尸

第十七章 突然诈尸

    村长几人走了以后,我和大奎悄悄的把刘婆子家的大门从外面锁上了,以防这三个人逃跑。

    夜幕降临,我和大奎看那三人在屋里胡吃海喝,推杯换盏,这哪里还有之前仙风道骨的样子,看来这几人是招摇撞骗的惯犯了。

    再往里看,就看见刘婆子的尸体躺在一张木床上,全身盖了白布,其余的,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不大一会儿,这三人已经喝的晕头转向,连走起路来都摇摇欲坠,我看见那香油钱,就摆在离尸体不远的空地上。

    三人似乎是去方便了,我和大奎瞅准了机会,本来是想顺着墙头进到院里,再把这些香油钱拿走。

    可在这个时候,那老小子已经折返回来了,我和大奎一看,只好作罢!

    那三人酒足饭饱,拿了钱,正准备着离开,我和大奎心里有些着急,这个时候再不出手就晚了,倘若让他们离开了,那真是后悔莫及。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起了毛月亮,照在院子里一片朦胧。

    就在我和大奎正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院子里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刮起了一阵旋风!

    旋风越刮越大,溅起一阵阵的灰尘,迷的眼睛都睁不开。

    “这,无缘无故的,这怎么刮起了风?”大奎话里透露出一丝惊慌。

    “这风来的蹊跷,咱们再等等看!”我和大奎窝在柴火堆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阵旋风似乎并没有停的意思,身后的老槐树呼呼作响,像是鬼怪发出的一声声的恐怖嚎叫。

    模糊的视线之中,能看见巨大的树影在半空中不停摇摆,像一只只的恶魔不停变化的身躯。

    我只感觉阴风阵阵,背后一阵发凉,我悄悄转过头来,看了看大奎,这家伙,整个脑袋都扎在了草堆里,看来是被吓的不轻。

    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我感觉身体有些发酸,这时候,我稍微活动了一下双腿,缓缓直起身,继续观察院子里的动静。

    屋里的烛光在风中摇曳不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木门和窗户吱嘎作响,刘婆子尸体上的白布也被吹散了。

    这三人被这股怪风吹的晕头转向,再加上喝了酒,一个个都是头重脚轻。

    想要离开,却又发现被困,这时候,已经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乱作一团。

    估计这帮人,着实是被这场景吓坏了。

    终于,那几只蜡烛几乎同时熄灭了,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在这一刹那,我的双眼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失明!

    隐约听见有人哭喊,像是类似于尖叫,听这声音不同寻常,院里也开始变的慌乱起来。

    我碰了碰旁边的大奎,“快,院里有动静!”

    大奎似乎是蠕动了下身体,才惊声道:“什么,什么情况,这蜡烛怎么灭了?”

    其实大奎什么都好,就有一点,关键时候容易掉链子。

    过了一会儿,我的眼睛才缓慢适应周围的环境。

    借着有些惨白的月光,我环顾四周,这院里静悄悄的,三人竟然不见了!

    “人,人呢?跑了?”我有些着急,问了问旁边的大奎。

    大奎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声音有些颤抖:“那,那里!”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有,只有刘婆子的尸体依旧躺在一张木床上,至于身上之前盖的白布,应该是被刚才的怪风刮走了。

    我有些气急败坏,这大奎虽然和我同岁,但生的人高马大,这会儿胆子却比蚂蚁还小。

    看来,这会儿指望这家伙是没用了,关键是这三人竟然一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大门依旧紧闭,难不成是长翅膀飞走了?

    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我现在越是着急,脑子里越是混乱,我不由得有些急躁!

    “强子!那里,刘,刘婆子!”大奎失声喊道。

    我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经强子这一喊,吓得我差点从草堆上掉下来。

    “大奎,能不能小声点!刘婆子怎么了?”我有些不耐烦了。

    我再这么一看,刘婆子的尸体竟然动了!

    由于刚才没有看仔细,再加上视线模糊不清,这时候借着月光,我这才发现刘婆子的尸体竟然是直愣愣的坐了起来。

    我和大奎是目瞪口呆,这刘婆子不是死了吗?

    其实我还好,之前见过爷爷去世之后发生的种种怪事,但是,我依旧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刘婆子身上。

    就算我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可大奎却没有,这时候被吓的全身哆嗦。

    难道说,刘婆子没有死?可我在白天的时候,确实看见刘婆子的脖子吊在老槐树上,那面目表情狰狞,脸色铁青,就连嘴唇都已经发紫,就那会儿功夫,早就死了个透心凉。

    刘婆子在床上坐着是摇头晃脑,脑袋耷拉,由于距离有些远,我看不清她的样貌。

    又过了大约盏茶功夫,才从床上慢慢爬起来,那动作极其缓慢,有点像是有人从背后操作的木偶。

    大奎哪里见过这场景,这时候张着嘴巴,哆哆嗦嗦说了句:“咱,咱们,咱们要不,要不走吧?我怕!”

    说心里话,就这种情况下,我也怕,而且是怕的要命,但是好奇心还是战胜了自己的恐惧心理,我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变的平稳一些:“别,别怕,兴许是看错了,或者,或者是有人故意的,再等等看!”

    在我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刘婆子已经站立在床前了!  21814/10834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