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灵之咒 > 第十六章 算命先生

第十六章 算命先生

    刘婆子终究是死了,在她房子后面的一颗槐树上了吊,死的时候还是那身装扮,还是穿着那件红色嫁衣!

    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我刚刚朦胧睡醒,就听见街上人声噪杂,还有混乱的脚步声。

    整个山村本来就只有百十户人家,出了这样的事,不到一个时辰,人尽皆知了。

    今天早上似乎是起了浓雾,竟是如同黑夜,行人如同一个个的孤魂野鬼,只能看清一个轮廓,几乎是碰了面,或者喊上一嗓子,才能看清对面是谁。

    据说最早发现刘婆子尸体的是一个放羊的老头,当时只看见树上一道黑影不断的晃啊晃,本以为是一块破布,走的近了才发现是个吊死鬼,当时被吓的是屁滚尿流,差点丢了半条命。

    刘婆子的尸体依旧被挂在老槐树上,没有人敢靠近,雾气弥漫,冷风吹起,随风飘荡,只有她那十岁的儿子早已是吓的口足无措,一脸茫然。

    我和大奎站在人群里观看,那尸体早已变的口眼歪斜,双眼瞪圆,舌头快要耷拉到了下巴。

    村长无奈,只得亲自动手,把刘婆子的尸体放了下来。

    几个胆大的年轻人才徐徐向前,搭了把手,把刘婆子的尸体放在地上。

    村里老人说,穿着红嫁衣,这是要变成厉鬼啊!村长又连忙找人脱掉了她身上的那件红色嫁衣,并安置在屋内。

    至于那位号称太上老君转世的算命先生,已经派人去请了,村长还是动用了这山里唯一的一辆马车,只是这山路不好走,从镇上来回就要半天功夫。

    一直到下午,这雾气终于消散了一些,还是不见阳光,整个村子都是灰蒙蒙的。

    这位算命先生终于来了,是一位老者,身穿了一件带有八卦图案的天仙洞衣,身材精瘦,束发盘髻,须发花白,芒鞋布衲,手执一柄拂尘,身后跟了两个小道童,咋一看,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样子。

    村长见到来人,仿佛见了救星,连忙笑脸相迎,就怕怠慢了些。

    这位老者先是围着刘婆子家转了一圈,又看了看她的尸体,面露难色,止不住的唉声叹气!

    村长似乎是感觉大事不妙,本来想着向前询问,谁知却被一个小道童拦住了。

    那道童说道:“这是厉**祟,仙长今晚要施法,可这鬼怪颇有道行,恐怕今日要折损些修为,烦请村长回去准备准备!”

    村长听了个云里雾里,不明所以的问道:“那依仙长的意思是.......”

    那道童有些不耐烦,顺势做了个手势,村长会意,一副“懂了的”表情,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香油钱奉上,说道:“这是我们李家村村民的一点心意,望仙长收下,尽快帮我们李家村除魔,保佑平安。”

    我叹了一口气,对旁边的大奎说道:“我们家还奉献了两块银元呢!”

    这个时候,那道童的脸色才好了些,说是晚些时候还要准备些膳食。

    村长连连点头答应。

    我和大奎看的清楚,这道童端着满满一盘子香油钱,那仙长的眼神透露出一股不易察觉的贪婪。

    我冷笑一声,对大奎说道:“这算命先生八成是个骗取钱财的神棍罢了,什么太上老君转世下凡,自吹自擂!”

    我只是舍不得我家的银元。

    我和大奎商量,今晚便要好生生的教训他一番。

    父亲又去镇上做长工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偌大的院子空荡荡的,我倒不是觉的害怕,只是一到晚上,就觉的冷冷清清。

    夜晚降临,村里的人早就各自回家了,尤其是刘婆子家出事以后,更是闹的人心惶惶,大家更不敢在外逗留。

    山里容易起雾,往往是五六点钟,可天色已经暗淡,完全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我听见屋后传来一阵鸟叫声,这是我和大奎的接头暗号。

    “大奎,东西准备好了吗?”我打开房门,反手又关上。

    “嗯,早就准备好了!”

    我所说的,是用村里大柳树枝做成的弹弓,这种弹弓精度高,射程远,威力十足,平日里我们都是来拿它打野兔子。

    刘婆子家并不远,也许是天黑的缘故,我们走的特别慢。

    这夜里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只能按照脑子里的想象往前走。

    “来的时候要是打个灯笼就好了!”大奎开始忍不住抱怨,他的声音在寒风里有些哆嗦。

    “打灯笼,那不得让人都知道我们了,想想我们那些香油钱!”我开始反驳大奎说的话。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路上只感觉阴风阵阵,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冷的出奇,我和大奎忍不住的打寒颤,不远处偶尔传来的狗叫声,心里也感觉很舒服。

    来的时候,我们都穿上了棉大衣,我想这也许是心理作用。

    前面隐约能看见昏暗的烛光,我才长舒了口气。

    刘婆子家院墙并不高,而且墙外面有一堆高高的柴火,我们俩躲在里面,一是可以御寒,二是这个位置,能很清楚的看到院里的情况。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堆柴火可以起到隐蔽作用,从而很难被人发现!

    我和大奎趴在草窝里,向刘婆子家望去,这时候村长还在,和几个帮手正把一些吃食往里送。

    “这个老小子,吃的可是美味佳肴啊!”大奎咽着口水。

    借着隐约发暗的烛光,那饭菜应该是猪羊和牛肉之类,香味扑鼻。

    我不禁也咒骂了两句,就这荤菜,我和大奎一年到头也吃不到两次。  21814/10834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