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灵之咒 > 第十五章 刘婆疯了

第十五章 刘婆疯了

    一股黑色的烟雾迅速从箱子里四散开来,我躲闪不及,直中脑门。

    只觉得一股辛辣刺激的气味让我气血上涌,头晕目眩,紧接着吐出一口鲜血。

    似乎是隔了很长时间,我才慢慢的恢复思绪。

    老六说:“若是再耽搁一会儿,命都没有了,幸亏你反应及时。”

    我看了看旁边的黑木箱子,箱子里装的确实是满满的黄金!

    这绿毛鬼可以说是煞费苦心,步步陷阱,也怪我当时太鲁莽,打开了箱子。

    这也算是鬼迷心窍吧。

    再到后来,抗日战争爆发,我和何老六一腔热血,一同去参军入伍上阵杀敌,全国解放之后,何老六靠着这黄金做起了生意,从而发了大财。

    而我,却得了一场怪病,应当是黑色毒物所致,一到冬天,皮肤又疼又痒,遍寻各地名医,均不见好转。

    我曾经在无数个夜里梦到过绿毛鬼向我索命,也曾梦到过二狗呼喊着让我救命,更是梦到过战友和敌人横尸遍野,一望无际,无数的孤魂野鬼在黑夜里飘荡。

    每次想到这的时候,我都会一次次的从噩梦中惊醒,精神几乎崩溃,可是这梦却又无比真实。

    这也许是诅咒。

    因为有一天晚上,约么半夜,我遇到了一只猫,黑色的,和绿毛鬼长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黑猫....‘‘‘‘

    .............................................................

    爷爷的日记读到这儿的时侯,我才明白,山神是假的,绿毛鬼才是真的存在,至于宝藏和吃人的巨型藤蔓,爷爷在日记中也已经做了详细的解释。

    那天晚上的黑猫是由绿毛鬼所演变而成,它根本没有死,就算是爷爷去世了,也不能安生。

    可是窗外巨大的黑影.......,我本来想着打开笔记本继续往下看,却又在盒子里发现了另外一样东西。

    是一件黑色的手串,像是由黑色石头做成,有些坚硬,珠圆玉润,大小如同黄豆,上面有金黄色奇怪符号,这种符号我好想在哪里见过,应当是驱邪护身用的六字真言。

    整个手串造型精致,显的庄重而又神秘。

    我突然想到以前,爷爷曾经给我说过要外出给我请个护身符。

    在我小时候身子骨本来就弱,容易得病,全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爷爷说,要去山上庙里求神拜佛,让菩萨保佑。

    事实上,爷爷确实离开了一段时间,回来的时候,我还问他,护身符在哪?爷爷笑着说,现在年龄还小,怕弄丢了,这护身符可辟邪保平安,不能轻易丢弃或者送人,否则就不灵了,要等我长大之后才能给我。

    爷爷还说:“这护身符是庙里一位得道高僧开过光的,那高僧见我虔诚,与佛祖有缘,于是日夜诵经亲手雕刻了这护身符,凡是妖魔鬼怪近不得身。”

    后来我才知道,为了这护身符,爷爷在寺庙里清修了整整三个月。

    我把这手镯捧在手心里,这上面确实有我的生辰八字,我长叹一声,爷爷为了我可谓是煞费苦心,临终之前还不忘了这护身符,我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我拿着戴在手上,一股冰凉气息游走全身。

    “咚咚咚”有人敲门。

    我打开房门一看,是大奎,这大奎和我是发小,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

    还不等我说话,大奎就拉着我往外跑,他边跑边说道:“赶紧,去刘婆子家。”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好奇问道:“刘婆子怎么了?疯病又犯了?”

    大奎说道:“嗨,我也不知道,大家都去了,说是去听戏!”

    我满腹狐疑,听戏,刘婆子家,哪来的戏。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这时候,刘婆子家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有我们村的,也有邻村来看热闹的。

    里三层外三层的,就连房顶和墙头上都站满了人。我和大奎挤不进去,便踩着砖头趴在墙上往里看。

    可这人是刘婆子吗?

    这时,她正站在院子中间,身体扭捏,手掐兰花指,矫揉造作,头发梳的整整齐齐披在肩上,身上还穿着那件破嫁衣。

    这刘婆子平日里蓬头垢面,今天怎么想起梳妆打扮了。

    旁边有上了年纪的老人说,这刘婆子唱的是《三嫁夫君》,看来那晚上村里的喜鬼接亲,轿子里坐的是她的鬼魂啊,这刘婆子活不了了!

    村长听到后,立即叫了几个手脚麻利的年轻人,去邻村请王老汉走上一脚。

    我看着刘婆子正出身,她忽的转过身来,吓的我差点从墙头上滚下来!

    她脸上不知道涂抹了什么东西,惨白惨白的,只有眉毛是黑色的,脸蛋和嘴唇却是鲜血般红的吓人。

    即是像人又像鬼。

    突然她的眼睛狠狠瞪了我一眼,就这么一眼,差点让我魂不附体。

    这一幕我觉的似曾相识,突然想起,爷爷的日记中有一个木头脑袋做成的长发女鬼,难不成就是这模样?

    约么过了顿饭的功夫,几个年轻人才急匆匆赶过来,说是王老汉外出,并不在家。

    气的村长直跺脚:“这王老汉,偏偏在这个时候不在!”

    又听见有人说道:“这刘婆子根本不会唱戏,这会儿又唱又跳,我看应该是鬼上身。”

    又有人附和:“镇子上前几天不是来了个算命先生吗?听说是太上老君转世,能驱鬼辟邪,灵验的很。”

    旁边开始窃窃私语:“对,这事我也听说了!”

    “还别说,前两天我正好路过镇上,找他算了一卦,还真挺准!”

    村长听了,犹豫再三,终于下了一个决定:“赶明儿把那算命先生请来,给我们李家村驱驱邪气!”  21814/10834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