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灵之咒 > 第十一章 通道惊魂

第十一章 通道惊魂

    眼前的这一幕完全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尤其是二狗,吓的几乎要瘫痪在地,何老六平时一向稳重,在这个时候也开始变的手忙脚乱。

    先前这道石门是由外向里开着的,可在这个时候,石门却犹如铁铸,我们几人费了很大劲,竟然纹丝不动!

    何老六说道:“既来之则安之,不要白费力气了,既然这里的主人让我们来了,就没打算让我们回去。”

    接下来的路我们更加小心了,我举着火把迎着头皮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还没有走到尽头,四周静的出奇,除了两侧坚硬的石壁,什么也没有。

    火光照在我们的脸上,显示出惨淡的黄色,几人都垂头丧气,就像打了败仗一样。

    何老六突然说道:“看来我们嘀咕了那双猫的眼睛!”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幡然醒悟,原来那两具雕像本就存在,自从我们踏上石阶,那双猫眼就扰乱了我们心神。

    那眼睛一步步把我们引入陷阱!

    气的铁树又开始骂娘!

    二狗带着哭声说道:“咋办,我们,我们还能出去么?”

    我转过头安慰他:“别担心,哥哥拼命也得让你走出去!前面肯定有出口!”

    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紧接着又是一阵沉默,只有脚下我们的走路声和由于紧张粗重的喘气声。

    突然,我听到前面传来一阵细小的,不易察觉的女人的笑声!“咯咯”。

    我立即停了下来,怔在原地侧耳倾听!

    “咯咯”,那声音又来了。

    “有声音!”我的心再一次的被提到了嗓子眼,火把使劲往前照了照,狭小的通道尽头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任何情况,越是这样,我心里越紧张。

    “声音?”何老六仔细听了听。

    “一个女人的笑声!很轻!”我紧紧握着火把,这才发现手心里全是冷汗。

    铁树说道揉了揉耳朵,也变的紧张起来:“我怎么没听到!”

    我看向何老六和二狗,他们同样冲我摊了摊手。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听到?或者是神经绷的太紧而再次出现幻觉?

    就在我刚要放松的时候,又是一阵笑声:“咯咯咯咯...”

    那声音时远时近,断断续续的夹杂着狰狞,呼唤着我的名字,令人毛骨悚然。

    我听的真切,似乎就在这走廊的尽头,有一个东西,正在等待着我们靠近!那种感觉愈加强烈!

    甚至有点让我窒息!

    绕是我平时胆大,此刻再也承受不住,思绪处于崩溃的边缘。

    我刚想发作,这时,我发现我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双腿就像被一双巨手抓住,缓缓向前走去。

    我想大声呼救,喉咙里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此时的我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渐渐的,我能清楚的看到通道的四周有无数黑影向我靠近,那形态就像一只只硕大的壁虎贴在墙壁上!

    此时,那黑影越来越近了!来到了我的头顶上方。

    黑影慢慢垂下,我才看清是无数的黑密的头发,紧紧的缠绕着我的脑袋,那力量大的出奇,我感觉我的头就快要炸裂一样,疼痛的要命!

    我的目光越来越弱,视线越来越模糊,而我的意识也如同水墨一样四处散开。

    忽然一阵强光袭来,刺的双眼快要瞎了一样,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尖叫,我的脑袋随之一松,整个身体瘫软在地上!

    我回过神来,何老六他们三个正在担心看着我。

    我把刚才的事情一说,何老六脸色就拉了下来!

    他沉声说道:“宁听鬼哭,不听鬼笑!这鬼是要害人啊!”

    何老六拿起火把说道:“我走前面,壁画有古怪,大家千万别看!”

    我两腿发软,想想刚才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

    二狗把我扶起来问我:“哥,刚才你咋回事?一开始看着墙壁,后来就往前走,我们几个叫你,你也听不见,手舞足蹈,就像唱大戏!”

    我有气无力的骂道:“二狗,你少他娘的耍嘴皮子,我告诉你,打起精神,看好路,刚才哥哥差点着了道,要是不想死在这,就想想王二丫!”

    王二丫是村西头王大爷家的大屁股二姑娘,二狗喜欢的紧!平常没事就往人家家里跑。

    二狗脸色一红,我又问道:“刚才在我头上看没看见有长头发?”

    二狗摇摇头:“没看见,就看见你身上有一道黑影!”

    “黑影?”我反问。

    二狗说道:“一开始看不真切,后来铁树哥拿火把晃了晃就消失了!”

    由此看来,不管是黑影还是头发,在这里面肯定存在着不寻常的东西。

    就在这时候,走在前面的何老六突然停下了。我们过去看了看,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

    这几具尸体已经风干成了蜡黄色,身上的衣服已经变的破破烂烂,看样式,应该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不过这些尸体全都保留一个同样的姿势,双手紧紧掐着自己的脖子,导致这些干尸牙齿暴露,嘴巴大的出奇!

    我甚至能想象出他们临死前痛苦而又绝望的表情!

    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尸体,我心里反而有一种出奇的平静,我不禁想道:“这壁画在这不知道多久了,虽然残破不堪,但是仍然能够控制人的思绪,若不是铁树误打误撞救了我,后果不堪设想!”

    绕过尸体,我们继续往前走,本来想着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气候,前面道路正中间竟然出现了一个头发垂到脚底的“人”。

    那“人”一动不动,似乎是背对着我们,由于距离有些远,视线有些昏暗,它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我看不清它的四肢,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从见到巨型藤蔓到现在的壁画,我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里准备,可是有些东西的出现还是超出我的承受范围!

    何老六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开枪!

    在这几人中,我的枪法最好,在这个时候,我努力稳了稳心神,使自己保持冷静,瞄准它的”脑袋”,只听“砰”的一声,子弹飞射了出去!

    由于这通道狭窄,我所用的猎枪威力大,声音响,枪声扩散不出去。

    这一枪,差点把我们的耳朵震聋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人”中枪倒下了!  21814/10834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