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灵之咒 > 第四章 一只黑猫

第四章 一只黑猫

    那只猫全身漆黑如墨,尖牙外漏,一双死寂的眼睛发出森森寒光,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不知道它是何时出现在门口的,它比一般的猫体型大些,若不是它冲我叫了一声,我真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只“猫”。

    我紧紧握着手里的木棍,以防这只猫对我发起攻击。

    也许是它对我还有所顾忌,所以迟迟不敢向前,我突然注意到它的双眼瞄向了旁边的棺材,那眼睛分明充斥着贪婪的欲望,猩红舌头不停的来回摸索。

    我暗叫不好,抄起棍子用出全身力气向它砸去,不料扑了个空!

    那只猫移动速度极快,只一瞬间就跳到了爷爷的尸体上,我突然间想起父亲出门前交代我的事情,我不由得焦急万分。

    黑猫在尸体上用四肢来回翻腾,做着异常奇怪的动作,时不时的还发出低沉的吼叫声,而那吼叫声我异常熟悉,和爷爷去世前一模一样!

    我顾不得害怕,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刚拿起棍子,可它又再次闪到了墙角,刚想打它,又闪到了门口,我连它的毛都没蹭到!

    它再一次的死死瞪着我,那眼神分明是在冷嘲热讽,它就像是有思想和灵感,甚至能预测到我下一步的动作一样!

    我顺势追过去,那只黑猫冲出屋门消失在了黑夜里!

    我围着屋外找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发现,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又出事了。

    爷爷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我看的真切,外面的朦胧月光正好照在棺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可刚才尸体刚才明明还躺在里面!

    火盆里的火苗早已经熄灭,根本没有半点火星。

    爸爸和六爷呢?去了哪里?

    我越想越害怕,跑到院子里,喊了好几声,没人答应,跑到客厅里,卧室里,连他们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又起风了,越来越大,吹的地上的纸钱直打旋转,墙边立着的花圈左右摆动,房门前的白色灯笼一闪一闪,烛光摇曳不定,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我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警惕的看着四周,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似乎就在家里的某一个角落,一个阴魂不散的恶魔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看,随时把我一口吞掉。

    一个细微而又琐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与那晚听到的极其相似,是有东西摩擦地面而发出的沙沙声,我猛的转过头去一看,吓的我差点窒息。

    只见院子里的枯树底下立着的纸扎小人像是会走路一样,迎风翩翩起舞,而那纤细的双腿在地上不断旋转,那令人恐怖的声音正是从它脚下源源不断的发出,它做着各种奇怪的舞蹈,好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双手操控,只不过这双手就隐藏在这无尽的黑夜当中,我却无法看见它。

    忽然,“咚”的一声终于打破了这个看似不平凡的夜晚,由于我刚才的精神过度集中,此时更像是一根钢针扎着我紧张的神经,“谁,谁在哪里。”我喘着粗气问道,我的声音被风吹的断断续续。

    那声音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像是老鼠,在啃噬着模样东西一样,是从厨房传来的,我随手抄了一根棍子,寻着声音走去。

    刚到厨房门口的时候,那声音突然变小了,像是有人在呜咽的时候,喉咙里含糊不清,借着有些昏暗的月光,我环视着屋内的情况,墙角落里,一个黑影正在趴在地上蠕动,准确的来讲,是跪在地上,它的头部一动不动,在它的怀里似乎抱着模样东西,具体是什么,我有些看不清,它的这种姿势令人毛骨悚然。

    我的喉咙有些发干,直感到手脚冰凉头皮发麻,悄悄咽了口口水,“谁,你…谁?”我颤抖的很厉害。

    “咯吱”一声,那东西忽然把头扭过来,直接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它的脑袋像是木头做的,但却是很灵活,我又走进了,看清了,终于看清了。

    这是什么啊,无法形容它的容貌,只是那双充满鲜血般的双眼在这个晚上显的无比血腥,闪烁的红光在月光下更加阴森和凶狠,尖锐的獠牙外露,像极了青面巨兽,只是在那牙齿上滴着丝丝血液,还沾着些许碎肉。

    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认出来了,爷爷,它是爷爷,不,它不是,爷爷已经死了,此时,它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我惊恐万分,想逃走,但是脚下像是被东西牢牢扣住,移动不了分毫。

    它嘴里低声呜咽一声,野兽一样向我袭来,把我狠狠撞在后面的墙壁上,背后一阵剧痛,它双手紧紧扼住我的脖子,脸上青筋暴露,似乎是想把我掐死。

    这个时候我的双腿已经悬空,不住的拍打它的手臂,那手臂坚硬,如同生铁,我竟然不能移动半分,我不知道它哪里来的力气,那双手的指甲尖长,已经快要镶嵌到我的肉里。

    我的脖子上一阵刺痛,情急之下,我只能双手乱抓,却没有想到的是不小心抓到它稀疏的头发,竟然生生扯下一块头皮下来,露出里面红色血肉,隐约能看见下面覆盖的白色头骨。

    它的头上冒出绿色红色的液体夹杂在一起,汩汩的往外冒,一股腥臭的气味迎面扑来,我隐隐作呕。

    它的脸上此刻显的更加恐怖狰狞,能明显感觉到它的贪婪的目光,如同看到可口的猎物一样,我的力气越来越小,呼吸越来越沉重,眼前的清醒逐渐模糊起来,我感觉我的生命就到此终结了。

    一股些许温热的液体倾盆而下,耳朵里隐约传来呜咽一声,紧接着的,是脖子上一松,我从墙上掉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

    一股浓重的咸腥味从脸上躺在嘴巴里,我双手在脸上一抹,再借着月光一看,是鲜血,鲜红的血液在我身上到处倒是,这是从哪里来的,不是我的,难道是它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惊魂未定之际,我的脑袋里竟然出现了短路,愣在那里。

    “强子,别傻愣了,快帮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一看,是爸爸和六爷赶来了,这时竟死死扣住爷爷的尸体,那尸体还在挣扎,我终于反应过来。

    那双脚还在乱蹬,只不过动作极其缓慢,力气似乎也比刚才少了不少,爸爸抱住它的前半身,我只能使劲抱住它的双脚,而六爷从身后掏出一捆红绳,把它来了个五花大绑,又麻利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黄色符纸贴在它的额头上,那尸体瞬间一动不动了,只有嘴里依旧发出轻微的“咯咯”声音。

    我们三人瘫软在地,守着尸体休息了好一会儿,我才感觉力气慢慢恢复过来,“强子,你没事吧?”六爷喘着粗气问我。

    我抬头看了看六爷,他的情况比我好不了多少,本就上了年纪,经过刚才一番折腾,现在看他的样子,似乎又憔悴了几分。“没事,六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六爷冲我摆摆手:“一两句话说不清,以后你会知道的,你没事就好!”

    爸爸在一旁点点头,又接着说道:“看来我们还是大意了,没想到啊,远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快。”

    六爷晃晃悠悠站起身来,“事发突然,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这尸身必须赶紧收敛好,以免再诈尸!”

    爸爸说道:“白天王老汉已经交代过了,午夜就埋,我请了几位村里的壮劳力,马上就来了!”

    六爷点点头,甩出一句:“赶紧动手吧!”

    我们三人把爷爷的尸体重新入棺,盖上棺材板子,又在棺材外面结结实实的绑了数道铁链,横竖交错,六爷又仔细验看一番,才长长舒了口气。

    一切备好之后,我便重新洗漱一番,又换了衣服,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村里来人把棺材抬走了,我望着空荡如野的院子,一夜未眠,直到天色朦朦亮,爸爸和六爷从外面赶来,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掉下来。在此之间,我一直没有见到二叔。

    昨晚连惊带吓,怕是掉了半条命,而现在终于得空睡了一觉,这一觉睡的特别踏实,从早上一直睡到中午,醒来之后,我寻遍了家里,又见不到六爷和爸爸的身影,一拍脑袋,朝着二叔家的方向跑去。

    到了二叔家,便看见二叔沉着脸在一旁坐着不发话,愁眉苦脸,爸爸和六爷也在,同样面色凝重一言不发,二婶低头在一旁独自流泪。我瞧了瞧里屋,小宝正躺在床上,浑身抽搐,脸色发青,嘴唇发紫,眼圈发黑,牙齿紧闭,嗓子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前天早上见到他的时候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病倒了,我心中充满了疑问,只听见二婶断断续续的带着哭声说道:“前天晚上小宝去隔壁村同学家里玩去了,我看天色已晚,一直没见他回来,便去寻他,在村东老林里才找到,我把他带回家,起初并没见什么异样。”

    二婶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问他怎么回来这么晚,小宝说回来的时候路过一片树林,突然听到敲锣打鼓,吹喇叭的声音,然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支娶媳妇的队伍,他们穿着古代衣服,头戴圆帽,脸色黑白,胸前还带着红花,抬着花轿子,他连忙跑过去看,见他们举止怪异,都不像活人,他吓得扭头就跑,没多久就浑身无力瘫软在地上,后来我才发现了他。”

    二叔也在一旁叹气说道:“也怪我没放心上,直到昨天晚上就出现了这种事,我还以为是病了,请了大夫,吃了副草药也不管用。”

    六爷沉声说道:“这些是喜鬼接亲!”  21814/10834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