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灵之咒 > 第一章 离奇怪病

第一章 离奇怪病

    这年秋天,家里发生了许多怪事,家里圈养的几只老母鸡一夜之间全被吸干血液死去,紧接着是家里的大黄狗也是莫名其妙被倒挂在家里的老槐树上,被掏干了内脏。

    村东头的坟圈子里时常会出现忽明忽暗的蓝色火光,甚至有人会听到令人发毛的哭笑声,时有时无,尤其是在后半夜,有胆大的年轻人说在那附近看见过飘忽不定的黑影,说的有鼻子有眼,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是信以为真,更加诡异的是,村子里又莫名其妙的死了几个人,搞得人心惶惶,似乎整个村子都笼罩了一层看不见的黑雾。

    太阳一落山,大家就赶紧各自回家,关好门窗,连油灯都不敢点,整个村子一片死寂。

    村里面年长的老人说是有邪物作祟,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才会遭到报应,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当然我是不相信这些的。

    最重要的是爷爷患上了一场怪病,怕见阳光,时常会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屋门堵得严严实实,不见一丝光亮。

    尤其是在半夜,偶尔会发出恐怖的嚎叫,就像人被极度惊吓过后,发出的绝望的叫声。他全身皮肤干裂,又疼又痒,裂纹中时不时会流出已经红的发黑的死水,腥臭扑鼻,而且会时常发高烧,精神时好时坏。

    不多久,病情逐渐加重,二叔和父亲请了乡镇上的最好的医生,那医生来了之后,先是翻了翻爷爷的眼皮,又认真的把了把脉,脸上阴晴不定,只是不停的摇头叹息,然后开了几副草药,连医药钱也没有收。

    那医生是个60多岁的老头,他说,行医大半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人,脉搏微乎其微,连呼吸都没有,按照他的说法,爷爷已经病入膏肓,准确的说,已经是半个死人了,因为全身上下已经出现了尸体身上才有的死皮。

    他叮嘱父亲,也许病人有未完成的愿望,强大的意志力支撑他到现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即便是这样,有可能撑不过这个冬天。

    听他们说了会话,我进里屋看了看爷爷,他正躺在一张老式的有些破旧的木板床上,身上盖了一副旧毛毯,一动不动。

    能看见他异常消瘦的脸庞,甚至能清晰的看见颧骨裸露在外面,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枯瘦如柴,双眼紧闭,就好像一副已经风干许久的干尸。

    见到他这副模样,我突然有些伤感,而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爷爷温和儒雅,和蔼可亲,而他,也是最疼我的。

    蓦地,爷爷的眼皮好像动了一下,“爷爷”我轻声唤他。

    突然,他猛的转过头来,“嘿嘿”笑了两声。就是这一笑,差点没把我魂吓出来,我几乎瘫软在地,那笑容歹毒而又充满阴冷,就像寒气一般直钻入人的骨子里,让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我下意识的揉了揉双眼,仔细一看,爷爷还是像以前一样紧闭双眼,难道是我看花了眼?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具体是哪,我也说不上来,总觉得此时躺在床上的是一个诡异的陌生人,或者说,躺在那里的不是一个“人”。

    我越想越害怕,想走出去,可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看见爷爷那暗紫色的嘴唇动了一下。

    他的眼皮稍稍动了下,我能感觉到,他正在看着我,因为我清晰的看到两行浊泪从他凹陷的眼窝中流出,也许这个时候他的意识是清醒的,可他身上只是剩了一副骨架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力气让他完成任何的动作。

    我鼻子一酸,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爷爷,你刚才说啥?”

    “盒..盒子。”嘴唇微动,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来。

    “盒子?”我轻声问他,没有回音,像是睡着了。

    我看了看,在他枕头旁边果真放了一个木盒,也许是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以前上面的红漆已经变的斑驳不堪,露出原本的暗黄色,长时间磨的发亮。

    我轻轻打开一看,里面只有厚厚的两本日记本,爷爷向来有记日记的习惯,更重要的是,日记似乎也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而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他生病之前。

    我打开看了看,上面字迹工整,无模糊字样,这应该是他后面重新整理的,偶尔里面绘有奇奇怪怪的插图和那个年代才有的报纸,具体内容我没有细看,也没有时间看,只是单纯的瞄了两眼,便觉得这更像是一个人记载的奇闻异事。

    我想这本日记对爷爷来讲,肯定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他既然给我,也有他的道理,我紧紧的把它握在手里,再一看爷爷,他又恢复了刚才的病态,我轻轻为他掖好毛毯,退出屋门。

    父亲在镇上一户富主家里做长工,平时都是三四天才能回来一趟,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至于二叔,也就每隔一天就回过来看上一次,我已经16岁了,只在乡镇里上了几年学,就一直辍学在家。所以照顾爷爷的责任就落在我的身上。

    父亲吩咐我说,晚上的时候关好大门,没事的时候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早些睡觉,听到不该听到的,或者看到不该看见的,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虽然我充满了好奇心,但是碰上他严厉的眼神,我只能唯唯诺诺答应着。

    我们所住的房子是老式的四合院,经历不知多长时间了,很多地方开始破败不堪,甚至长满了茂密的茅草,下雨的时候就会漏水,父亲说,过年的时候,要把屋子重新修葺,否则的话,就再也没办法住人了。

    父亲一走,偌大的院子只剩下我和爷爷两个人,日落西山,深秋的夜色很快就降了下来。

    爷爷住在最西边的屋子里,为了方便照顾他,我就住在他的隔壁。

    时间还早,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总觉得心神不宁,想着最近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幕幕稀奇古怪的片段出现在我的脑海,不断回放,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在半睡半醒之间,我被一阵声音惊醒,屋门吱嘎作响,像是外面有人想要进来。

    “谁,谁在哪里!”我仗着胆子喊了一声,外面没有人答应,我披上外衣坐起来,

    从窗户往外望了望,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风了,月亮朦朦胧胧,粗大的枯树枝像是巨大恶魔的手臂不停摩挲着窗户纸,外面看不清任何东西,模模糊糊的,像是起了雾。

    、

    我揉了揉脑袋,有点头疼,难道是我听错了,刚刚想重新回到床上躺下,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像是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划过屋门,发出“喀喀”的响声,这次我听的真切,那声音勾住我脑子的每一个神经,我狠狠的在自己小腿上掐了一把,疼的要命,这绝对不是幻觉,我的头皮立即炸了起来,顺手拿起挂在旁边墙壁上的一把砍刀。

    这把砍刀是爷爷年轻时当兵的时候用的,曾经杀过人,砍过鬼子,再后来上山砍过柴,被磨的油光发亮,在月光下冷光森森。

    “到底谁在那里!”我又喊了一声,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门外的声音骤然停住,伴随的是外面一阵悉悉索索的断断续续的响声,有点像是蛐蛐叫,我知道在这样的的晚上不会有蛐蛐。

    更像是有东西在地上爬行一样,拖着沉重的身躯,行动缓慢,我透过窗户时刻看着外面的动静,越是什么都看不到,越是着急,越是害怕。

    我紧紧攥着刀柄,手心已经全是汗水,听到自己心脏发出的跳动声,大气不敢喘,大约过了一刻钟,那声音消失,我转了转因为紧张而便的有些僵硬的脖子。

    汗水湿透了我的衬衣,粘在身上及其难受,全身燥热难忍。

    就在我刚刚想放松的时候,“嘭”的一声,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在我丝毫没有心理防备的情况下,被吓的差点掉了魂,紧接着的是隔壁爷爷房间翻箱倒柜的琐碎的声音。

    “他妈的!”我有些气急,一股血气冲上了脑袋,这样下去,非把老子吓死不可。

    我冲出房门,“呼啦”一声,寒风卷着枯树叶子和灰尘迎面扑过来,呛的我直咳嗽,外面能见度极低,我努力适应前面的情况,所有的东西只能看见一个大致的轮廓,我只能按照脑袋中的印象向爷爷的房间摸索。

    虽然两个房间离得很近,但我像是走了很久,爷爷房间又是一阵杂乱响声,我心下着急,脚下速度也加快了些,“嘭”的一声,小腿不知道碰在了什么东西身上,使我打了一个趔趄,身体失去重心,向前趴去。  21814/10834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