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甩千次,系统让我修仙 > 第10章:古墓

第10章:古墓

    暴雨倾盆而下,古墓上的土石如同洪水一般往下涌,几根不知名的金属钢管支撑着古墓的入口。

    数名手持枪械的军人,披着雨衣笔直的站在入口一旁,他们的眼睛像钩子似的看向每一个经过的人。

    不远处临时搭建了一个简易讲台,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上去,他轻拍了几下话筒道。

    “这次探墓与以往不同,我就长话短说,实力未达国家二阶标准的能力者,全部不能进入古墓。”

    “这并不是我想吃“独食”,而是为了你们的小命着想。”

    “将伤员带上来。”

    几位军人扛着担架上台,担架上的伤员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但是他身上的伤痕却是令人惊愕。

    伤员就像是遭遇了什么野兽一般,浑身到处都是牙印抓痕,右手更是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弯曲。

    西装男摆了摆手,伤员被抬了下去。

    “刚刚的伤员,是我们军队的一位三阶能力者,如果你们其中有一阶能力者,觉得自己能比三阶强那就下墓,我不会拦你们!”

    说完西装男便下了台,不少人在见到伤者后都选择了离开,如今选择下墓的只剩二十几人。

    “我们去墓口看看”

    秦松难得严肃起来,看来刚刚的伤员对他冲击不小。

    众人点了点头,苏阳也跟着他们到里墓口。

    “无上长生?”看着墓口旁小篆刻的文字,苏阳有些疑惑。

    赵奇水盯着小篆沉思了一番道:“餐霞饮液,无上长生,这墓主是想修长生之术呀。”

    “可自古以来想长生者都没有善终,修成粽子的倒是大有人在。”

    “秦松我们还进去吗?”赵奇水说完看向秦松。

    最终秦松还是点了点头,四人登记了过后便带着手电筒走进了古墓。

    刚入墓还有些潮湿,但越是往里走却越干燥。

    苏阳拿着手电跟在最后面,明明探灵雷达上面的红点已经将自己包围,四周除了岩石土壁什么都没有。

    他也尝试过用洞悉之眼,可结果也是一样,毛都没有。

    苏阳暗想道:“该不会是一些“小虫子”吧。”

    走在中间的柳玲珑突然停了下来,而众人也很默契的立刻停止了脚步,其中当然不包括苏阳。

    他还在看着雷达,一个没留神便装上了前方的赵奇水。

    “古墓是很危险的请不要走神”赵奇水淡淡道。

    柳玲珑闭着眼缓缓开口:“有东西过来了”

    随后她的眉头越来越紧,忽然双眼猛的睁开。

    “快跑,有一群东西冲着我们来了!”

    苏阳看了眼雷达,前方的确有一群红点,但是他们可不止前面有,四面八方都是密密麻麻的红点。

    他们早就被包围了,逃跑是根本行不通的,而且自己还有系统的任务要做,现在也时候抽身了。

    秦松三人在柳玲珑喊出“快跑”时,便向着后方奔去,唯独苏阳还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看见这一幕赵奇水微微一愣,他停下脚步正准备跑回去拉苏阳,可前方的拐角处已经有虫群出现。

    “赵奇水,别管他了,这样下去我们也会死!”

    柳玲珑见赵奇水没有动作,跑了回去将其拉走。

    下一秒密密麻麻的虫群,如同蝗虫一般从拐角处蜂拥而出,将整个墓道都给堵得严严实实,苏阳也瞬即被虫群吞没。

    随后虫群就像是洪水一般,朝着秦松等人涌去。

    “前面有暗道,我们先进去躲躲!”

    秦松一脚踢开石门,众人也跟着他跑了进去。

    石门重新闭合,三人靠着墙壁喘着粗气,过了许久他们都没有选择说话,气氛诡异的沉重。

    “吱嘎吱嘎”寂静漆黑的暗道中传来诡异的动静。

    秦松拿起手电筒照去,一条条半人高的粉色蠕虫正在地上蠕动,而刚刚的声音就是它们挤动木桌发出来的。

    此时苏阳还在虫群中,但由于有[魂钟]这个技能,这些金黑色的虫子完全靠近不了自己,偶尔还能收到系统的击杀奖励。

    在进古墓后苏阳就收到了系统发布的新任务。

    【任务:寻找宋盛的主墓】

    【奖励:未知】

    从任务提示上可以知道墓主叫宋盛,可明明这个墓穴已经接近王陵大小,史书上却没有这个人的记载,这很不科学。

    苏阳看着雷达终于走出了虫群,踩死几只落单的又是几点灵力值入账。

    又往前走了几分钟,前方出现一座虚掩着的铜门,门上的血迹很新鲜,上面还有着几个整齐的窟窿。

    苏阳用手比划了一下,发现这些窟窿似乎是手指头戳出来的。

    想到之前赵奇水说过的话,苏阳暗道:“这里面该不会真有粽子吧。”

    “嘭咚,嘭咚”

    心中所想还未落下,铜门之内便传来沉闷的跳跃声,苏阳透过门缝隙向里望去。

    只见门内数只浑身绿毛,青面獠牙,浑身淌着粘稠红黄粘液的粽子,正围绕着一口黑棺跳跃。

    黑棺之下还躺着一个生死不明的男人。

    下一刻它们伸头一探,头颅四处张望,最后齐刷刷的将视线望向铜门,其中一只还因甩头的力度过大,眼眶中的那颗白珠子都被甩了出来。

    门外的苏阳见到这一幕心中一沉,暗道不妙,这些个粽子定是嗅到了他身上的“生气”!

    “嘭咚,嘭咚!”

    嘈杂急促的蹦跶声宛如死神临近,苏阳缓缓后退远离铜门。

    “呲嘎~”

    铜门中传来一阵刺耳的钻刺声,不多时数根干萝卜般的手指从门中刺出,见此情景苏阳更是震撼,那铜门少说也有6厘米厚竟然就这样被钻出个窟窿!

    但这只钻门的粽子,脑子肯定是已经被虫子吃光了,这门只是虚掩着又不是关上的。

    忽然一只干瘪的手从门缝中伸出,上面的绿毛也因挥动不停的摇摆,随后眼眶中少了一颗珠子的粽子从门缝中侧身蹦出。

    这只有些脑子,但有的不多。

    它在见到苏阳后,满是绿毛的头颅左右摇晃了一番,像是在做战前热身似的。

    随后它做出了奔跑的姿势,还没等苏阳从疑惑中回神,这只粽子便以一种诡异的跑步姿势,向着苏阳快速逼近!  21816/10834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