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甩千次,系统让我修仙 > 第7章:封桥

第7章:封桥

    清晨,天空刚泛起鱼肚皮,苏阳就已经在厕所洗漱了。

    这倒不是他勤快,而是系统今天不知抽的什么风,一大早就跟窜稀似的提示音响个没停。

    叮!

    【检测到大量灵体,请宿主前往雷达地点!】

    叮!...

    本以为有了系统就能摆脱996,没想到只是换了个形式被压迫,而且还不如996呢!

    “别吵了!”苏阳被吵得头昏脑涨,一拳砸在镜子上面。

    手掌无事,镜子四分五裂,苏阳心中一顿暗道:“完犊子,这房东过来查房的时候不得给我骂死!”

    镜子虽然裂了,但至少系统停止了叫唤。

    “咚咚咚”

    闻声苏阳将口中的泡沫吐了出来,心道:“这大清早的,到底是那个憨货?”

    推开房门,屋外之人穿着淡粉吊带睡衣,睡眼朦胧,成熟且性感。

    苏阳遵循着男人的天性,视线开始往下移动,在即将把那一抹春色映入眼帘之时,屋外的成熟美人玉手轻轻挡在了胸前。

    见清晨的大好春色被遮,苏阳心中大感可惜。

    屋外美人露出一抹戏笑:“小阳啊,你这大清早的怎么就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该不会是带女朋友回来了吧。”

    说着她还探头往屋里瞧,好似想找出那本就不存在的“女朋友”。

    苏阳嘿嘿一笑:“顾姐你说笑了,有你这么漂亮的房东,我那还会找女朋友呢。”

    顾翎是苏阳的房东,性格有些喜怒无常,平日里她和蔼近人时不时还会发点“小福利”。

    可一旦知道苏阳把屋里的家具弄坏了,她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逮着苏阳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然后将坏掉的家具带走,第二天又会修好拿回来。

    虽然顾翎喜怒无常,但她同样也是苏阳的恩人。

    如果不是她在林丽出事的时候刚好路过,并将其送到医院,林丽可能已经撒手人寰。

    “顾姐,我母亲的事情真的很感谢你,如果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请尽管吩咐!”苏阳眼神坚定的说道。

    顾翎打量起苏阳,随后脸上浮现一丝坏笑:“小阳,姐姐最近还真需要你的,帮助!”

    她在说出“帮助”时,刻意的加重了语调,这让苏阳想到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苏阳挠了挠后脑勺,憨笑道:“姐,那样不好吧。”

    见苏阳这副模样,顾翎心中有些窃喜。

    她踮起脚,轻敲了一下苏阳的脑袋,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想什么呢,我是想让你去乌江帮忙买点东西。”

    “乌江买东西?”苏阳微微一愣道。

    顾翎离开,苏阳拿着便条与一张卡坐回了床上。

    “面膜?”看着便条写的内容苏阳心中满是疑惑。

    如果只是买面膜的话,如今网络这么发达,网购不是更好吗。

    “流云商铺的面膜吗。”

    苏阳嘟囔了一句,脱下睡衣穿上一件短袖连衣冒,再离开之时看向床头柜微微一顿,随后又重新走回了屋内。

    街道上,苏阳叼着老冰棍准备先去看望一下老妈,因为他发现雷达上那团密密麻麻的红点也是在乌江。

    刚到江海医院,苏阳就看见姜可可从一辆宝马x7上下来。

    苏阳有些无语,这姜可可比自己来的都勤。

    “早上好姜大小姐,早上好陈叔。”

    司机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便驱车离开,苏阳看向姜可可道:“今天打扮这么漂亮是要去相亲吗?”

    “你又想挨打了是吗!”姜可可呲着牙像只是发怒的小老虎。

    苏阳也不继续惹她向着医院走去,姜可可提着包包紧跟其后。

    林丽明天就要手术,这两天都在养身体,如今还没有醒来。

    病房的门被轻轻关上,苏阳淡淡道:“可可,我有事要去乌江一趟,不知道要去多久,我妈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闻言姜可可点了点头,随后凝重道:“你要去乌江?我听我爸说那边已经被封锁了,而且最近两天有很多外地人赶过去。”

    听到姜可可的这番话,苏阳眉头微皱。

    乌江又不是什么旅游景点,就算有外人去看,也不会如同过江之鲫一般涌入乌江。

    无缘无故就将乌江大桥封锁,这里面肯定有着猫腻。

    苏阳脑中突然出现“超能力者”这个词,所有疑惑立马得到了解释。

    他获得系统短短两天,就已经碰到两件超自然事件,那么这个世界肯定有着大量的“灵体”!

    至于为何以前没人知晓,其中应该有组织专门负责这一块,而且能将乌江大桥封锁,国家也肯定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而且很信任这个组织。

    要知道想进出江海城,只有乌江大桥这一条路,封锁乌江大桥就代表断了江海城的财路,没有国家支持根本没人敢这么做。

    想到这苏阳心中叹了口气,本以为自己会是天选之子,可事实却是除他以外,这个世界早就出现了大把能人异士。

    “谢谢提醒,但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苏阳低声道。

    姜可可小嘴微张,最后还是没有询问其中原由。

    从江海城市区到乌江大桥,有着一段不短的距离,光靠11路公交车是没办法抵达的,苏阳选择坐上了大巴。

    大巴经济实惠,而且他也不赶时间。

    乌江大桥被封锁后,他想白天过桥那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偷渡”的时间点只有晚上。

    正当大巴即将发车时,有三个人急匆匆的跑上了车。

    两男一女,吸引苏阳的并不是他们上车时险些摔倒的糗样,而是他们胸前的胸章。

    徽章整体颜色为金黑色,光是徽章闪耀的金属光泽,苏阳就能看出它用的材料并不是普通金属,徽章中央刻着一颗枯死的大树,树干上还有一只眼睛。

    如果只有一个人带这种徽章,那可以定义为个人爱好。

    但多人佩戴的话性质就不同了,这个徽章很可能是代表了什么。

    大巴上几乎已经坐满了人,只有零星几个分散的空位。

    而苏阳身旁刚好就没人坐,三人中一个大大咧咧的青年坐到了苏阳一旁。

    他冲苏阳嘿嘿一笑道:“兄弟你也是去乌江吗?”  21816/10834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