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甩千次,系统让我修仙 > 第6章:赤狐

第6章:赤狐

    蹲在地上的狐狸,是一只很漂亮的赤狐,它的皮毛宛若近夜的晚霞,如果不是苏阳见过它本来的模样,甚至还想上去摸一摸它。

    “臭宝,你不跑吗?”

    苏阳鬼使神差的说出,在阳台时类似的话。

    而下一幕更是令他心中一惊,赤狐也如同在阳台时那般,它在听到这句话后,脑袋往旁边轻轻一歪。

    腐烂的赤狐与眼前的赤狐瞬间重合,一股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山林中的风也在这时候变得狂躁起来,似乎想要将整个世界掀起。

    蹲在地上的赤狐嘴巴上下张合,这种口型与动物发出嚎叫时完全不同,那更像是人类说话时的谈吐动作。

    可苏阳的世界就像突然被按下了静音键,他什么都听不到,他的世界在这一刻寂静的可怕。

    画面也在这时又开始跳动,而且还是疯狂跳动,这让苏阳完全看不清楚画面中有着什么。

    不知道等了多久,苏阳蹲在地上睡了过去,待他再次清醒只是听见一个很温柔的女声。

    “相公,累了就先进屋歇息吧。”

    苏阳缓缓抬头,他能感觉到眼前的女人很美,可她的脸上似乎披上了一层薄雾,令苏阳看不清她的面容。

    正当苏阳准备起身时,这才发现腿脚根本使不上劲。

    女人也在这时递过来一根拐杖:“相公,你怎么又给忘了?”

    这时苏阳才看向自己的手,枯黄干瘦,垂落在肩膀上的头发只有些许黑色。

    可能是这具身体的原因,现在就连苏阳那年轻的灵魂,似乎也在慢慢变得老朽。

    “不用,我能自己走。”苏阳推开女人递过来的拐杖,撑着身子颤抖的起身。

    女人似乎也对这一幕习以为常,并没有出声制止。

    最终苏阳还是凭借着意志力,走进了屋子。

    而画面也在这时开始变动。

    这次跳动的很慢,苏阳能看清每一张画面的细节。

    画中,女人早上出门忙农活,中午回家做饭喂鸡,给年迈的苏阳更换便盆,晚上又是捶肩又是说故事。

    她没有因苏阳的年迈而离去,而是选择了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

    每一副画中,苏阳都能感觉到女人很开心,虽然看不清她的模样,但苏阳心中对她是谁已经有了一些猜想。

    那只赤狐自从女人出现后,图画中便再也没有它的身影。

    或者说每一张都有她。

    最后一张图画落下,苏阳再次回归到了画中的幻境世界。

    “相公,你放心去吧,等孩子长大了我就会过来陪你。”

    女人那看不清的面容流下一行泪水,最后床榻上的苏阳张了张嘴没了生机。

    而正真的苏阳并没有因此重回现实,他变成了类似幽魂一样的存在,能穿墙能移动,但就是不能发声。

    “你个狐狸精,还不快点出来!”

    “再不出来我们就放火烧屋了!”

    草屋外传来村民的叫骂,女人擦去脸上的眼泪走了出去。

    之后的一幕便是屠杀。

    村民死了大半,但女人最终还是败了,因为来了个道士。

    她被道士打回了原型,变回了赤狐。

    虽然赤狐在于道士搏斗后已经浑身是血,但她还没有死。

    道士将奄奄一息的赤狐挂在一颗枯木上,拔下了她的下颚,正想剖开她的肚子时,赤狐反抗了。

    但换来的却是一剑削去大半个脑袋,赤狐死了,她的肚子被道士剖开。

    道士将手伸入赤狐的肚子掏着什么。

    没多久一个长着狐狸尾巴的人类婴儿,被道士取了出来。

    画面到了这里就结束了,整个世界的颜色开始变淡,陆地也像碎玻璃一般,向着深不见底的下方跌落。

    苏阳也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往上拉。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过后,苏阳重新回到了现实,刚刚的一切似乎都是一场梦。

    而那只腐烂的赤狐此时还是保持着,苏阳陷入幻境前的歪头动作。

    苏阳不知道刚刚的一切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眼前的这只鬼怪所变化出来的。

    但与其让她继续以这种鬼样子活下去,不如直接将其超度,让她早点与自己的爱郎相聚也好。

    噬灵的发动条件是目标没有反抗能力,且触碰到目标。

    苏阳缓缓将手伸向赤狐的头,还没等他触碰到,赤狐已经贴了上来,她在苏阳的手心中蹭了蹭。

    没有感受到一点反抗的情绪,苏阳淡淡一笑道。

    “如果你的故事是真的,那么祝你早日与爱郎相聚。”

    “噬灵。”

    赤狐化为一团灰色的烟雾,钻入苏阳体内。

    而她消散的地方却多出了一块玉佩,玉佩因为长年被污血侵蚀,已经变得暗红,看起来好似一块诡异邪玉。

    玉佩上还刻着小篆字体的“护阳”二字。

    苏阳并不打算将这枚玉佩占为己有,他隐隐觉得自己幻境中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赤狐还有一子活了下来,以他半妖的血脉只要不是半路夭折,活到现代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书上都说那些个妖怪,动不动就活个几百上千岁。

    苏阳找出以前地摊购买的小盒,将玉佩放了进去,随后便放进了床头柜的抽屉中。

    做完这一切,苏阳也是累的不行,仅仅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他躺在床上没一会儿便睡了过去,暗红的玉佩也在这时,从抽屉中发出淡淡红光。

    它就像是一颗在跳动的心脏一般忽明忽暗。  21816/10834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