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回归线的怀念 > 三、失恋

三、失恋

    但是,我们分开了。

    在遭遇北回归线五百年一遇的落雪奇观之前,我们分开了。我们分别伫立在一个不能往返的渡口两边。即使心心相印也不能牵手相伴了。只有我心底的回忆和思念才能将我们联结在一起。

    是的,回忆和思念可以将我们联结在一起。那我就继续回忆吧。

    2006年7月10日凌晨2点,第十八届世界杯决赛,法国对阵意大利。9日晚上8点起我就和我的同学聚在一起围着电脑观看世界杯的各种特辑花絮。11点16分,宿舍虚掩着的门被推开,你笑意盈盈地站在门口。我愣了一下,然后一个跨步跳过去将你抱起来,踮起脚尖转了720度。窝在我们宿舍里的十多个同学都在为我欢呼。那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呵,你在渡口的那一边还记得有过那样一个时刻吗?

    和你的同学一样,我的同学也是那么知趣。他们转移到另一个房间去,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了我们。那一夜,我们没有睡觉。我们在床上拥抱着微笑着呐喊着,一眨不眨地看着意大利和法国的英雄们在绿茵场上展翅飞翔;看着齐达内因不堪被侮辱而撞击对手从而领到红牌黯然离场;听着黄健翔以沙哑的声音呐喊着“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

    然后,风云雨电!万水千山!那是我们自己的世界杯了。朵拉,亲爱的朵拉,在那样一个全世界热血沸腾的日子里,你来到我身边,和我一起共同创造了一个永生难忘的夜晚!那是我一生的荣光和骄傲!也是我永远的甜蜜和幸福!

    对于我来说,2006年的夏天,是值得纪念的夏天。除了你连夜赶来和我一起观看世界杯决赛之外,更重要的是随后我顺利考上了南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的研究生。

    遗憾的是,你没有考上北大的研究生。我知道,这对你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我不知道对你说什么,因为没有语言可以表达出我想对你说的话。我只能从南京飞到广州,形影不离地陪在你身边。你却轻描淡写地扭头一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考不上就考不上。”我看着你苍白的脸,知道你的心在流血。我宁愿你伏在我的怀抱里或靠在我的肩膀上痛哭一场,把心中的伤痛都发泄出来。可是你却隐忍着,用笑容来掩饰你内心的苦痛与伤悲。这让我忧心如焚。我知道,一旦你支持不住,后果将是灾难性的,那时候你心中的悲苦就会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奔涌而出,不可竭止,直至倒海翻江,山崩地裂。

    在那些痛苦的日子里,你突然作出了一个令我吃惊的决定——你要去成都开一间“相思鸟”酒吧。谁能想到,去看苏苏时那个细雨霏霏的夜晚,你随口而出的一句话竟然一语成谶。

    我知道,一旦你作出了这个决定,就不可能更改。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全力支持你。令我颇感欣慰的是苏苏也已经毕业,并且接受了你的邀请,要和你一起创立“相思鸟”酒吧,打造一片商业的天空。

    我没想到写小说出类拔萃的苏苏在经商方面也是一个奇才。她带着你在成都各个角落转了五天,见了一些必须要见的关系人或者朋友,,然后不动声色地就选定了“相思鸟”的最佳位置,并且筹集到了五十万元资本金。加上你自己带去的二十万元和我向家里要来支持你的十万元,“相思鸟”的资本金达到了八十万元。

    “可以开始筹办了。”苏苏轻松地笑一笑。

    苏苏说:“相思鸟”的ideaed是你想出来的,所以应该由你做大股东,她只做小股东,协助你打理酒吧的生意。她筹集的资金大部分作为公司的借款,不作为她的资本金。因为我也支持了十万元,你们还一定要给我一点股份,我推不掉只好接受。按苏苏的说法,你占60%的股份,苏苏占30%的股份,我也有10%的股份。苏苏说完,我们三个相视一笑,就算定下来了。

    原本我还担心你和苏苏怎么运作“相思鸟”,但很快我就打消了顾虑。你是一个聪明的人,有创意和思想,能驾驭大的方向,所以你只管大事。但你不是一个精明的人,你不善于或者说不肯花心思去处理那些烦杂的业务琐事,于是你就把这些权力交给了苏苏。而苏苏正好是一个既有聪明又很精明的女孩,并且乐于运作业务。于是你们相得益彰,很快就把“相思鸟”经营得风生水起,宾客如云……

    天又开始下雪了。

    洁白的雪花像碎裂的花瓣一样在柠檬山的上空随风飘洒。我想着你,眼泪不知不觉地涌了出来。苏苏用纤细的手指为我拭去眼角的泪滴,默默无言地拥抱着我。

    “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苏苏在我耳边低低的说。我凝望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想,如果我真的失声痛哭,苏苏也许受不了的。

    雪不停地下着,苏苏的脸冻得通红。

    大三的时候,苏苏的网上家族越来越庞大。而苏苏的小说也越来越受读者欢迎,连带着我的小说也获得了一大群人的关注。我们家族里的人变得越来越亲近,大家在qq上或在留言栏上常常一见面就“抱抱”、“亲亲”地互相打趣逗笑,或者一个接一个地发出拥抱或亲吻的表情图。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苏苏和你一起创办“相思鸟”的时候。后来苏苏说正当“相思鸟”越来越红火的时候,有一次你在苏苏的电脑里查资料,正好我在qq上向苏苏发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拥抱的表情过来,你恰好看到了。然后你像是不经意地翻阅了一下聊天记录,发现了那些“亲亲”、“抱抱”之类的字句和更多的拥抱表情图。你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苏苏说当时她发觉了你的变化,就笨拙地向你解释,可是越解释就越糊涂。虽然你淡淡地一笑置之,但几乎可以肯定你心里留下了阴影或芥蒂。

    苏苏的话让我懊恼万分。其实我也曾经考虑过这种情况,不想在qq上与网友们乱抱乱亲。可是我又觉得这只是网上游戏,现实中我们都坦坦荡荡,就没有太在意。我相信苏苏也是这样想,才没有刻意隐藏qq上的记录。现在我才明白到:必要的秘密对于爱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正如阳光对于花朵是必不可少的一样。但明白到这一点实在太迟了,太迟了。

    不久之后你就病了。我从南京飞到成都去看你。我推开“相思鸟”办公室房门的时候,你不在里边,苏苏迎接我。苏苏像在qq里见面一样,站起身张开双臂迎上来,还娇滴滴地说“呵呵,王子来啦,抱抱。”我知道苏苏只是像在qq里一样作势开个玩笑,并不是真的要来拥抱我。可是苏苏张开双臂涌向前来的姿势让正好踏进门来的你看到了。你转过脸去,装作没有看见,而苏苏张开的双臂和荡开的笑容却僵在了那里。我心里“咚”地响了一声,知道事情不妙。可是我束手无策。这样的情形我怎么解释呢?谁能相信苏苏张开的双臂只是一个姿态呢?

    第二天,有网上家族里的朋友来成都看苏苏。因为我是家族里的王子,所以我和苏苏一起接待了我们家族里的朋友。不知道苏苏是因为见到了朋友而高兴,还是因为张开的双臂而心烦,总之那个晚上苏苏喝醉了,醉得昏睡过去。我送苏苏回家的时候,只能抱着她。在楼梯上恰好又让你看见了——苏苏像一只小猫一样蜷伏在我的怀抱里,微微上翘的嘴角显示着她正进入甜蜜的梦乡。

    我想就是从这一天开始,你心里的芥蒂就再也无法消除了。因为你亲眼见到了现实世界而非虚拟空间里我和苏苏亲密接触的场面或证据。后来苏苏一再解释,但你总是一笑置之,并不多说什么。我凄然。因为我知道,你一向心比天高,不屑与别人纠缠什么;而且你的法则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我每个礼拜都来看你。但你的话越来越少,你的病越来越重。我无能为力。医生也无能为力。

    “我们结婚吧。”我说。无能为力的日子里,我用了最后的招数。

    可是你骄傲地扬起头,拒绝了我的求婚。就是从这一刻起,我开始向着万丈深渊下坠,下坠,慢慢地下坠……

    我也病了。我对自己无能为力。医生也无能为力。我只是每日里向着万丈深渊下坠,下坠,慢慢地下坠……

    终于在一个槐花满地的下午,你对我和苏苏说:你要离开。离开我,离开“相思鸟”。

    苏苏苦不堪言,欲哭无泪。我也苦不堪言,欲哭无泪。

    苏苏说:“既然必须要有人离开,那就让我离开吧。朵拉你留下。”

    你走上前去,拥抱着苏苏,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不。还是我离开,苏苏你留下。‘相思鸟’不能没有你。”

    我和苏苏对望一眼,知道已经无法挽留什么,也无法改变什么,只能默言不语。

    第二天,苏苏将“相思鸟”可以抽出来的现金全都抽了出来,转到一个存折上交给了你,一共是三十六万元。苏苏说,按会计帐目,“相思鸟”已经赚了六十三万元,你60%股份应可分得三十八万元,加上本金二十万元,至少应交回给你五十八万元。但现金一时无法凑足,只好待日后再补足了。

    你笑一笑,拥抱一下苏苏,并不想把存折带走。苏苏一定要你把存折带走,说你会用得着的。你又笑一笑,不再推辞……

    雪仍在下着,仿佛不会停止了。

    “冰哥哥,我们走一下吧。往山上走一下吧。老站在这里,会冻坏的。”苏苏小声地说。自从你离开以后,苏苏不再叫我王子,而是叫我冰哥哥。

    我看着苏苏温柔而又充满忧伤的眼神,心里忽然有些什么东西跳动了一下,像熟睡中的松鼠被阵风惊醒了一样。我想也许我太任性了,完全忽视了苏苏的感受。我想我是不应该忽视苏苏的存在的。即使在今天,在我深情地缅怀着你的时候,我也不应该忽视苏苏的存在或感受。

    于是我顺从了苏苏的意思,牵着她的手沿着海船木栈道向山上走去。

    我想,在我生命的旅途上,如果没有遇上你,没有与你牵手相伴走过的那些日子,我爱上的第一个人会是苏苏。

    在我所熟悉的女孩之中,从来没有人像苏苏一样能够将理性与感性、坚毅与温柔、独立与依恋结合得那么完美。在你离开我之后,我不可能不爱上苏苏。不过,由于对你的依恋难以割舍,最初我还是无意识地隐藏起了我对苏苏的情爱。直到夏天……

    直到夏天假期来了我还没能从失去你的痛苦中恢复过来。苏苏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她将“相思鸟”交给她请来的助手——也是我们网上家族的一个朋友打理,然后硬拉着我到处去旅行。我们去了……,手牵手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然后我们去了西藏,在雅鲁藏布江上游作了短暂停留;然后又去了内蒙古草原草原,在草原上策马狂奔;最后回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我的故乡。我对苏苏说:纵使千山万水,纵使百年孤独,也无法抚平我的创伤。而能够给我些许慰藉的,也许只有我的故乡。

    于是苏苏带着我回到我的故乡。

    在故乡开满鲜花的河边,苏苏忽然用手一指说:“妹妹来了!冰哥哥,妹妹来了!”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我的妹妹微笑着向我们走来。我不知道苏苏怎么知道那是我的妹妹,但我确信苏苏已经是我们家的人。

    就在这一刻,我深情地——不是礼节不是安慰更不是玩笑——我深情地拥抱了苏苏,深情地亲吻了苏苏。是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心中布满青苔的柴扉应该向苏苏打开了。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来。朝阳升起的时候,我到妹妹房里把刚刚苏醒的苏苏抱在怀里。我在苏苏耳边低低地说:“苏苏,我爱你。即使地上再也没有花朵,即使海上再也没有风帆,即使天上再也没有飞鸟,我都会爱你。”苏苏没有说什么,只用牙齿用力地咬着我的手臂,一滴泪花从她的眼角慢慢渗出。

    我借来一辆白色凌志,像个白马王子一样载着苏苏从珠江三角洲平原向潮汕平原飞驰而去。下午我们就到了水天一色白浪翻卷的红海湾。我们脱下外衣手牵着手冲下沙滩冲进大海。松软洁白的沙滩和辽远深邃的大海接纳了我们因你的存在而不可避免地带着一点苦味的爱情!我们在清澈冰凉的水底下完成了最初的仪式。苏苏殷红的鲜血像雾里的花香一样在海水中无声无息地化开了去……

    在我和苏苏的爱情开花之后,你却失踪了。我们一直寻找不到你的消息。事实上自从那个槐花满地的下午你离开“相思鸟”之后,我们就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然后,深秋的一个晚上,手机中苏苏突然传来你的消息。苏苏说你在成都开办了一间新的酒吧,名字叫做“太阳鸟”。

    据说,太阳鸟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永不回头。

    是的,朵拉,从那个槐花满地的下午起我就知道,你是不会回头的,永远不会回头的。

    但我还是要来看你的。我和苏苏一起来看你。

    在你的办公室,你拥抱了苏苏,没有拥抱我。我知道,即使苏苏不在我面前,你也不会拥抱我了。但我还是很欣慰,我和苏苏都很欣慰。看到你重新振作起来,我和苏苏的爱情不再那么苦涩了。我和苏苏真诚地期望着你的“太阳鸟”能够经营得比“相思鸟”更出色。

    可是,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你为“太阳鸟”确定的经营方针或者说你确定的顾客对象与“相思鸟”的完全一样——为那些心有所思心有所属而未曾如愿的人士提供一个梦想成真的平台。然而,正如你所说:有些花开注定在季节之外,有些故事注定不可以重来。在成都的人群中,有着同样需求或者同样梦想的顾客,已经认定了一个品牌——那就是“相思鸟”。因此,你的“太阳鸟”一直生意不好,惨淡经营,以至你债务缠身。

    我和苏苏还是常常想方设法去看你,想要帮助你。可是你要么避开不见我们,要么热情得有点生疏,并且总是拒绝我们的帮助。我们无能为力,只能眼睛睛地看着你滑向困境。但我当时没有警觉——那困境竟然是灾难性的深渊。

    我想,那些日子里你一定极度苦闷。因为后来我知道从那时起你就开始悄悄地……,并且赌博——到澳门去赌博。……,赌博,都是不归之路。你终于因赌博而欠下澳门大耳窿120万元债务。

    当我和苏苏发现你……并且赌博的时候,一切都已成定局,无可挽回。

    就在苏苏告诉我你欠下澳门大耳窿120万元债务的那个晚上,我当着苏苏的面抱着你哭了。你也哭了。苏苏也哭了。我知道,澳门大耳窿……是不择手段的,急起来他们会要了你的命。

    终于在一个梧桐花漫天飘洒的下午,大耳窿向你下了最后的通谍——10日之内还清债务!否则要你一条手臂!

    苏苏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了我。我连夜赶到成都。苏苏抱着我哭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我和苏苏作出了一个决定——卖掉“相思鸟”。苏苏真是一个商业奇才,在极度痛苦之中,仍然游刃有余地在两日之内处理了转手酒吧的所有事宜,得到了160万元现金。

    接下来的那个下午,梧桐花依旧漫天飘洒。我和苏苏带着一张130万元的支票找到了你。

    可是你却淡淡一笑说:“我的问题我自己解决。”

    还能怎样呢?我和苏苏还能怎样呢?

    第二天清早,风情万种的成都一片凄凉,洁白的梧桐花漫天飘洒。从各种渠道传来了令我和苏苏震惊并且窒息的消息——你在成都郊外的铁轨上卧轨自杀——以诗人海子一样的方式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雪还没有停止,而风却越来越大了。

    我和苏苏沿着海船木栈道登上了柠檬山的最高峰。放眼望去,北回归线上五百年一遇的奇观尽收眼底——洁白的雪花像碎裂的花瓣一样在柠檬山的上空随风飘洒。朵拉呵我亲爱的朵拉,这多么像我们曾经一起看过的长白山上的飞雪。可是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也已经不在这个白雪飞舞的世界,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朵拉,你不在,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