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回归线的怀念 > 二、热恋

二、热恋

    不知不觉地春天变成了夏天。当树上的知了叫得声嘶力竭的时候,暑假也到了。

    假期的时候,你吵着要我带你到柠檬山来看北回归线的标志塔。于是在那个骄阳如火的夏日,我借来一辆丰田吉普载着你来到柠檬山。在山下的宾馆放下行李后,我们就沿着海船木栈道往山上走。到达那片高大茂密的樟树林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那个白发老人。老人告诉我们,他住在山下,年轻时常到山上来砍柴,现在上山只是健身看风景,看花开花落。你对老人说你喜欢柠檬山,喜欢被北回归线横穿而过的这一片茂盛的森林,喜欢高高耸立的北回归线的标志塔。老人就说,这是一个神奇的山岭,这是一片神奇的树林。不多不少,这片树林上空每过五百年就落一场雪。按老人所说的年份,我们推算了一下,到2009年初柠檬山的这片森林应该会落一场雪。而更让我们觉得惊奇的是老人说柠檬山每次落雪都是在农历十二月十六这一天。你一听就笑起来,因为这一天是你的生日。你转过脸来对我说:“听到吗?十二月十六!呵呵,我是五百年修炼而成的北回归线的白雪公主。”你这么一说我也忍不住窃笑。因为在网上,苏苏她们都叫我王子。我想北回归线的白雪公主注定要嫁给北回归线的白马王子。

    朵拉,我亲爱的朵拉,就是在这个骄阳如火的夏日,我们约定——到2009年1月11日,农历戊子(鼠)年十二月十六你生日的这一天,就是今天!无论世事如何变幻,就算远隔万水千山,我们俩都要手牵手走到一起,到柠檬山来看落雪,看北回归线五百年一遇的漫天飞雪。

    我依约来了。朵拉,我亲爱的朵拉,你来了吗?

    雪还在下着,只是变小了。

    苏苏静静地伏在我的怀抱里。忽然苏苏低低地哭泣起来。我知道苏苏也在想你。苏苏心里一直是喜欢你的。在你离开我之前,苏苏一直克制着自己,从来不肯亲密地接近我。忽然苏苏如梦初醒般扳开我的手脱离我的怀抱,擦干眼泪,用手理一下头发,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和一个花花绿绿的纸片来,蹲到地下用打火机点着了那个纸片。我知道,那是她带给你的羽绒服。她也担心你在这样的雪天里感到寒冷。

    在我和你到成都去看望苏苏之前,苏苏曾经要求我带她到广州去看望你。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想,心里没把握,所以没有答应她。我没想到你也会要求我带你去成都见苏苏。

    那个黄花竟发梧叶飘飘的下午,你们两个——我最亲密的情人和最好的朋友在成都见面了。一排紫薇树和一排桂花树在你的这一头,一排蟹爪菊和一排三色堇在苏苏的那一头,中间是一片青草地。你们久久地互相凝望着,脸上慢慢地荡开了笑容,然后像风一样悄无声息地走向对方,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成了局外人。那也许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那些日子,苏苏带着我们像蝴蝶穿花一样在成都那些具有情调和特色的地方到处乱飞。皇城老妈的双色火锅,穿心透肺的辣椒味刺激得我们的眼泪都流了出来而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却还在大叫好吃;双流县的葡萄园宛若法国的波尔多,一派异国田园风光赚去了闪光灯下我们无数的表情;宽窄巷子的市井风情流光溢彩,将我们牵引到遥远的盛唐之夜;三星堆出土的奇异面具和首饰,让我们仿若置身于外星人的世界;而难以忘怀并最终改变了我们人生轨迹和爱情归属的,肯定就是“单行道”酒吧。

    也许是天意,苏苏带我们去“单行道”酒吧的那个夜晚,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下起了毛毛细雨。小小的雨点洒落在梧桐叶上发出细密的沙沙沙沙的响声,然后梧桐叶尖上的雨滴滑落到地上发出错落的滴答滴答的响声。这样凄清的氛围注定了这个晚上留在我记忆中的只能是凄凉的记忆。但那时好奇之花正开,像罂粟花一样艳丽而迷人,不知道结成的果实会是苦涩并且有毒的。如果没有“单行道”之夜的苦涩有毒的延伸,也许此刻你就不会在另一个世界里孤单行走。你会和我,甚至和我和苏苏三个人一起见证北回归线上五百年一遇的落雪奇观。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在历史长河或茫茫人海之中,我们不过是电光一闪或沧海一粟。上帝不会对我们有太多的眷顾。我们的青春我们的爱情以至我们的机缘和命运,在上帝的回眸一瞥之中就会改变然后消失。能够留在世间的不过是一声叹息。

    “单行道”后来终于成为了我与你的平行线,永远不再交会。单行道——苏苏原本就说得很清楚:那是为单身而又寂寞的人提供一个寻找倾诉或牵手对象的平台或场所。进入这个酒吧并坐下之后,你随时可能会收到一张纸条或接到一个电话,被邀请到另一张桌子上与别人一起喝酒,或被别人请求到你的桌子来与你一起喝酒。你也可以发出一张纸条或一个电话,进行同样的操作。当然我们不是来传送纸条的,苏苏只是让我们来看看成都夜晚的风情。谁知道你会从单行道延伸开去,开辟一片“相思鸟”的天地呢?你看着那些飞来飞去的纸条和左顾右盼的眼神,忽然一口气喝了一杯啤酒,然后自言自语般的说:毕业后如果没有好的职业,你就到成都来开一间“相思鸟”酒吧,为那些心有所思心有所属而未曾如愿的人士提供一个梦想成真的平台。我以为你只是随便说说,谁知你竟一语成谶,毕业后果然到成都去开了一间“相思鸟”酒吧。

    雪已经停了。

    苏苏说仿佛听到树林中有很轻很轻的脚步声。

    “朵拉会不会在树林中看着我们?”苏苏望着我说。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苏苏的问话,我只有用力抱紧她。是的,我仿佛也听到树林中有很轻很轻的脚步声。朵拉,我亲爱的朵拉,你是否在树林中看着我们呢?

    你说:有些花开注定在季节之外,有些故事注定不可以重来。是的,我们的故事已经注定不可以重来。但我不能忘记你,不能忘记我们曾经的青春和爱情。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细雨霏霏的夜晚你在“单行道”酒吧所说的话竟会一语成谶。因为在大三的时候,你说本科毕业后要报考北大的研究生。你昂扬向上的姿态令我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无比欣慰。我知道,北大是你的梦想。虽然高考时你失手于一次意外的重感冒,但以你的才智和聪慧,再加上你下了决心的勤奋,我想你是很有希望考上北大的研究生的。在你的鼓励下,我也下了决心要考上南大的研究生。

    我们都在默默地努力着,用手机和qq交换着各自所需的资料,传递着最新的信息,关注着对方的踪影。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在篮球场上接到你的电话,你说你打羽毛球崴了脚,走不动了。“什么?走不动?”我重复着你的话。你轻轻地“嗯”了一声。我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你等我,别乱动。”然后就关了手机。我换了衣服急匆匆地就要去找你。这才想起这不是在我们的高中,而是我在南京,你在广州。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也没想就打的到了机场,乘五点半的班机到了广州。

    当我到了你宿舍出现在你的面前时,你像树桩一样愣在那里。然后你捂着肚子格格地大笑。“你等我,别乱动。你等我,别乱动。我还以为你跟谁说话呢。原来真是对我说的。”

    我傻傻地笑了一下,走上前去盯着你的脚:“怎么样,要紧吗?”你坐到床上去,抬起腿来说:“一点点肿,不要紧的。”我坐到床上,把你的脚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红肿的地方。你有两个同学也在宿舍里,你有点不好意思,一边缩着脚一边说:“都说没事。摸什么嘛摸?”你的同学心领神会,对我挤一下眼睛,笑着说:“摸吧摸吧,慢慢摸。我们拜拜啦。”说完就一起离开了房间。

    门一关,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了。我们趴在你的床上,用你的电脑玩游戏。忽然我记得从前我在网上有一个车队,我还是队长呢。于是我们进入我的车队去玩赛车。我们噼噼啪啪地按着键盘,在虚拟世界的高速公路上驾驶着汽车风驰电掣地穿过城市和原野。你总爱蛮不讲理地挡住别人的通道,或者发狠地用力一冲将别人的车子撞得滚到山下去,然后格格地在床上一边大笑着一边打滚。我的车友们都在大骂我不守规则,可你才不管这些呢。当你又将一辆车子撞落悬崖,你便又大笑着抱着我在床上打滚。突然我们俩都一动不动,就那样紧紧地抱着一动不动。你看着我,你的眼睛是多么地又黑又亮呵!眼神是多么地热切与迷离!我看着你,心在狂跳,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昏眩。然后你搂着我的脖子亲吻我。我一个翻身将你压在下面,用尽力气亲吻你湿润的嘴唇。你弯着手在什么地方解开了一个扣子,又解开了一个扣子……我不安分的手就像花蛇一样从那些缝隙中钻了进去。那些温热而富有弹性的感觉呵,那些风暴来临热血沸腾的感觉呵,那些虹光一闪天堂开启的感觉呵,我想我永生永世都不会遗忘。

    风暴过去之后,我和你不约而同地看着同一个地方——床单上一朵鲜红的梅花散发着彩虹一样的光芒。

    星期日下午,你到白云机场送我上机。在入闸口前分别的时候,我们紧紧地拥抱着,什么也没说。那时我以为,我们一生都不会分开了。我肯定,那时你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一生都不会分开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