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民御兽,开局被禁忌诅咒 > 二百八十六章 最后的绝境

二百八十六章 最后的绝境

    “宁城,你知道吗?刚才的那个是什么吗?”

    魔罗大笑着看着宁城,仿佛如同云端上高高在上的帝皇,在俯视他愚蠢至极的子民。

    他的目光已经从之前的平等,调转到此时彻彻底底的蔑视。

    毫无疑问,中了他本源刻印的宁城,此时的生命已经被他说绑定。

    他的生死,都将由宁城所承受。

    这个对手,在自己出生就印刻在心底的对手,此时终于要被自己彻底抹除!

    “规则之印,难道那个是规则之印……!!”

    宁城虽然已经看出端倪,可是这时候恰当的伪装,也是一种掩盖自己的方法。

    他,需要时间,来破译身上的刻印。

    此时,他一边向魔罗示弱虚与委蛇,一边自己探索着七彩珠中的规则以及挖掘自己血脉的力量。

    可是,不论他怎么沟通,都发现对这股规则没有反应。

    宁城的思绪变换极快,短短一瞬间,就已经运算多次。

    但是这种运算却没有结果,这无疑于是让宁城头疼万分。

    事实上,也证明了一点。

    七彩珠的力量,根本无法破译这种超规则之力。

    “宁城,你居然知道,不过,游戏玩到此刻,我也已经玩腻了,让我送你去死吧!”

    ,魔罗看着远处逃遁的逆魔,此时大手一挥。

    只见,那些逆魔顿时清醒过来。

    它们左右环顾,本来忽略的香气蓦然之间传到它们的鼻尖。

    一时间,这些逆魔看着魔罗,又开始疯狂起来。

    “刚才那股气息是怎么回事?”

    “别管了,你看那个待宰的羔还在那里,我们赶快去吃了它!”

    “就是,我感觉身上的力量正在被这个世界所同化,若是在拖久一点,我们可能就回不去了!”

    这些逆魔交头接耳了一瞬间,很快就下定决心,朝着魔罗冲击而去。

    它们此时脑后的逆神明轮正在超速运行,隐约之间,它们的气息共鸣,化作一个滔天的,巨大无比的章鱼形状的怪物。

    那怪物奇大无比,身上无数根透明的触须正在生长出来,化作千万只触手,覆盖整个域中。

    很显然,此时,魔罗将无处可逃。

    这是专门针对魔罗的逆魂技,也是每一个产生恐惧的恐惧之神的宿命,

    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们都是韭菜,魔罗,在这些逆魔眼里,似乎也不例外。

    不过,魔罗此时,却没有任何的悲伤难过之情,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来袭的逆魔,眼神中露出一丝轨迹得逞的坏笑。

    旋即,他轻蔑的看了宁城一眼,整个人,居然迎上了那逆魔幻化而成的巨大的触手怪物!!

    “魔罗,他到底是打算做什么?”

    宁城看着魔罗的举动,一时间,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开始在心底滋生。

    那种情绪说不清,道不明,是无穷的遗憾所包裹而成的产物,

    好像,是一种生灵正在消亡时候才会产生的情绪。

    这一瞬间,宁城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生命,可能会随着魔罗朝着逆魔的奔袭而消解。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这种超越规则之上的伟力到底是什么。

    “宁城,准备好死亡吧!”

    “魂技——生死轮转,将我的死亡和宁城的生还作为对兑换!”

    魔罗哈哈大笑,他身影猛冲禁区怪物像中,声音留下余音,传递在宁城的耳中。

    他是如此的自信,当他进入那触手怪物的幻影之中,便会以宁城的姿态重生出这世间。

    “传说中的主宰境界,或许对规则来说就是主宰吧,就像魔罗一样,此时主宰的,正是我的生命。”

    宁城看着叫嚣这进入逆魔之像的魔罗,喃喃道:“生死的主宰之力,用你的死亡换换我的生,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这意味这绝对的支配吧...”

    这是强者对于弱者的绝对支配,是强权的绝对支配,是武力的绝对支配,

    当所有的一切都被支配后,生死自然也不例外,要被支配。

    刚才那一招袭击向宁城的魂术,某种意义上来,就是支配,支配宁城的生死,用宁城的生命换来他的生命。

    不得不说,这是一副好算计。

    只见,天宇中,魔罗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整个身躯投入那无尽的触须之中。

    那如同章鱼般的虚幻神灵,见魔罗主动进入自己的躯体。

    一时间,诧异中带着某种惊喜,似乎又能收割一波不错的韭菜。

    在魔罗进入那章鱼躯体之中时,冥冥中,某种未知的秘力开始融入魔罗的躯体,他顿时疯狂的发出尖叫。

    不过在他尖叫的一刹那,他当机立断,将生死契约发动。

    在那生死契约发动的状态下,魔罗的生机正在不停的消弭,他似乎已经遇见了自己的死亡。

    可想而知,此番魔罗消解之后,便会以某种未知的方式取代宁城的躯体,从而得到重生。

    见魔罗自投罗网,这些本来打算不择手段的逆魔也瞬间呆滞住了,它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表情从先前的惊愕突然变得狂喜。

    “魔罗,居然会送死,太奇怪了!!”

    “别大惊小怪的,我们的阵法已经限制住他,因此他知道不论逃到任何地方,都是无用的,所以才决定自投罗网,”

    “说的也是,想曾经,恐怖母神一身实力经天纬地,可是不知为何,在某一天突然垮了下去,连她老人家都是这种下场,何况是魔罗呢!”

    “那我们你先吞噬他,将事情考一段落吧!”

    “嗯嗯...”

    逆魔们间魔罗投到他们虚幻的身体之上,一时间运起所有的魂力,开始吞噬魔罗身上的力量,

    他们吸收的很快,本来魔罗健硕的身体,如今居然在被吸取了数次之后,变得萎靡不堪,整个人有气无力。

    “时机,成熟了...”

    魔罗感知到身上不停的痛楚,把握到自己生命的临界点,终于,在他意识模糊之时,他终于发动了魂术。

    这魂术,顺着那虚空中瓢泼的黑白洪流而去,通过支配宁城,让自己的力量能够完美的展现。

    同时,也夺取掉宁城的生命。

    如此作为,简直一举两得!

    所以这个计划,他实在是太聪慧了,几乎进行的天衣无缝!

    这一切,都因为宁城而发生了,此时让宁城生死,也算是了却了因果!

    “游戏...结束了..宁城啊,你错就错在不应该和我对战,你这种泥腿子,如何是我的对手!.”

    这句话刚出口,冥冥中,似乎某种道音开始呢喃起来,他闭着双眼。默默运转魂技,想要一探究竟。

    域中,随着龙的出现,这些道音无孔不入,徘徊在宁城周围,使得他多出了几分玄妙之感。

    天地之间,似乎冥冥中的某种规律,突然被控制起来。

    原本,刚才还需要用人工干预,但如今,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变的异变的安静起来。

    “宁城,接受死亡吧!”

    在魔罗痛苦的哀嚎中,他的身躯一步步的接近虚无化,随着这虚无化的彻底完成,很多东西,在他人看来,都已经不再重要。

    这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神秘的河流又开始蔓延开来。

    在那章鱼虚影的吞噬下,魔罗身体从实质化开始向透明转化,直到最后完全透明的时候,那巨大的神明虚影,脑后生出极多的神轮,开始逆转的越来越快。

    随着这逆转中,魔罗的生命渐渐被削减成无。

    。

    可想而知,魔罗此举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将自己的躯体,投入“烈焰”中,目的,正是为了击杀宁城。

    而他在身体消解之时,环绕在宁城身上的黑白之河,此时突然发出莫名的乌光,朝着宁城蜂拥而去。

    同时,那本来虚幻的身影,本来被逆魔开始吞噬的躯体,居然发生了某种变化。

    魔罗的躯体开始慢慢消失,它真的如同规则的缔造物一样,此时,也会将自己还给规则。

    黑白之河在魔罗的消亡的一瞬间,居然开始运转起来。

    在这个胸腹间的气血蜂拥之下,宁城目光坚定看着前方的一切,整个人调整好绝对的状态,来应对这场突发状况。

    随着宁城体内的气血开始翻滚,黑白色的河流开始漫无目的的涌动起来。

    在这股涌动中,冥河之水的经速度极快,带着宁城的生命气息,以一种夺舍性的方式来消解宁城的灵魂,来赋予魔罗的灵魂,

    也就是说,刚才魔罗施展的魂技,便是这个刻印。

    在自己失去生机的时候,以某种支配的方式将宁城的生机化为自己所用,而宁城本身拥有的一切,便会如同梦幻空花一样,彻底的消散。

    他的一切,终究是为他人做嫁衣!

    正当时,冥河汹涌,带动着宁城的生机,化为魔罗的生机。

    宁城的身躯开始消解,他脑海中,七彩珠已然化为自己的一部分,但是面对这魔罗这种支配性的魂技,如今,已经别无他法。

    “我...我不会死的,一定会有破解的方法,一定有的...”

    随着身形的越来越淡,宁城感知自己的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他好像,自己整个人又重新回到那种绝望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