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炼诡神 > 5、奇怪的事情

5、奇怪的事情

    当天晚上,李清风不出意外的又收到了,那位同学的骚扰电话。

    接起,没好气的说道:

    “大哥,你这又要赶着投胎吗?一个又一个的电话,跟个机关枪似的,不停的突突。”

    “这不和你交流一下情报吗?觉醒成功了吧!听你班里人说的。”对面也没生气,依旧笑呵呵的说道。

    “是,不过我要去加入他们官方的组织,你怎么样,有什么打算,是当个自由人还是和我一样。”李清风说道。

    只是简单的问一下将来有什么打算,而且从他的话里可以听出,他也觉醒成功了。

    “去官方……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束缚,想暂时当个自由人,以后再做打算,不过……有件事想先和你道歉,不要问我为什么,以后你就会知道了,总之你尽量不要去人烟稀少的地方,多向局里待待,那里安全。”对面带着几分歉意的给了几个建议。

    这话,让李清风有些懵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所谓的交换情报,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王义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清风虽然满肚子的疑惑,但还是耐着性子的说道。

    这句让他不要去人烟稀少的地方,他可是第二次听说了,他的母亲也说过,两人不可能认识,所以此事必不是巧合。

    可能自己也没惹上什么东西,那他们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这让他感到十分的疑惑。

    “别问了,以后你就会知道,反正听我的准没错,再和你道一声歉,有事,挂了啊!”王义骅那边突然变的嘈杂,然后再他的急促挂断了电话。

    这……

    李清风在心里开始疯狂吐槽起这个人,说挂就挂,没给他一点反应的时间,感觉莫名其妙的。

    这也是他不想和这个人打太多交道的原因,实在是有些神秘了,而且他还像个狗皮膏药一样,黏在自己身上,这更让李清风感觉有些危机感,接近自己肯定是有目的的。

    李清风可不相信,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就这样吸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引。

    不过对于他刚刚说的话,李清风却陷入沉思,目光缓缓的看向窗外,想着自己这段时间究竟惹上什么东西了。

    可无论再怎么想,也没惹到什么东西吧!自己也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难道被霉神跟上了?不是什么都没干,就被盯上了吧!”李清风嘴里不停的嘀咕着。

    生活还要继续,不能因为一件可能到来的灾难而打乱他的生活,以后小心一点就是了。

    可听过这样的话,确认了不是玩笑后,夜晚总会让他有些心神不宁,大脑也不敢彻底放松下来,一直处于紧绷。

    可一夜过去,啥事也没有,让他心安了不少。

    接连过了两天还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他的心里还是保持着警惕,不敢有松懈。

    今天他还接到了通知,明天让他来局里,准备前往预备营,做好炼诡前的准备。

    就在他离开房间,准备出去转一圈的时候,他的房门处挂着一个黑色的信件。

    上面刻画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站前女的站后,可以看的出其身高要比男的高一点,没有刻画面容,所以看不出是谁。

    可身后的建筑让本来还有些疑惑的李清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谁给他的了。

    打开信件,里面话不多,只有几个字:

    “你明天应该有很重要的事情吧!我本来想说很多关心的话,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你应该也不需要,不过我还是要说两句,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死了。”

    看完,信件便化作一缕黑气,飘向李清风的身后。

    可能是感觉到什么,李清风猛的一回头,眼睛四处张望,好像在找寻着什么,一圈过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同时又对他的这位母亲感到十分好奇,想不明白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不出意外,他刚刚身后肯定有人,是他母亲的可能性极大,因为他的背后若出现人,大部分的时候,会让他生出危机感,可刚刚并没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种情况只有在一个人身上,出现过。

    那就是他的母亲!这个丝毫不会让他生出危机感的人。

    结合刚刚的信封,让他更加确定了如果自己背后刚刚有人的话,一定会是他的母亲。

    收好这些莫名奇妙的思绪,就接着准备出门,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味道。

    像是……

    花香。

    非常浓郁的花香,就像置身花海一样,让人心情放松,放下一切。

    瞬间他就回过神来,刚刚他有那么一瞬间走神了。

    而此刻的屋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血色的花朵到处都是,真的像置身花海一样,不过就是风景有些差,视野太狭隘,面积有点小。

    群花中有一朵血红色的巨形玫瑰,一幅需要等到某个气极,含花待放。

    里面时不时传出来一阵阵的心脏跳动,像是一个活人一样,只不过是声音有些微小。

    看端详起这些花,李清风感觉有些眼熟,下一刻他就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废弃停车场!

    上次王义骅去的地方,这场景和给他拍过来的照片是一样的。

    这也让他明白了自己要遭遇得麻烦究竟是什么。

    花海,暂时没有任何异常,就和普通的花朵没什么两样,可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尽快离开这里才是王道。

    可如果要上前移动的话,必须要从化花朵于巨大的红玫瑰的缝隙中过去,这样的话风险有些太高。

    不过此刻好像已经没有了选择,虽说他通过了炼诡师的觉醒,不过那又不是成为炼诡师,面对这些诡异,是不可能会有胜算的。

    现在他连用出自己的异能都做不到,只能在心里感觉到,他也不想经历那种快被杀死的时候,突然用出异能,就算能用出,自己这个菜鸟,对上这些诡异还是死,不过是一个能挣扎一下,一个不能而已,如果横竖都是一死,那么何不去赌一把。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