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疯破 > 第一百四十章:已经死掉的人

第一百四十章:已经死掉的人

    小狐女这时对着叶霄然说道:“我们要不要趁着现在赶紧进去?”

    叶霄然沉思了片刻之后,就点点头:“走吧,现在就进去。”

    说罢,叶霄然就带着小狐女,偷偷摸摸的朝着达摩殿的入口走去,在这个过程中,有好几次都差点被赤水教的人发现。

    但也好在那头黄金狮王的实力够强,让这些赤水教教徒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它的身上,这才让叶霄然两人成功躲了过去。

    很快,两人就顺利的来到了地下通道前,然后就爬了进去。

    靠着血轮瞳的广角勘察能力,地下通道内部的黑暗,在叶霄然的眼中几乎可以直接无视。

    约莫十分钟左右,达摩殿殿堂内部的一个小角落处,一面不大的石板被推了开来,随即,叶霄然就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

    他的视线在周围环视了一眼,在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之后,就谨慎的爬了出来。

    这时的小狐女也跟着爬了上来,二人的目光随后在殿堂内部环视了起来002。

    这个地方非常的暗,周围的墙壁上只挂着几盏油灯,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光线来源了。

    叶霄然扭头对着身旁的小狐女问道:“这个地方就是达摩殿吗?”

    小狐女茫然的四顾,然后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吧,我也只来过一次,有些记不太清楚了,如果这里可以在亮一点的话,就好辨认些了。”

    叶霄然闻言,脸上就露出了一副日了狗的表情,他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太过相信这个丫头的话了。

    当下,叶霄然就叹了一口气:“算了,边走边看吧。”

    说着,他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一边走的同时还不忘扭头对着身后的小狐女询问道:“对了,那个什么净灵液是什么样的?”

    小狐女闻言就沉思了起来,片刻之后就回答道:“是一种浅绿色的液体,放置在黑暗处会透发出淡淡的七彩光晕,像夜明珠一样。”

    叶霄然口中重复了一遍:“浅绿色液体,还会透发出七彩光晕?”

    说着,他就偏头看向小狐女:“这净灵液的储量大概有多少,你知道吗?”

    小狐女这时微微一愣,在思考了片刻后就说道:“大概有一整池吧。”

    “赤水教的圣教主在对接受洗礼的教徒进行实验时,一般都会准备好几瓶净灵液在旁边。”

    “这是为了保证教徒在洗礼的过程中,万一被某些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以便于赶紧为他清理掉。”

    “我上一次被拉去做实验的时候,就是被一只恶灵给附身了,才知晓他们有净灵液这种东西。”

    而听到这话的叶霄然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墨倾语之前说,这种献祭仪式只是增加一个人的寿元。”

    “但在增加寿元的过程中,还需要在往身体里面注入其他的灵魂吗?”

    “还是说,他们这个献祭仪式,本身是可以让接受洗礼者的身体处于空灵状态,从而造成容易被邪物附体的情况?”

    小狐女摇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们貌似不仅仅只是为了多获得三百年的寿元那么简单。”

    此话一出,叶霄然就有些意外的看向她:“为什么这么说?”

    小狐女这时就推测道:“之前被关押在狗笼里的时候,无意中听到那些主教还有祭司的对话。”

    “他们一直说着有关‘让世界接受洗礼’之类的话语。”

    “虽然我没有听懂,但我觉得,他们的这个所谓的‘让世界接受洗礼’,应该不是单纯的让自己的寿元增加三百年。”

    叶霄然听到这里的时候,脑中就是灵光一闪,他突然回想起了之前白衣主教“楚江龙”,对他说过的那番话语。

    ……

    “这个世界已经被彻底污秽掉了,唯有信奉真主的信徒,才能免受侵蚀。”

    “无论你生前贫穷还是富贵,幸福还是疾苦,在真主的拥护下,你们都能成为上帝的宠儿,死后都会进入天堂。”

    ……

    叶霄然在回忆起了这两句话后,敏锐的从其中挑出了几个关键的字眼:“世界”,“污秽”,“侵蚀”,“死后进入天堂”

    之前在听到这些话语的时候,叶霄然还觉得这只是一个神棍的絮絮叨叨。

    可现在在经过小狐女的这一番阐述,以及到目前为止的所见所闻,这就让叶霄然觉得,对方的言论貌似并不是一种虚张声势。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他们的最终目的不是获得三百年的寿元,那是为了什么呢?

    想到这里的叶霄然,又忍不住的抬头看向了这座殿堂的穹顶部分。

    还有,这座神秘的地下死城又是怎么回事?

    从一开始叶霄然进入到这个地方时,他的心中就一直有这么个疑惑,只是当时光想着找地脉核晶了,也就没有关注这些。

    现在在联想到这个地方的邪教组织,似乎要做什么疯狂的举动后,他才注意到这座地下死城的诡异?

    毕竟一座建立在死火山之下的死城,可不是什么人或者什么样的组织都能做得到的?

    它最初的建造者,建造这座城池的目的,会不会和眼下赤水教那个神秘的最终目的有关?

    心中带着这样的疑惑,让叶霄然的表情陷入到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但思考了良久都没有得到什么好的答案,最终他也只能是无奈的摇摇头。

    “算了,这赤水教要做什么事情那是他们的事,和我又没关系,我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说着,叶霄然的目光就看向了前方,他现在的目的很明确,找到净灵液,然后去救墨倾语,最后在去拿地脉核晶。

    如果时间太紧没办法全部都处理好的话,那至少要先把墨倾语给救出来在说。

    毕竟,东西还可以到其他地方找,老婆要是没了,那可就真的没了。

    很快,叶霄然就进入到了一间宽阔的偏殿中,这个地方有点像是一间超大的地下室,周围的装潢有种中世纪的吸血鬼古堡的感觉。

    行走在这其中,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而这时的叶霄然脸上逐渐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表情。

    主要是因为达摩院的占地面积比他想象的要大太多了,原本以为很快就能找到的东西,结果走了十几分钟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

    这个时候要是能有点提示就好了,至少可以有个大概的方向,而不至于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满世界乱晃。

    也就在叶霄然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一道悠悠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叶霄然~”

    叶霄然在听到似乎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他的脚步就停顿了下来。

    身后跟着的小狐女见状,就问道:“怎么了?”

    叶霄然目光看向了前方,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当下就又看向了后方。

    一览无余的巨大殿堂内部,除了青石板砖铺设成的地面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听错了吗?”

    叶霄然口中呢喃自语了一声,随后就对着小狐女说道:“没什么,我们继续走吧。”

    小狐女见到他那副样子后,就轻轻的哦了一声。

    两人当下就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然而,没有走几步路,叶霄然的耳边再度回响起了那幽幽的声音。

    “叶霄然~叶霄然~”

    叶霄然这时的脚步再度停了下来,他的眉头紧皱着,血轮瞳的瞳力感知已经放到最大了。

    但是,在他的感知中,除了自己和小狐女以外,却是没有在感知到其他的有形生命体了。

    可耳边不断回响的声音,叶霄然又不认为那是幻觉。

    一时间,他的心跳就忍不住的加速了起来,额头上更是有着一滴滴的冷汗留下。

    很多时候,人们恐惧的并不是黑暗本身,而是黑暗之中的各种未知。

    尤其是身处在这座地下死城之中,就更是如此。

    这个地方有着太多的魂类生物,还有各种死灵,亡魂。

    对于这些无形的魂体,叶霄然的血轮瞳是无法感知到的。

    这让本就非常依赖血轮瞳感知的叶霄然,感觉眼下的情况变得棘手了起来。

    “叶霄然~叶霄然~叶霄然~~~”

    这时,声音又在叶霄然的耳边响了起来,叶霄然这一次将血轮瞳给闭上,用普通视线看向了周围。

    当下,他就对着小狐女询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小狐女闻言,目光就在四周看了看,然后说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哪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啊?”

    叶霄然这时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当下,他就抬头看向了穹顶方向,喊道:“别喊了,出来吧。”

    小狐女见到叶霄然居然对着空气说话,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的说道:“你在和谁说话啊?”

    而这时的叶霄然,目光却是看向了一个方向,他没有回答,只是视线紧紧的盯着对面。

    小狐女的视线也跟着看了过去,下一刻,她的瞳孔就微微一缩。

    只见,一道透发着淡淡荧光的灵魂体,缓缓的穿过墙体,然后显化了出来。

    叶霄然看着那道灵魂体,心跳就再度加快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但很快,他就将这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给强行压制了下去。

    尽管叶霄然不愿意承认,但在进入到这座庞大的达摩殿之后,他的的确确是感受到了久违的恐惧感。

    上一次体验到恐惧感是什么时候,叶霄然已经想不起来了,甚至都已经快要忘记恐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可现在,在见到对面出现的灵魂体之后,他居然再度回忆起了那种感觉。

    只是,这时的叶霄然脸上依旧是古井无波,几乎没有任何的表情出现,让人完全看不出他有害怕的样子。

    当下,叶霄然就对着那道浮现的灵魂体喊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叫何希仁对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面,飘荡下来的何希仁魂体,来到了叶霄然的近前,他看着这个曾经害死自己的凶手,眼中有着怨毒与仇恨,但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它只是好奇的看着叶霄然:“这个问题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吧?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霄然平静的解释道:“我是来找净灵液的。”

    何希仁闻言顿时恍然了,可当他在叶霄然的身上扫视了一眼后,就又古怪的说道:“你这样子可不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

    叶霄然不以为意的说道:“我不是给自己用的,我是给别人用的。”

    何希仁嗤笑一声:“莫非你的女人也被抓到这里了?”

    叶霄然见状,眼睛就轻轻的一眯:“看来,你对赤水教的事貌似知道不少。”

    何希仁又是笑了笑:“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霄然下意识的点点头:“那么,你可以和我说说净灵液在什么地方吗?”

    何希仁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说着,它就朝着叶霄然靠近,它的脸和叶霄然的脸几乎只剩五厘米左右的距离000+。

    而叶霄然看着它那靠近的脸庞也没有后退,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却听何希仁用一种怨恨的语气说道:“当初,你毫不犹豫的将我给杀掉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过今天你有可能会来求我。”

    叶霄然面无表情的回答道:“进入这座地下死城之前,谁知道还可以和已经死了的人交流?”

    何希仁冷冷的笑了起来:“好吧,我可以带你去拿净灵液。”

    此话一出,叶霄然的眼睛就微微一睁,他只是随口问的一句话,本来就没指望对方能答应,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答应了。

    当下,叶霄然就冷静的想了想,在就问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我还是害死你的凶手,但,你还是愿意帮我找净灵液00+,我想你应该是有什么条件吧?”

    何希仁闻言却是笑着摇摇头,表示并没有,它的身体向后飘,主动和叶霄然拉开了距离,然后说道:

    “虽然你是害死我的凶手,但相比较这该死的赤水教而言,我还是更希望看到他们吃瘪。”

    叶霄然眉头一挑,然后就又说道:“我还以为你也是赤水教的信徒,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

    何希仁冷笑道:“我当然是赤水教的信徒!”

    说着,他就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或许是已经变成了‘鬼’的原因,这时的他,笑的非常的丧心病狂,它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大到整个达摩殿甚至都可以听到它的笑声,不时还可以听到一阵阵的回音响起。

    片刻之后,何希仁才一脸怨毒的来到叶霄然的面前,它双手抓着叶霄然的肩膀,大声咆哮道:

    “我为赤水教卖命了一辈子,为了赤水教,我抛弃了家庭,抛弃了情感,抛弃了一切我所能抛弃的东西,可结果呢?我得到了什么?”

    “只有他们的背叛!!”

    叶霄然听到这话后,就疑惑的说道:“背叛?”

    何希仁在咆哮过后,就露出了自嘲的表情,他又开始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然后,一脸绝望的说道:“赤水教圣教主‘梵若天’!!将我的灵魂束缚在这座该死的达摩殿内,让我无法进入轮回道转世,永生永世都只能沦为他的奴隶。”

    “光是这一点,我就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啃他的骨!”

    何希仁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那冰冷的面容居然变成了骷髅的样子。

    叶霄然就有些意外的说道:“赤水教圣教主‘梵若天’?”

    何希仁这时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失态了,于是赶忙让骷髅脸庞,重新恢复到生前的样子。

    它阴恻恻的看着叶霄然:“怎么?看你的样子,你似乎认识那个混蛋?”

    叶霄然没有说话,只是回忆起了之前击杀霍驰时的场景。

    当时,叶霄然在将霍驰给打败后,本来想让洛芊雪来报杀母之仇,结果霍驰却是告知洛芊雪,他才是洛芊雪的亲生父亲。

    可当时的洛芊雪,却并不愿意相信,她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直接说出了她养父的名字。

    ……

    “我不是你的女儿,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以后更不可能是。”

    “我只有一个父亲,他的名字叫‘梵若天’!是玄龙一族的首领!而不是你!”

    ……

    想到这里的叶霄然,整个人都懵了,洛芊雪口中的父亲,叫梵若天,这个赤水教的圣教主也叫“梵若天”,这两人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可这也不对吧,霍驰那个老家伙之前也已经说过,梵若天是一头鬼兽。

    而洛芊雪自己也亲口承认了,她父亲是“玄龙一族”的首领。

    作为一只食人种,叶霄然当然知道这个所谓的玄龙一族是什么来历。

    那可是八大降魔部落之中排名第二的王者,是仅次于‘不死神凰’的超级怪物。

    所以,一头达到降魔层次的鬼兽,可能会成为赤水教的圣教主吗?

    但仔细想想,好像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想到这里的叶霄然,感觉这一切都变得扯淡了起来,一时间居然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一旁的小狐女见状,就突然问道:“叶霄然哥哥,你想到什么了吗?”

    叶霄然摇摇头,然后目光看向了何希仁,说道:“我一个朋友和我说过,古霞市二十年前发生了一场鬼兽入侵事件。”

    “她的母亲就是在那个环境下,被一只鬼兽给玷污,然后怀上了她。”

    “而这个玷污她母亲的鬼兽,名字就叫‘梵若天’!”

    此话一出,不论是小狐女也好,何希仁也罢,眼睛均是微微一张,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诧。

    何希仁先是懵逼了几秒钟,然后就仰天长叹:“鬼兽?原来我侍奉了一生的主子,居然是一个畜生。”

    说着,它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悲凉,随后就又笑了起来,似乎是在嘲讽自己的无知,也在嘲讽这个世界的可笑。  20050/10718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