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都 > 遭遇战2

遭遇战2

    正当落云尘和晓舒涵准备寻找一个时机对着眼前的这名能力者进行双面的夹击。

    可眼前的男人呆呆的站在原地,脸上带着微笑,看着落云尘和晓舒涵两个人。

    “那么,你们的对手应该就是我了吧”

    说完男人的手上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在他的身边,地面上的土块缓缓的悬浮起来,停在男人的身边,拖着土块的表层逐脱落就在一层犹如尖尖的锐气一般,而正对着落云尘和晓舒涵,随着一声划破一整划破空间的声音响起来。

    那悬浮在空中的树木变得尖锐,向着两人冲落来,在落云尘的眼中,这些尖锐的土块,在他的眼睛变得格外的精细,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排布,但是封死了几乎每一个可以逃脱的地方。

    晓舒涵随着指尖利爪的出现,随着一声又一声清脆的响声,木块应声被切碎,正好打乱那无法躲避的牢笼,落云尘便从中轻松的逃离出来,向前望去,晓舒涵已经冲了上去,尖锐的利爪将触碰到的草木切的粉碎。

    而男人依旧站在原地,不知所动,根据着初步的判断,他应该是一个可以可以控制土的能力,这个能力很少见,大多是都是自身的强化,但是眼前这个人,可能要比之前遇见的人都要强。

    随着晓舒涵冲了上去,男人的身边的土壤犹如拔地而起的堡垒一般将男人团团围住,而形成一个土包,面对着突然其来的东西,晓舒涵并没有停止手中的攻击,随着一声又一声土壤被划开的声音,土包的外层开始脱落,但是脱漏的地方以及很快的重新恢复,形成了一个几乎完美的防御。

    “秦岭”落云尘大声的喊到。

    秦岭瞬间理解了落云尘的意思,火焰瞬间将土包包围住,炽热的燃烧着,看到自己的队友四面受敌,王莽明显的心里变得焦急,向着赶快解决掉眼前的人。

    进攻的频率变得加快,但是缓慢的身体在秦岭的眼中已经很好的躲闪,但是自己就没有那么好了,火焰不断的灼烧着他的身体,即使自己刀枪不入,但是长时间的高温也当王莽的体力逐渐的消耗。

    随着一声大吼,王莽的身体变得缓缓发出金色的光芒,从山上看,犹如一个小太阳镶嵌在地面上一般。

    下一刻王莽的身体爆发出一阵强大的力量,将秦岭整个人震了开来,向后退了几步,重新睁开眼睛看着时,王莽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强大的拳头犹如雨点一般都打来,秦岭眼看来不及躲闪,只能伸出手来格挡,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是第一拳落在他身上的一瞬间,秦岭的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身后的树木挡不住自己的被击飞的冲击力,瞬间就被撞成两节,炽热的疼痛感从自己的腰间传来,而他清楚的听见自己身上骨头断开的清脆的响声。

    还没有等秦岭站起来,王莽在一次越到了空中,向着躺着地上的秦岭狠狠咋过去,嘴上发出怒吼,似乎已经迎接到了自己的胜利。

    眼看自己无法将这一拳多来,随着一声巨响,红色的火焰轰然的向周围扩眼,似乎不需要燃烧物,此刻为了赢得眼前的战斗,秦岭已经顾不上什么牢底坐穿之类的,总比在这里被活活打死好。

    红色的火焰直接冲出了树林,向着天空,形成了一道火龙卷,周围的树木瞬间被点燃变成了焦炭,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树木的折断声音。

    王莽迫不得已的停下了这一次攻击,重新落在了地上,而秦岭也趁着这个时间,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

    此刻秦岭的上身裸露着,小麦色的皮肤和一身的肌肉,这也是他常年在一些苦力工作上干过的结果。手臂上燃烧着红色的火焰,甚至自己的眼睛也变成了红色。

    这就是秦岭将自己的能力完全发动出来的能力。

    随着对着王莽一挥手,一道赤色的火焰犹如弯刀一般向着王莽冲过去,即使地面上已经没有燃烧物,依旧在地上留在了许些火焰。

    下一刻在王莽的眼前土壤拔地而起,像一个盾牌一样挡在了王莽的面前,虽然即使挡住火刃的高温,但是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那拔地而起的墙面变得震动了一下。

    而在晓舒涵和落云尘的那一边,由土形成的护盾在萧疏寒不断的攻击下,已经高温的灼烧,终究是顶部这这样大的压力。

    正当落云尘打算找机会发动攻击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自己的身后传来,脚步不急,刚才秦岭发动了大范围的攻击,周围怎么还会有其他人的存在。

    落云尘缓缓的转身,而在他的面前,熟悉的面孔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正式那位农民打扮之前拦住他的车的能力者。

    这一次落云尘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就率先发动了攻击,而他的目的很简单,将眼前的这个异能着拉的离秦岭和晓舒涵远一些,给他们制造更好的战斗环境。

    男人扛着锄头,冷冷的朝着落云尘看了一眼,似乎根本没有把落云尘放在眼里。

    这一下子,落云尘心中的怒火突然爆发,朝着男人就是雨点一般都攻击。

    ‘杀了他’一个邪恶的念头出现在落云尘的大脑里。

    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

    眼前的这个人多次差点害死了自己和秦岭。

    雨点一般的拳头向男人打去,随着一声又一声的碰撞声响起来,无疑全部被格挡了下来。

    可这还没有结束,极快的速度将地面上的泥土带的飞起,眼睛想要捕捉到落云尘的身影也十分费力。

    但男人依旧保持着防御的姿势,那把生锈的锄头格挡在自己的胸口,落云尘极快的运动和接近饱和的攻击让男人根本没有办法解除防御。  20042/1076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