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都 > 监控视频

监控视频

    而一旦拒绝了这个要求,他们就会杀死我,我没有同意他们的要求,就和他们开始战斗,但是对方人多,尤其是那个胖子,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打开他的防御。

    说到这里晓舒涵咬了咬嘴唇,自己心中的愤怒此刻似乎也随着自己的讲述而发生的变化。

    而还有一个男人,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但是他的实力很强悍,而且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秦岭知道晓舒涵说到就是那个和唐先生的能力很像,夜里和自己交战的人。

    的确那人似乎没有打算杀死我们,杀死我们对他来说应该轻轻松松,不费力气,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且给了我们逃跑的机会。

    这确实让人费解。

    他会不会找到这里!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倘若他来找我寻找,这里的能力者能不能挡住他的攻击。

    秦岭看了看远处那个抱着煤球玩的正开心的子秋,这么小的女孩的经历自己根本不知道。

    “不说了,我先回家了,明天还要上课”晓舒涵说着就将书包往自己身上背。

    “落云尘你送送吧”

    落云尘点了点头。

    晓舒涵想要拒绝的时候,落云尘已经将书包顺手拿了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晓舒涵也只能跟着落云尘的脚步。

    晓舒涵刚走没多久,这个院子里的其他两个人朝着自己就过来,一个微微发旁的男孩,但是穿的很干净,还有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年龄的男孩。

    两个人主动向秦岭走过来,小胖友好的打着招呼。

    “李牧”

    “雷希林”

    “秦岭”

    那个小胖就叫李牧,听着有点像女孩的名字。

    “这么看你也是能力者”雷希林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盒烟递给秦岭。

    秦岭摆了摆手“嗯,一个玩火的能力,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兄弟谦虚了”说着拍了拍秦岭的肩膀。

    “我是玩冰的,他玩机器人”

    说着雷希林指了指身边的李牧。

    李牧象征似的对着秦岭笑了笑。

    说罢两人便转身朝着身后的房间走过去。

    “那兄弟就先走了,有机会再聊”说罢友好的给秦岭招招手。

    接下来秦岭坐在台阶上,开始整理最近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的思路,想要整理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自打自己和落云尘离开之前的城市来到现在这个城市,遇到的能力者已经很多了,似乎自己的能力被发现了之后…或许不是自己的能力被发现,自己之前有的时候也会使用能力,却也没有被发现,而根据晓舒涵的讲述,她似乎也还是被主动的找上门。

    你就说不定可以证明,对方在主动的寻找能力者,而将那些不打算加入自己组织的能力者却打算杀死,这是为了防止进入自己对立的组织吗?

    那就是说,在黑暗的地方,那些正常人看不到的地方正发生着一些,或者两个能力者组织的战斗,他们为了争夺某些资源,或者某些强大的能力。

    仔细的回想那天电视上看到的画面,女人的一条手臂被完完整整的切除,那么整齐的切割线,更想是工业上的切割机所造成的,但是在地下室这样的地方,又怎么会有那样的东西。

    而且地下室的监控不算少,每一个出入口都有着监控,女人在被杀死之后,嫌疑人只要想离开,就一定要出现在监控画面上,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原先只要查看监控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即使不能离开抓到嫌疑人,也可以看清嫌疑人的面貌,然后开始全城通缉,但是现实却不是这个,警察迟迟没有公开监控画面。

    你就说明监控画面有一些不能让大众看到的东西,或者根本没有看到嫌疑人,但是真相似乎更趋近第一种。

    监控中有着不能公开的东西!

    自己要搞到监控!

    而这些东西,靠着自己一个人是很难完成的,想要进去成功的拿到监控,肯定需要别的的帮助,而刚才的小胖正式得力的助手,他似乎是和机械有关的能力。

    搞到监控,或许自己就可以离真相更近一些。

    一想到这里秦岭突然觉得事情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发现真相,重点就是搞到监控。

    接下来的事就是明天寻找小胖来商量商量,取的他们的帮助。

    这天夜里自己的计划得到的落云尘的同意后,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在门口等待小胖的到来。

    可正当即将要看到希望的时候。

    “你想到的这个…我也想到了”

    “我黑了那一片区域的监控”说着小胖将手机递给秦岭。

    “但是结果和你想象的差不多”

    “可是这些信息和警察逮捕嫌疑人还是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些警察没有能力逮捕这些嫌疑人”

    “他们很强…”

    秦岭看了手机上的视频,缓缓的咽下一口唾沫。

    视频中首先一个穿着运动装的人跑进地下室,身上带着血迹,不时惊恐的回头看看,而在女孩跑到地下车库后,随后在他们身后,一个挎着昂贵手提包穿着文雅的女人缓缓的走进来,视频的进度条告诉他,视频中的这个女人就是嫌疑人,女人带着墨镜,看着这在在夜里发着红光的监控,对着监控缓缓的摘下自己的墨镜,

    她根本不在意监控是否被监控拍到了自己的样子,随后对着监控发出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就好像饥饿的猎人抓住了逃跑的的猎物一样,不用在为未来的伙食而发愁。

    女人缓缓的朝朝着地下车库走去,随后监控内传来一声尖叫,又一声,这是女人因痛苦惨叫的声音,惨叫声持续了五分钟,后女人的手上带着一个手臂缓缓的出现在监控面前,她举着那残缺的手臂,向监控做一个再见的手势,随后便消失在了黑暗中,地下车库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视频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