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都 > 异人

异人

    刚到家还没有来得及和落云尘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咚!咚!咚!

    说是敲门,更像是砸门。

    落云尘一把将门拉开,还没有开口对方出现三名穿着黑衣服的人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里一样,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沙发上。

    一下子落云尘的脾气就上来了。

    “滚出去!”落云尘大声的斥到。

    说罢三个男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微笑拿出一个平板开始播放视频,视频中一个男主一跃而上数米高的手脚架救下一只猫咪,而这个人就是秦岭,看了眼前这个视频,秦岭一下子明白了刚才那名穿着奇怪大叔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眼前的人铁定不是什么好人。

    “年轻人别着急着生气。”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和你的哪位朋友一样,也有点和普通人不一样吧!”

    “不用害怕,我们和你们一样!”

    说着男人发出诡异的笑容看着两人。

    在这期间秦岭打量这眼前的三人,坐在沙发上的应该是他们的领头,身上穿得看起来很正规的西装,但是不难看出这是很廉价的地摊货。

    其余的两人也只是站在他的身边,也不断的打量着秦岭两人,手背在后面随时都会有动作出现。

    秦岭也将手背在身后准备随时面对任何突然发生的事情。

    同样落云尘也打量着眼前的人,时刻判断着下一步自己的动作。

    男人招了招手站在旁边的人递上来一张,明信片上面记录着男人的基本信息,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实信息的真实性,但是也算互相给了一个台阶下去,秦岭只好暂时收下这张名片。

    “我知道你有着一些不一样的能力,你比普通人要强的多,你可以加入我们,咱们合作共赢,男人几乎是贴在秦岭的耳边说到。

    “我下次还会来找你,你们可好好考虑考虑清楚,这可能会关系到你们以后的生活甚至……性命安全。”

    说完男人一招手,便带着两人离开了这个房间。

    秦岭将到手了的明信片反手撕掉扔到了垃圾桶。

    “果然我们还是被发现了。”

    “哎,也怪我,太草率了,”还没有等他说完落云尘拍了拍他的肩膀。

    已经这个了那抱怨的话就不说了,还是准备早点甩开他们。

    说罢两人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东西不多,也就是一些随身用的东西和一些无关重要的物品,而现在要去的地方还没有确认,只要可以甩开这帮人去什么城市都可以,一场没有目标没有目的地的路程再一次开始了。

    刚打开们,秦岭就清楚的发现在门口等墙边留下了一个标注的十字架的记号,果然当务之急离开这个地方才是正确的选择。

    刚走到楼下,那个熟悉的身影再一次出现,没有任何的改变,还是黑色的外衣,带着黑色的口罩,带着黑色的帽子的大叔站在楼下,一辆面包车经过,挡在了他们的面前,秦岭刚想上去问一个清楚,面包车过后,那位大叔便已经消失的不见了,整条街上再一次变得空荡荡的。

    这一次连落云尘也发现了眼前突然出现的大叔。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应该就是你在市场遇见的大叔。”落云尘问到。

    秦岭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不过现在也来不及思考那大叔是什么人,但很明显和刚才去自己家里找事的人不是一帮人。不然他肯定也不会来告诉我我快跑之类的话,大叔的身份也在两人的心中成为了一个谜。

    两人没有乘坐公交车而是选择了一个黑车前往汽车站,为了以防万一这样可以更安全一些。

    而门口的标记更能说明,他们的目标很多,那些有着能力的人在这个城市,他们都在寻找。

    司机帮着两个人将行李放在后备箱,而秦岭则观察着四周,防止万一,而这个时候他的手心已经便的通红,似乎随时会有火焰冒出来。

    路上两人并没有过多的讲话,而是观察着经过的没一辆车。

    整个路程有着两个多的小时,秦岭知道落云尘的大脑在处理了很多的信息后自己会变得异常困,便用眼神示意让落云尘先休息。自己来看着。

    落云尘也毫不客气,点了点头靠在窗户上就开始休息。

    而接下来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新路,马路的两边还种着高大的树木,很少有人知道这条前往汽车站的路,知道的应该都是在这个城市常年开车的老司机了。

    而这个地方也很少会有人经过,这个正式秦岭担心的,对方既然给门口留下了的标记,那就证明的自己会被他们盯上,说不定他们现在正在一个自己看不到他们的地方看着两人。

    忽然间司机脸上露出一种惊恐的表情,猛的向左打方向盘,但是车子却向右边的树上撞去。

    落云尘被突如其来发生的事情惊醒,大脑快速的思考着,眼神查看着周围发生的事情,而秦岭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因为不记安全带的坏习惯,脑袋狠狠的撞在前面的座椅上,一时半会还没有缓过来。

    而司机此刻也怕在方向盘上,车子喇叭发出刺耳的声音。

    远处一个男人缓缓的向这边走过来。身上穿着农民工的服装,褐色的衣服上让灰尘更难被看见,穿着一双普通的布鞋。

    说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秦岭的车门,似乎在等着秦岭从车上下来。

    那人看上去是一个中年人,因为长期暴露在阳光下皮肤被晒的发黑,手中的锄头被他插在地方,自己整个身体靠在锄头上,似乎在等车车里的人下来。

    秦岭缓了一缓,缓缓的从车里出来,看着眼前的人,那名中年人似乎是已经提前预料号的一样,在这里等待秦岭的到来。

    不时打两个哈欠,更想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人的嘲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