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都 > 十九岁的青年

十九岁的青年

    秦岭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回自己租的房子的路上,这里到自己的家是一条黑色的小道,很少有人会经过,巷子中的野猫不时将地上的空罐头弄的到处乱滚,而秦岭就是一个在这个城市打工的普通人,在快递分拣处做的日结的兼职。

    “这工作我是一天也不想干下去了。”他摸了摸酸痛的腰抱怨到。

    当初为了让自己的钱包鼓起来就是干了这个快递分拣的工作,听黑心中介给自己介绍的很轻松就是坐着没事动动摸摸快递就行了,结果自己快一米八的身高差点累死在那个地方,简直太累了。

    还没有来得及发泄自己心中的情绪,远处的烂尾楼,一声细小的小猫的叫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秦岭将目光移向那里,在一个高架上,一只黑色的小猫趴在上面不断的伸出脑袋想下张望着,发出喵喵的叫声,惊恐的看向四周。

    那个架子小猫是上不去的,不用多想肯定是什么人闲的慌,没有素质的把猫咪扔了上去。

    也没有来的急多想,抓住旁边的树,随着书上枯黄的叶子落下,秦岭一跃而上站在了旁边的树杈上,轻轻松松的就来到了小猫的旁边。

    三米多的手脚架,秦岭几乎一跃而上,要是普通人看到了,肯定会感叹或者惊讶,甚至会怀疑自己的眼睛看到是不是真的,可正当秦岭抱着猫咪一跃而下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双小眼睛,肥胖的男人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秦岭,嘴上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

    “找到了!”

    男人对着手机将语音发去,随后便消失在阴森黑暗的小道中。

    看着眼前的黑猫,这是一只一个月不到的小猫,身上的毛色还没有长全,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害怕冷,巴掌大的身体总是不由自主的颤抖。

    向周围环顾的一圈,最近也想养一只小猫,现在好了,正好找不到母猫,自己就做个大善人把它带回家养着吧。

    秦岭的家就在附近的一个小公寓,和落云尘住在一起,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也算是发小,几乎无话不谈,对对方的了解也是内裤级别的。

    “你咋才回来。”落云尘头都每抬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中的数字迷题。

    落云尘打小就对思考有着浓厚的兴趣,更何况他的大脑转的比一般人要快的多,这秦岭也算知道的,小时候自己总是不及格的卷子,他一次就是班里第一的满分,甩了第二名好几十分,他就好像是那些长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随着小猫发出一声微弱的叫声,落云尘抬起来头,将自己的头发撩了撩,上下打量着这只小猫。

    “哪儿搞来的东西?”

    “没妈的孩子,就当做好人了。”说着找来一件放在阳台准备洗的衣服和一个纸箱子,将小猫放进去。

    “那工作你怎么不干了?”

    秦岭看了看坐在桌前的落云尘。

    “一天十六个小时的工作量,谁爱干谁干吧!”落云尘骂骂咧咧到

    “英雄所见略同,哈哈哈!”

    电视上播放着一则新闻,一名女子在a市被杀害,电视上上女孩的尸体躺在地下停车场,右胳膊打着马赛克,但是其他的部位全部完好无疑这个女孩的右胳膊被用什么东西完完整整砍了下来,这样的新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今年才过去了一半,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两三起了,警方似乎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你说他们是不是和咱们一样,身上也有点不一样的地方……”

    “现在都没有被警察抓到,那确实也有这个可能,更何况a市离咱们并不远,也就短短一个小时不到的路程。这样的事情发生离自己太近了,难免会引起人们的恐慌,现在晚上大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很多了。落云尘依然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数学迷题。

    “算了管他呢,咱们又不是警察,他们是不是普通人和咱们关系不大。”说着秦岭摆摆手,整理着小猫咪的小窝。

    “看你黑不溜秋的,以后就叫你煤球了。”

    “这名字多霸气!”

    落云尘给了秦岭一个斜眼,转身就去看自己手中的难题。

    小猫躺在新的纸盒子里,或许是因为折腾了一天了,很快就睡着了,还有着鼾声发出来。

    “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有不少人和咱们一样,打娘胎出来就有着不一样的能力,以后你出门可要小心了”落云尘嘱咐到。

    电视上依然报道着这件新闻,不时还有着专家对这件事情进行着自己的分析。

    而秦岭和落云尘两个人一起长大,从小就有着不一样的能力,这些能力让他们异与常人,秦岭的手掌发出红色,手心缓缓的生出一团微弱的火苗,自己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灼热,火苗哗然升起在空中缓缓的熄灭。

    “在家里少用你的能力!”落云尘看到赶忙对着秦岭大声说到。

    “赶快去买今天晚上的饭,不然晚上又要吃泡面了。”说罢将一个袋子塞秦岭的手里。

    秦岭一脸的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乖乖拿着袋子向市场走去,前往市场的路上,依旧是那一个漆黑的小路,到了晚上更是狗都不走。

    眼前的拐角处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力,男人将自己的身子裹的严严实实,头上带着帽子,嘴巴上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只露出来一双小眼睛四处的打量这进过的每一个人。

    秦岭和男人四目相对,短短的几秒,秦岭就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个人不像是什么好人,正当秦岭准备回头接着赶路的时候,男人一把拉住秦岭,强有力的手臂没要给秦岭反应的几乎,正当秦岭打算挣脱男人的手臂时。

    “快跑!”

    男人嘶哑的声音扯出这两个字,肩膀和秦岭猛的一撞。

    随后一把将秦岭推开大步的向前走去。

    秦岭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的背影以及男人刚才留下的两个字快跑,给自己心中留下了大大的问号。

    难道男人和自己一样,也有着自己的能力?

    一下子秦岭的内心一颤,正当秦岭打算追上去问个明白的时候,男人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秦岭将袋子往口袋一塞,立刻就向家里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