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蟒传 > 第32章 起始的基业

第32章 起始的基业

    一群人离开总督府的时候,齐玉良看了一眼任明宇。

    “两败俱伤,何必呢?”

    姜鸿飞笑道:“我明明挣了一个小宗师,怎么就伤了?”

    齐玉良随意道:“自己的碗里,多了一只讨人厌的虫子盯着你,你就不嫌恶心?”

    姜鸿飞笑了笑,对陈友亮派任本兴进入黑旗军,监督自己这件事毫不在意。

    有陈锋、齐温等人在,多一个少一个差别不大。

    小宗师又如何?】

    进了黑旗军,就得乖乖趴着。

    任明宇听到齐玉良的话,冷着脸走了。

    为了军权,甘做三大长老的马前卒。

    这次正是赔了儿子又赔钱。

    “我们家管家来了,几位,先走一步。”

    “哦,那位迷倒云龙的传奇女子?”

    齐玉良顺着姜鸿飞的目光看去,街道对面的一辆马车正停放着。

    一名先天境武夫站在马车下,对着姜鸿飞行礼。

    马车窗帘被拉了下来,所以齐玉良等人看了个寂寞。

    姜鸿飞没有上车,而是不顾身份,直接坐在马车外,和车夫谭明伟这位护院头子一起。

    “架!”

    谭明伟挥动鞭子。

    马车缓缓起步,朝着青山街移动。

    六名黑旗军亲兵、四名姜家护院围在马车周边,跟着车子步行。

    “见过大当家。”

    徐如烟、苏思妍先行了一礼。

    “大当家,接到您的指示后,今天我找了泥瓦匠,开始对青山的商铺、府宅修整。”

    “因为商铺、府宅太多,城里的泥瓦匠有大多被帮里调去赶工修天坛。”

    “所以估计要过几个月,才能完工。”

    徐如烟在马车内说道:“另外按照您的吩咐,给宁城、石城等几家各送了一座二进院子。”

    “地契已经交给他们,他们拿出来的银子,我没有收。”

    “刘家、汪家、王家等几位当家人也来了江城,希望今晚可以跟您见一面。”

    “他们希望大当家可以安排几个人进入德义社。”

    姜鸿飞轻笑道:“告诉他们,脂砚斋、德义社的主事是你,不是我。”

    “逢年过节,他们来拜访,我欢迎。”

    “可要是生意的事,不用找我,你才是负责人。”

    徐如烟心里窃喜。

    几家提出这个要求时,她可没少动怒。

    还特意添加了几个新的合作商,让他们知道姜家并不是非要跟他们合作。

    姜鸿飞的话,无疑是再次表态,选择给她更多的支持。

    “大当家,府城那边房子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大家下山入住。”

    “不过大家的田地都在古铜县,很多人怕是想在县里安家。”

    姜鸿飞明显也考虑这个问题,说道:“告诉他们,县里那边偶尔回去看看就行。”

    “府城这边以后才是我们的核心所在,我会让行之想办法从分坛那边买些田地。”

    “你这边准备一些钱粮,到时候在西山东侧,我们建一个庄子。”

    徐如烟有点不明白怎么突然要建庄子了,但她明智的没有多问,而是选择回去后着手准备。

    “云龙说年底举办一次联欢宴会,把三府各家主事们都聚集起来。”

    “大当家,您有空参加吗?”

    姜鸿飞平静道:“我连他们的家主都不见,这些主事见了干什么?”

    不过想到徐如烟不便出面,儿子这些天又不能出来。

    就说道:“我会安排恒玄去参加的,你有什么事,或者话,可以让恒玄来说。”

    “要是恒玄不同意,就说是我吩咐的。”

    “不过有郑佳怡看着,想必恒玄不敢不听你的话。”

    徐如烟听到后笑了一下,她其实蛮羡慕郑佳怡。

    在家里面恒玄听话得很。

    恒通又是个缺少母爱的小调皮,只用一点好吃的就轻易被收买了。

    恒玄的母亲穷惯了,性格也好,对郑佳怡也没太多的要求。

    郑佳怡只需要打理一下恒玄的田产,然后每天去德义社处理下物资分配,就可以自由在在了。

    这可比待在姜家舒服多了。

    不过要是让徐如烟选,她还是宁愿选择跟着自己的小主人。

    只要姜云龙不那么温柔多情就好。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家小主人性格太好,以后自家的后院有太多女人进去。

    这就一点也不好了。

    姜鸿飞想了想那些乡绅地主的某些性格,说道:“你记着,对付这些人,除了赏外,平时还要多打。”

    “你增加供应商,在他们眼里不算什么。”

    “下次要是有人胆敢无礼,直接让恒玄或者吕乾帮你处理好了。”

    “包括我们姜家那些人。”

    姜鸿飞这种全力支持的态度,让徐如烟有点吃惊。

    要知道随着姜鸿飞被陈友亮看重,身份也越来越高。

    所以原本对姜家不以为意的各府各县的地主们,现在对他的态度也变得温顺很多。

    但很多人同时也对姜家把各种事务交给一个戎狄的妻妾感到不满意。

    尤其是姜家族人,很多人都想着取而代之。

    这些天没少人找她索要职位、利益,但都被她拒绝。

    这些人对徐如烟无可奈何,就只能想办法告状。

    姜鸿飞的态度,无疑就是告诉她,对于那些人尽管打压。

    不好打压的,就让恒玄或者吕乾出面。

    “那些人不过是小人,小婢处理得了。”

    “只是大当家,我们一下子投入这么多,会不会扩大得有点快?”

    “我担心那些供货商会趁机联结提价。”

    脂砚斋、德义社的大部分货源,是三府各地家族。

    原本这些家族毕竟在三府地固根深,而黑旗军现在已经撤离三府。

    他们只需要和知府、知县打交道就行。

    而脂砚斋、德义社采购的药材、牲畜、粮食、丝麻等价格不算太高,但数量够多。

    一些人就动了小心思。

    姜鸿飞冷笑连连,略带几分讥讽道:“对于这些人,出现一个,打击一个。”

    “这种人交给吕乾就行。”

    “就算那些人搭上了各地分坛分堂的关系。”

    “只要我还是黑旗军主,三府各县就不得不给我面子。”

    徐如烟有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让这位一向和气生财的姜鸿飞突然换了个人一样。

    要是按照以前他的为人,对于那些违背契约的地头蛇,顶多是停止合作。

    而不会选择这种一手合作,一手刀剑的态势。

    原先的计划是利用脂砚斋、德义社建立一个商业联盟。

    可现在来看,这分明就是在组建一个组织严密的大型商社。

    联盟和商社可不是一回事。

    联盟大家都是平等的。

    但商社只有一个主人,顶多各家可以年底吃些分红。

    不过她乐得如此。

    世俗之人,没有人不喜欢手中的权力越大越好。

    她也挺世俗的,爱钱财,爱权势,爱武功。

    让那些瞧不起她、背后辱骂她的人,跪在她的脚下,听从自己的指令。

    徐如烟觉得这很有趣。

    她觉得很有必要,让那些人知道。

    姜家可不是靠着仁义起家的,而是靠着杀戮脱颖而出的。

    姜家可以杀得三府血流成河,区区几个乡下土财主,难道比戎狄更可怕?

    姜鸿飞自然不会告诉徐如烟自家儿子给他搞出一个天大的麻烦来。

    很多原本是保富贵的招数,现在就要变成保命。

    狡兔三窟。

    以古铜县为核心的洞窟,就不能再以一种简单的联盟方式掌控。

    必须形成上下一心的利益体。

    府城这边也是如此。

    在西山东侧的江边,建立一个庄园,就是为了防止万一。

    要是真有灭门大祸,姜家也可以乘船顺江而下。

    只要过了博洋湖,那就是天高任鸟飞。

    但从根底来说,姜鸿飞对儿子是天命黑龙的身份,多少也有那么一点点想法。

    谁不愿意给自己的子孙打下一片泼天的大富贵?

    帝皇之家,唯我独尊。

    几个男人可以拒绝这样的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