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门总教习 > 二百零三、轩辕

二百零三、轩辕

    看着离开的二人,在场剩下的几人波澜不惊。

    守阁人老爷子转头对着一旁吐槽道:“怂货。”

    朱培像是事不关己,默默走到角落,盘腿坐下,用手撑着头,看着在场的几人,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轩辕辅看着李守岁,缓缓开口道:“看来,这赋诗会是开不成了,就你们这几货,凑不出一首合辙押韵的诗。”

    李守岁没有接话,只是深深地看着轩辕辅。

    似乎被李守岁盯着背后发毛,轩辕辅开口说道:“你别这样看着我,当初我自身都难保了,怎么救你那倒霉师父。”

    李守岁冷哼一声,冷笑道:“你现在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还想为了你可悲的权力来阻挡我吗?”

    “权力从来就不可悲,可悲的是用这些权力的人。”轩辕辅盯着李守岁,说道。

    “我管你。”李守岁继续冷笑。

    “你变得不可爱了。”轩辕辅跨下脸,无奈地看着李守岁。

    “你今天来时组织我的吗?”李守岁问道。

    “那倒不是,我甚至可以说是来帮你的。”轩辕辅开口笑道。

    李守岁一愣,果然,这轩辕辅猜到了自己今日会来内阁放手一搏,自己的一切计划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可笑。

    皱着眉,李守岁问道:“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轩辕辅摆摆手,说道:“得了吧,就你们的动作,能瞒住多少人,更何况,现在的王都早就是修士的天下了,你们对修士的手段也太不了解了。”

    “所以呢?”李守岁继续问道。

    “你以为,是谁帮你挡掉了这么多的窥探?”轩辕辅嘴角上扬,说道。

    “那你又想做什么?”李守岁问道。

    “我啊,来帮你啊?”轩辕辅笑道。

    “帮我?我要拿翰林阁的醒世之书你也帮我?”李守岁冷笑。

    轩辕辅认真的看着李守岁,随后认真地点了点头。

    李守岁一愣,看着轩辕辅一脸认真,突然有些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至于其他二人,守阁人老爷子倒是早就猜到李守岁要做什么,所以不是很惊讶。

    朱培则是有些想逃,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这李守岁的目标竟然是翰林阁的醒世之书。

    醒世之书,翰林阁的圣物,由翰林阁阁主从禁地之中带出,放在内阁之中。

    这就是一本书,同时也是修士的一种法器,里面记载了很多东西,同时里面也有着法器特有的力量。

    据说得到醒世之书的人,就能迅速掌握强大的修士的力量,这种力量能够毁灭整个王都,这是超越绝大部分修士的力量。

    但是,这醒世之书从来没有被人掌握过,就连君主,就连整个王都最强的修士都不能掌握他,那么,李守岁又有什么把握掌握这醒世之书呢?李守岁拿这足以毁灭王都的力量准备做什么呢?

    这一切都让朱培有些不敢猜测,同时内心也涌现出一丝激动。

    看到轩辕辅的认真,李守岁愣了许久,随即冷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确实,这轩辕辅在之前老师遇难的时候就已经袖手旁观过一次了,这对李守岁来说无异于背叛,现在突然站在这里说要帮助自己,换谁不迷糊。

    “你有的选吗?”轩辕辅淡淡地开口道。

    李守岁没有说话,冷冷地盯着轩辕辅。

    “信他吧。”

    这时候,守阁人老爷子把手搭在李守岁的肩膀上,开口说道。

    “老爷子?”李守岁转头看着守阁人老爷子,有些疑惑。

    “叔叔。”轩辕辅笑着叫了一声守阁人。

    这一次守阁人没有回避,而是直接盯着轩辕辅。

    “你们......到底什么关系?”李守岁缓缓问道。

    守阁人和轩辕辅对视一眼,轩辕辅收回目光,无奈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就是他口中的关系。”

    “可是......你们的年纪明明差别不大。”李守岁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虽然年纪差不多,但是出生时间差不多,他是祖父老年得来的儿子。”轩辕辅开口解释道“所以,我叫他叔叔,没错吧。”

    原来如此,李守岁和朱培了然一般点头。

    “那你们......是一个家族的?”李守岁继续问道。

    守阁人老爷子点点头,说道:“我本名轩辕银,和他都是轩辕家的人。”

    轩辕家?李守岁疑惑,整个王都好像没有听过轩辕家这个世家。

    “别想了,轩辕家若是不想被你们找到,即便是修士来了也没有办法。”轩辕辅说道。

    这么神秘?李守岁一惊,倒是震惊于轩辕家的实力,不仅能够培养出左相和守阁人这样的人,而且还有不被修士找到的实力。

    不过,既然守阁人说了相信轩辕辅,那么凭借李守岁对守阁人的了解和信任,自己也应该选择相信轩辕辅。

    “醒世之书是不是就在内阁的第五层?”李守岁对着轩辕辅说道。

    作为当朝左相,当今权势最大的人,他当然应该知道这醒世之书的所在。

    轩辕辅认真地看着李守岁,随即点点头。

    “那我如何才能去到第五层?”李守岁问道。

    听到李守岁这么说,轩辕辅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李守岁是相信自己了,否则也不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先上第四层吧。”轩辕辅转身,朝着第四层走去。

    李守岁赶紧跟上,守阁人见状也跟上。

    这时候,朱培倒是不知道怎么办了,继续参与无异于将自己跟这群暴徒绑定在一起,但若是不跟上,自己恐怕这辈子都碰不到这么刺激的事。

    李守岁顿了顿,回头看了朱培一眼,说道:“朱培大人,你要跟上吗?”

    面对李守岁的询问,朱培脸色阴晴不定,不断变换,突然,镇定了下来,起身大踏步朝着李守岁走去。

    错过了这次,恐怕他再也没有机会进入内阁的第五层。

    李守岁微微一笑,其实朱培这时候跟不跟上已经无所谓了,之前就是要借助朱培一品学士的身份进入内阁,现在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用了,这时候朱培退出也无可厚非,毕竟跟着自己,要担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走到第四层的门口,轩辕辅停了下来,伸手朝着面前的门触摸而去,突然,手似乎摸到了一个透明的东西,手停在了半空中。

    摸得久了,就见到那透明的东西之上闪现出一些蓝色的闪电,打在轩辕辅身上。

    轩辕辅吃痛,顿时收回了手,回过头看着李守岁,说道:“这叫禁制,也可以称为结界,修士的手段,也是第四层的第一道防线。”

    禁制,李守岁心中打了一个激灵,果然要进入第四第五层,绕不开修士。

    况且,从轩辕辅口中所知,这只是第一道防护,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

    “这种禁制,你不要看可能只是电了我一下,其实如果你强闯,马上就会变成一坨焦炭。”轩辕辅说道。

    李守岁一点也不意外,修士的手段往往就是这么不起眼但是又威力巨大。

    说着,轩辕辅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令牌,贴在刚才的禁制上。

    突然,之前还透明的禁制,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透明泡泡,逐渐撑开一个供一人通过的缺口。

    拿着令牌,轩辕辅缓缓走了进去,其他人见状,也赶紧跟上。

    “这令牌?”李守岁好奇地盯着轩辕辅手上的令牌,问道。

    “这是君主赐予的令牌,可以避开第四层的禁制,这也就意味着,我有权限进入内阁第四层查看一些机密卷宗。”轩辕辅笑道,声音中带着一些自豪。

    李守岁朝着一旁冷哼一声。

    .